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洲 - XyUSHuWu①①.cOM 第4章和尚 女相(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一个时辰前。

    燕不离身边的丫头来领燕云歌去正厅,说是府上来了贵客,让她一并过去见客。

    等到了才知道是秋家的小祖宗在闹觉,小厮丫鬟怎么都哄不住,而两家大人又要讲事,怕下人照顾不周,便召她过去让她领着秋玉恒去偏厅玩会,陪他到两家大人谈完事为止。

    燕云歌进去时燕行也在,两家大人见到她时立马收了声。

    简单的问好之后,她明显察觉到秋夫人对她的喜爱,和对燕行的敷衍。

    就连送的见面礼也是她的贵重许多。

    这倒不难理解,燕行虽然与秋玉恒年纪相仿,更能玩到一起,但秋家未必愿意让自己的嫡子和名继子相处,再看陪侍的慧娘明明不甘还要故作欢颜,看她的目光也是不善,燕云歌心笑之下更加进退得体的无可挑剔。

    来的路上,领路的丫鬟介绍了今天来的贵客是何人。

    严格上来说,秋家与莫家还互有渊源,两家祖辈是一起打的江山,同为开国的元勋,只是秋家一脉单传,传到秋鹤这代居然不善武,如今人近中年,官居刑部尚书。秋鹤的妻子姓秦,是个温婉贤惠的女子,膝下只有一个孩子,叫秋玉恒,今年五岁,是整个将军府所有人心尖尖上的嫩肉。

    莫兰与秋夫人差了十岁,按说没什么交集,没想到的是燕相府与秋将军府关系不错,两家最初也有意结两姓之好,因此来往频繁。

    两位夫人求子都不顺心,是以两位夫人差了十岁,两家的孩子却只差了叁岁。秋夫人对莫兰如今的际遇感同身受,看燕云歌自然是如何都顺眼,对于小妾和小妾的孩子,哪个正妻会给个好脸?

    于是除了刚刚的见面礼之外,秋夫人还单独给燕云歌准备了一份礼物,是对白玉手镯,玉质上乘。秋夫人刚一拿出来,慧娘的眼睛就挪不开了。

    秋家送给燕行的是一本先贤的字帖,给燕云歌的除了先前的小金锁,便是这对手镯了,明显亲疏有别,是特意准备的。

    燕不离一眼认出那字帖那是颜卿真迹的拓本,对秋家的安排甚是满意。

    颜卿的真迹有价无市,便是宫里都没有几幅,虽是几页拓本,用来给孩子临摹却是最合适不过,反观那对镯子又有什么用,女儿家的玩意罢了。

    虽然满意,客气话还是要说上几句:

    “这礼物太贵重了,他一个孩子临摹哪用的上颜大家的拓本。”

    “是啊,”慧娘在旁接腔,“还有这玉镯也太贵重了,小孩子顽皮起来没轻没重的,指不定哪天就摔坏了,多可惜。”

    秋夫人看了慧娘一眼,慧娘心下一凛,赶忙噤声。

    秋鹤笑道:“不离兄就收着吧,孩子开蒙练字,这字帖最为紧要,所谓依葫芦画瓢,葫芦不好描摹出的字又能好到哪去。至于这手镯,这是我家夫人自己的意思,说是给未来儿媳妇的见礼。”

    这话是半有心半打趣,听得燕不离惊讶连连,笑说了一句,“可惜我儿身有残疾,配不得小世子这样的玉人。”

    燕云歌同样惊讶,这才明白叫她过来还存了相看的心思。

    她才八岁,而这个哭着鼻子的秋玉恒连话都说不利索,他们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念头。

    秋夫人当她是难为情,拉过她的手,温和地笑了笑,“好孩子,你带恒儿出去玩吧,这孩子爱缠人,你仔细着些,别嫌他烦就好。”

    燕云歌收起情绪,将镯子交给一旁的丫鬟,对着秋夫人点头说道:“谢谢夫人的礼,恒儿也是我弟弟,我见到他喜欢都来不及,哪舍得烦他。”

    没有一个母亲会不喜欢听这话。秋夫人满意地颔首,来前她还对这位小姑娘有所顾忌,生怕她久居寺庙养成了粗俗或者太沉闷的性格,如今见她谦虚有礼从容不迫,自然是觉得哪哪都好。

    两个孩子收了礼物,都没有显得特别高兴,落在大人们眼里却觉得这是懂事的表现。

    “走吧,我领你出去玩。”燕云歌很自然牵过秋玉恒胖呼呼的手,就往外走。

    她来前正在月湖边上晒书看书,如今要走便也回那去,只是没走几步,秋玉恒困意来了,不爱走了。

    “怎么?”

    “不走,要抱。”四岁半的孩子闹起了脾气。

    粉雕玉琢的小人撒娇也好,发脾气也好,因着这长相这身份怕是从来没吃过亏,理所当然的认为他提出的要求,别人就要遵从,偏他遇到燕云歌这等最不耐烦孩子的,被她一句话吓了回来。

    “若不爱走路,不如将腿剜下给我,我想走偏不能行。”她说。

    秋玉恒这才注意到这人腿生得奇怪,紧紧抱着手中的小木马,怯生生地看着她。

    他的反应让燕云歌自觉失言,便软了语气,“我腿脚不好,不能抱你,你自己走。”这话倒真不是欺他,她的左脚被老和尚震碎了脉,走起路来微跛,走快了连她自己都要摔。

    她重新牵起秋玉恒的手,语气温和,“我要去看书,你去么?”

