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洲 - 第2章初见 女相(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燕云歌摸摸佛珠,怀疑老和尚还有后招在等着她。平常防她防的和贼一样,除了佛经,什么闲杂书籍都不让她接触,唯恐她会开蒙。这次才说要回府小住,那头竟派无尘过来帮她收拾行囊。

    燕云歌前世是不信佛的,然而临死时的所有痛苦与绝望,清晰得像印在了她的骨血里,或许她前世最不耻的一心向善诸事莫恶未必没有道理。

    她曾想过,若是有来生,她一定要生为男儿,重新科举,重新仕途,却未想过这一世她竟然连个正常人都算不上。

    再看一旁替她收拾行囊的无尘,从小到大,她接触的最多的就是几个无字辈的师兄弟,其中以无尘最为熟悉。

    少年无尘不过十七、八岁,面目俊朗,武功高强,为人冷淡又广结善缘,还未弱冠已经集大家所成,是了却和尚最得意的弟子。

    这样的人心如磐石,平日处事更是滴水不漏,想让他为自己所用,替自己修复被老和尚用内力震断的经脉,非言语能轻易打动。

    燕云歌回想前世,招惹的一堆男人里还真没有无尘这号的,不由托着下巴苦恼。

    且说一行人慢慢赶路,十五日后方到盛京。

    燕云歌第一次下山,趁这个机会淘了不少话本、野史正史回去。莫兰见她会识字读书,不由高兴,便说相府里有叁层楼高的藏书阁,什么名家史记都有。

    张妈借此打开话茬子,燕云歌便细细听着。

    得知她这位母亲出身名门,父兄皆是猛将,她这才解惑——难怪了,一大家子粗汉才无人去教莫兰掌家的手段,否则将军府嫡女怎会被来路不明的小妾欺到头上,在哪朝哪代都兴不出这样的事啊。

    至于莫兰年轻时姿容艳丽,也是百家男儿求娶的人物,最后武将之女却嫁与文臣为妻,就更能瞧出莫家人的心性简单。

    张妈说得又气又急,莫兰脸上窘迫,不时拉张妈袖子让她别说了。

    燕云歌听得直想摇头,她这世怎会摊上这么位人软好欺的母亲,难怪莫老将军一过世,莫小将军守了边疆,她那位父亲就敢在燕老夫人做主下,以子嗣无继为由在同姓宗祠里过继了个乖巧的孩子回来,就是没想到连孩子的娘一并接了回来。

    燕云歌心想,这小妾定是美貌惊人,手段了得,才能让燕不离这样身份地位的人低头折节。

    到了国相府后,燕云歌抚着张妈的手下车,眼前相府高墙耸立,气派非凡,景象与前世重迭,既熟悉又陌生。

    熟悉这样的府邸,陌生这样的环境。

    燕云歌闭上了眼睛,耳旁仿佛还能听到前世那个熟悉的门房热情的声音,“大人您可回来了,国公府的世子可等您好一会了。”

    回神,却是莫兰轻柔的催促声,“一一,咱们进去吧。”

    燕云歌低头看着自己清瘦修长的影子,仿佛还能找到那猎猎飞舞的绯红色朝服,唇角慢慢的笑了,那身衣服她总会再穿上的,不急。

    “走吧。”

    莫兰哎了一声,小脚乖乖的扶着女儿,张妈跟在旁边不时的介绍。

    相府后宅分成东西两苑,东苑自是莫兰和燕云歌住的,西苑分给了慧娘和燕行母子,两苑中间以一方月湖隔开。

    如今的相府曾是莫兰的陪嫁山庄,莫家世代祖籍南方,所以府里也是一脉江南的风格,九曲回廊架在月湖之上,夏日里走来,湖面上凉爽的风扑面而来,直教人心旷神怡。

    众人休息了片刻,前头老太太派人来请,莫兰给燕云歌换了身她亲手做的直裾禅衣,夏日里穿来,再是凉爽不过。

    燕云歌五官本就大气漂亮,就是穿着灰不拉几的寺院袍子也未曾掩盖她的风华,如今换上这云蚕丝做的锦衣,那通身的世家嫡女的派头简直是骨子里散发出来。

    贵气不可言语,直把莫兰和张妈看傻了眼。

    一路无话,叁人到达前厅,里头笑声阵阵传来。

    燕云歌知道礼数,让张妈去找老夫人身旁的侍女,先进去传话,自己则待在门口。

    莫兰摸摸女儿苍白的手,轻声道:“一一别怕,一会儿见了人,你跟着娘行礼,除非别人问话,你什么都不用说,待在娘身边就好。”

    燕云歌目不斜视,她压根不在意老太太喜欢不喜欢她,反正她是国相府名正言顺的嫡女,就是前世她自读书科举起,也是男儿的做派和胸襟,她这人素来高傲冷淡,对皇上也少曲意奉承,这老太太想为难她,哪这么容易。就算这世的府邸规矩再多,能越过天家去么。

    没一会,侍女出来领她们进去。

    娘俩沿着走廊拐了拐,很快就到了正堂。燕云歌飞快瞧眼里面,只有一个五六岁大的男孩与一个六十来岁神态威严的华服老妇人,自然就是太夫人了。

    “见过祖母。”在堂前站定,燕云歌松开莫兰的手,规规矩矩地朝老夫人施礼。

    燕老夫人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眼,不过八岁小儿,身带残疾却不见几分可怜,面容肖母,自是好的。

    老夫人深深看了莫兰几眼,再斜眼孙女,这才客套道:“多年不见,也是大姑娘了。这是祖母的一点心意。”

    自有丫鬟送上一个托盘,上面是只精致细巧的金锁,刻着岁岁平安四个字。

    虽然在燕云歌看来这和打发叫花子无异,她依旧笑了笑,“谢祖母赏赐。”

    肃穆的厅堂,突然传来一声轻笑。

    “奶奶,这就是一一堂姐吗?”说话的小男孩粉嫩嫩的小脸,一双眼睛又细又长,看起来分外可爱。

    “行儿宝贝儿,你入我燕家门下,自是一家人,该叫姐姐才是。”燕老夫人一看到燕行就眉开眼笑。撇开他是个男孩子不说,这样漂亮灵性的小孩,很难不让人喜欢。

    “姐姐。”他嗓音甜甜的叫了一声。

    “见过弟弟。”燕云歌不冷不热的回应。

    老夫人年纪大了,本能地喜欢小孩子,虽然重男轻女,但现在这个孙女表现地乖巧,她便笑着招手,唤道:“过来过来,让祖母好好瞧瞧。”

    燕云歌离她五、六步远就站了脚,声音平和:“祖母。”

    “也是大姑娘了,这次回来就安心住下吧,”顿了顿,老夫人又接着说道,“过两年便开始相看,到时候为你找户好人家。”

    燕云歌拢了下眉,对着长辈,还有几分乖巧,“孙女还小,不急。”

    燕老夫人却觉得她不懂事,下了自己面子,不悦说道:“十二岁开始相看,最少要看个叁四家,这里便要一年,后面还有交换庚贴,报上礼部排八字,走完六礼,差不多又要两年,到成亲也十六、七岁了……”

    燕云歌心道真是老妇无知。燕不离一日未致仕,她的婚事便还有天家盯着,按照她前世差点尚了公主的情形,这世她的婚事肯定也是几番势力博弈后的结果。

    不过这也给她提了醒,如今她是女子,国相嫡女的身份再高贵,却也是桎梏,她若再不为自己谋划,就只能安静的做枚乖巧的棋子活在他人的棋盘里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