十六洲 - 第1章云歌 女相(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雨后的午后,湿润的空气中伴着桂花飘香。

    莫兰正坐在梳妆镜前,歪头通发,望着铜镜里模糊的自己,情不自禁地笑了。

    一年四季,她最喜欢的就是这个时候,代表着她又可以见到女儿。

    去年见她,已经长得灵气逼人,除了稍显冷漠,举止仪态竟是半点挑不出错来。

    门口张妈挑起帘子往里看,见夫人起了,她笑着走了进来,“夫人怎么这会就醒了。外头雨刚停下,不如多睡会。夫人歇着,我来吧。”说着就接她手中的梳子。

    张妈手脚麻利,挽个牡丹头的发髻不过片刻功夫。

    “想到我儿,我便睡不着。昨日吩咐你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夫人放心,小小姐的衣裳都是奴婢亲手洗了熨烫挺贴的,也让冬梅和冬喜两个丫头收拾了后日要出门的行李。”张妈说着把一只翠玉簪子插在发尾,又招来门口丫鬟,命她们去打热水揉帕子。

    “那便好。一年没见一一,不定又长高了。”莫兰起身,仔仔细细擦拭一番,洗好了,再回到梳妆镜前,眼睛不禁往镜子里瞄。

    到底是老了,当年艳冠满京的容颜,如今只剩下一双眉眼堪堪能看。

    在家时,父兄娇宠着,出嫁后,夫妻相敬如宾,除了求子一事让她身心憔悴,她这一生倒也顺遂,四十岁的年纪看着也才叁十出头,可是到底旧人敌不过新人,算算时日,那对母子进府也有段时间了。

    “好了。”张妈退后几步,莫兰看了看,点点头,起身往外头去了。张妈事无巨细总要做到最好,把梳头贴妆都拿成顶要的大事对待,莫兰却不热衷,毕竟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打扮起来给谁看呢。

    西边屋里,一名身段妖娆的美妇人刚好也出了门。

    二十出头的模样,笑着喊着姐姐就走了过来。

    “奴婢给姐姐请安。”新晋的姨娘礼数周到。

    莫兰点点头,对她的请安可也不可,张妈捏着她的手,想让她给个下马威。

    何必呢,她不是苛刻的主母,一生贤良习惯,丈夫的心不在了,她哭过闹过后也坦然接受,她的心非常小,曾经只装的下丈夫一人,如今夫妻离心,便就只装的下女儿。何况慧娘一个人施施然前来,那个人不定在哪里看着呢。

    “奴婢命人去打了些桂花,听大人说姐姐的桂花糕做的最好,奴婢也想跟姐姐学学。”慧娘福了福身子起来,江南女子温软言语,听在耳里十分动听。

    张妈嘴里的“你算什么东西”尚未吐出,莫兰按住了她,语气不冷不淡,“我许久不做这些糕点,也是手生的很。你若真是喜欢,我回头让张妈写个方子给厨房教你。”

    话音刚落,走廊那边传来一阵熟悉的咳嗽声。

    莫兰心里发酸,她半句重话都未说,他却要紧张到出声,到底人不如新。

    不由想起了她十岁那年第一次见他。

    她站在垂花门下回眸一眼,等来的是他一个月后的上门求娶,说兰芝芳华,一见钟情。

    可惜活了半辈子才知道,钟情的不过是她将军府嫡女的身份,兰芝芳华则是图她人软好欺。父亲在时,她膝下无出,他对她客气有余,恩爱不足。父亲不在了,他守了叁年丧做全了体面,马上就迎了新房小妾进来。

    这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燕国相,娶妻娶贤,纳妾纳色,他半点不落空。

    “老爷,今日还去东宫吗?”莫兰迎上去,温言相劝,“既然不舒服,还是让人去告个假吧。”

    燕不离面色苍白,穿着一身青色的长袍,因多年勤勉政务背部微微佝偻了起来。他摆摆手,扯出一丝笑,“没事,已经喝过药了,过了这阵就好了。听管事说你们准备去寺里,自一一出生,我还未有机会见过她,这次你前去就接她回来住段时间,府里添了人,让叫她也熟悉熟悉。”发觉自己说的不妥,又改口道:“燕行定了日子请先生,一一这次回来也让她跟着读书习字。女孩子多知道些总是好的。”

    他很清楚让一个嫡女回来见小妾和小妾的孩子是多么无理的要求,可燕行入不了族谱,没个名正言顺的身份,京里哪个有德才的先生愿意教他。而府里的嫡女还流落在外,继子又比嫡女先入族谱,让莫家的人知道,少不得有翻折腾。

    莫兰不懂话外的算计,只是想到自己如珠如宝的娇女,本该要把全天下最好的东西捧在她眼前,如今却在山中艰苦的熬着悠长岁月,忍着心酸应了。

    叁人一路无话去了前厅,燕不离路上微微警告地看了眼慧娘,见她一副颔首知错的样子,便不再说什么。他是个重规矩守制度的人,正妻就是正妻,小妾再怎么疼爱,也越不过去,他干不出宠妻灭妻的事来。