    “不喜欢书。”他皱着鼻子,“最讨厌这些。”

    “才读了几本书就敢说讨厌。”她忍不住笑了,再看后面追上来的燕行,也是如此说,“我要去看书,你去么?”

    燕行最近开蒙,读书读的也烦,不答她反问秋玉恒道,“我叫燕行,她是我姐姐,你叫什么?

    “我叫秋玉恒。”秋玉恒瘪了下嘴,又道:“五岁了。”

    孩子之间的感情来得莫名其妙,没有理由,两人相互介绍了自己,马上就抱在一起笑作一团。

    “罢了,你们玩吧。若有事,便来月湖寻我。”

    见两人处得不错,燕云歌顺势离开了,走前嘱咐了丫鬟小厮多盯着些。

    她这一走,秋玉恒起先没什么,回头困了找不到人便哭着吵着要她回来。燕心好心地抓起他的手,“你别哭,我带你去找姐姐。”

    ……

    莫兰赶到的时候,人已经被救上来,平放在池子边上。只见秋玉恒不停的呕着水,小脸惨白,燕行站在旁边浑身湿透,瑟瑟发抖。

    被惊动的燕家和秋家几位大人这时赶到,秋夫人见人没事才敢缓过气,旁边丫鬟扶住她,大声斥责怎么还不快送去房里安置。

    人被送进房里,大夫也很快被请来,把了脉又扎了针,说还好处理及时,只需小心照顾着免得夜里发热,再将养几日就能痊愈了。

    众人这才把担心放下来,秋玉恒可是秋家的独苗啊,这位小祖宗要是出事,全府上下好些人都不能活了。

    莫兰命人送走大夫,又吩咐张妈亲自去熬药,转身急忙向秋夫人告罪。

    秋夫人通过小厮没头没尾的叙述,了解到两人是在去月湖的路上,秋玉恒闹着要抱,燕行便好心抱他,只是五岁抱四岁,最后结果是一起摔了。秋玉恒手上的小木马脱手掉进了月湖,这小木马是他今年生辰最喜欢的礼物,便是睡觉都不肯离手,这一丢了,自然把气都出在燕行身上,哭着喊着要他赔。燕行起先还解释几句,直到被打得疼了才不甘心地还手。

    丫鬟恰巧去取午后点心,小厮也走了个神,待发现时两位小主子都已经扑通掉进水里。

    至于人是如何救上来的无人知晓,两个孩子怕得厉害,都哆嗦着说不出话。

    来者是客,何况秋玉恒嫡子嫡孙的身份无比尊贵,真要有个好歹,不说两家情谊破灭,对燕不离的仕途也大有影响。燕不离在后怕之余,脸上无光,责罚了一堆下人,又命燕行身子好了罚跪祠堂叁日。慧娘倒是心狠,燕行才换好了衣裳,头发都未绞干,她就将人直接赶去祠堂跪着。

    秋夫人并不满意,只是在秋鹤几声轻咳之下,这事不得不作罢。

    只是谁也不知道,两个少年之间的梁子是彻底结大了。

    *

    入夜,燕云歌卧在软榻上看书,不时喷嚏连连。

    突然,蜡烛跳跃,人从烛光中走来。

    “救人不欲人知,不是你的作风。”无尘双目微闭。

    “日行一善,功满叁千,若都叫人知道,岂不是显得我很功利。”燕云歌又打了几个阿嚏,轻笑了下。

    她总有歪理,无尘目光沉沉。

    燕云歌放下书,稍顷,她一身青色素袍解开,露出了右边半个肩膀和整只手臂。

    “我的手你能不能救?”

    无尘面色不改,一双清冷的眸子没有任何感情地看着她。

    这般垂眸,看她如蝼蚁,燕云歌却笑了,无尘大师不能诳语,看来是能救。

    “我知道老和尚打的算盘,废我手足,让我手不能提笔,脚不能上鞍,龙困浅滩断绝我所有出路,再用‘一一’贱名压制我一生运势。可是他能困我几年?难道他还能拦住不让我嫁人?得了机会,这红尘俗世我早晚要入的。你不如成全了我,我可以与你交易。”

    无尘不答。

    燕云歌早知道说服他不容易,利诱不成,换叫苦道:“我的命格不好又非我的过错,你们怕我生灵涂炭颠覆苍生,可我一个女子能做成什么?你们总说出家人要慈悲为怀,要匡扶正义,要救死扶伤,却唯独对我心狠。蝼蚁尚且贪生,为人何不惜命,我不想做个废人,哪错了?”

    这句哪错了让无尘想起一些往事,一念起,百念生,他赶紧屏息回神,而脱口而出的好字,已然后悔不及。

    “当真!你要什么条件!无妨,我什么条件都答应。”燕云歌忙不迭说。

    无尘食指滑过自己手上圆润的珠面,想起师傅的谆谆教导,想到她与他命中注定的劫数,淡然的嗓音沉缓喃道,“万法皆空,因果不空,答应贫僧你此生永不开杀戒。”

    燕云歌惊讶,想了一会,“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种呢。”

    见无尘沉默,燕云歌明白了。她不由苦笑,前路难行,她却不能挥刀斩棘,只能肉身迎上,慈悲的和尚真的只对她心狠。

    可是这个机会错过不再有,别说不杀生,就是让她今后几十年茹素,她也要答应。

    “好,我答应你,永生不开杀戒。”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