    慧娘心明如镜,她能从丧偶带子的寡妇,一跃成为国相府的小妾,空有美貌而没点眼力劲是做不到的,她不过用言语微微试探,便试出了这对貌合神离夫妻的底线。

    没进门前,她一直以为这个相府夫人手段了得,才能霸住位置让堂堂的国相大人十几年来不纳妾不通房,如今几番交手下来也不过尔尔,惯会自持身份罢了。

    听说她名下有个女儿,一出生就得了了却大师的眼,收到叁心寺做了弟子。了却大师何许人也,就是陛下要听他讲佛,都要亲自前去恭请的人物,能得他青睐上门求做弟子的,印象中好像只有一个小侯爷才有此殊荣。

    不过横竖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女娃娃,能翻出什么浪来。

    ……

    燕云歌看着眼前叁人,还没展开的眉眼里竟露出了成年人才有的沉思。莫兰惴惴不安,莫名心虚地躲避着她的目光。

    “哎呀,这就是小姐?真是漂亮得紧,老婆子我活了这么大岁数,这么灵气的女娃娃还是头次看到。”张妈习惯活络气氛,欣喜地迎上前来。

    莫兰连忙一把挡住了,她怕女儿不高兴,急忙解释:“一一,这是我和你说起过的张妈,这是冬喜,这次是她们陪我来,也是特地来接你的。”

    “接我回去做什么。”燕云歌淡着道。

    莫兰不知为何有点紧张,一旁的张妈接声道:“小姐好些年没回府,老夫人和老爷都是想得紧,催我们接你回去小住呢。”

    莫兰伸手把燕云歌拉到身边,但是很快又局促地松了手。估计说出来都没人信,其实她有些怕女儿呢。

    想起去年女儿冷淡的眉目,她还心有余悸。未知晓她身份前明明是个进退有礼不卑不亢的小姑娘,知晓后,女儿脸色阴沉就差指着大门让她出去。她虽然伤心女儿的不亲近,但是一想到她自从出生便遭逢大难,又觉得情有可原。

    她可以对任何人端着国相夫人的架子和脸面,唯独对女儿不能,恨不能更小心翼翼些好讨女儿的欢心。

    张妈是第一次见到云歌,那眉眼和夫人如出一辙,真是越看越欢喜,“小姐真是玉娃娃一样的人,谁见了不喜欢,哪里是那蹄子儿子比的上的。”

    蹄子儿子?燕云歌负手而立,睨着莫兰。

    莫兰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她并不指着女儿能改变什么,她对丈夫已经灰心,余生有女儿陪伴足以。她伸手去理了理女儿头发,摸摸手有点凉,轻声问道:“从哪里过来的?”

    “刚下了早课。”燕云歌头微偏,一想到此番目的,还是把头转过去,“你是来接我回去的么?”

    莫兰点点头,“你父亲说想接你回去小住,他还未见过你呢。”

    冷了她快八年这会才想起来要见她?燕云歌的语气很平静,“父亲有了新的孩子?你是希望我回去替你固宠?”

    张妈为莫兰添了小半碗茶,双目微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莫兰轻声道:“你爹,纳了个姨娘。”

    燕云歌无动于衷,“好事。”强压下想到她懦弱的不喜,语声依然平静,“你似乎很难过。”

    莫兰摇摇头,“由不得我难过,我难过也没用。”

    燕云歌抬了眼睑,目光凉如水,“为什么要难过,你若不喜欢,只管打发了便是。”

    莫兰震惊,“一一,你这些话从哪里学的?”

    张妈和冬喜更是被那句只管打发了吓得心惊肉跳,两人眼观眼鼻观鼻。

    “这有什么,”燕云歌面不改色,“山上逢初一十五香火鼎盛,我也要去前面寺院帮忙的,又不是都不与人接触。你们这些山下的事——”顿了顿,隐晦地道:“你们高门府邸里的事,我自然是知道的。”

    “这……佛门清净地,竟也这般不堪,真是亵渎神灵!”莫兰气极,若不是手小,简直想拍案而起。后宅的手段她虽然没有见识过,但是高门大户里那些偶尔传过来的消息她们也是当笑话看的,却没想到她年纪这么小的乖女儿竟然也接触到这些,真是污了耳朵。

    “神灵一天要管几千事,哪有功夫管这些。”燕云歌这么说着,又把话题转回去,“我可以跟你回府,不过我这人脾气不好,如果那个小妾欺负我,我是不会给她好脸的。”没有莫兰今天这一趟,她也早晚会寻个机会下山为自己仕途铺路,如今名正言顺当然更好。

    话里分明还有几分孩子气,张妈和冬喜忍不住笑了。

    莫兰眨了眨湿润的眼,“一一不怕,有娘在,谁都不敢欺负你。”

    燕云歌看了看她,心道你不被人欺负就不错了。

    另一厢,一直静心打坐的两人终于有所动静。

    “师傅。”

    “去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