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洲 - 第5章入世 女相(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翌日,莫兰一早带了自己亲手做的南瓜粥登门。

    “如何?好吃吗?”

    燕云歌对吃食不挑,说了一句尚可。

    莫兰很是高兴,“我还怕不合你胃口,你喜欢就好。”

    燕云歌一笑,没说什么。

    莫兰仔细地打量着女儿,越看越是有种天下女子皆不如吾儿的感慨。不怪大师会紧张,女儿的面相生而至贵,举手投足都显锋芒,若生为男儿该是何等耀眼。都怨自己前生作孽,报应在女儿身上,不然此时的她该是众人仰慕夸赞的对象。

    莫兰心里不是滋味,再一想自己惨淡的半生,多年来藏在心底的话就这么脱口问了出来,“一一,你还怨我吗?”

    燕云歌微愣,倒也没有隐瞒,如实说道:“我恨过你心狠,但是你有你的苦衷,也已经做的足够好了。”平心而论,她这段日子的小心讨好,自己不是完全无动于衷。

    见莫兰仿佛又要哭,她赶紧转移了话题,问门口这么多人是怎么回事。

    莫兰用帕子擦着眼角,柔声道:“下个月府里给燕行举行加名大典,你出生时也没来得及加名,你父亲打算趁此机会让大家也认认你,一会儿会有嬷嬷教你如何行礼,人就在门口侯着。”

    怕她不答应,莫兰补充道:“就下个月初五,你可以多留几天吗?”

    加名可是承认她身份的大事,燕云歌自然不会拒绝,“府里的安排我听着就是。”又想起昨日,便问了下燕行如何了。

    莫兰叹了口气,“还在祠堂跪着,这孩子较真,本来秋家的人走了,跪不跪的也没人知道。”

    燕云歌却有不同看法,“他跪着醒醒脑子也好。”一句小妾生的没爹没娘,燕行就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敢和秋玉恒扭打,也不想想事情闹大了他该如何收场。骨子里的自卑和敏感,不会因为一个加名而改变,他再这么被慧娘拘在府里教养,早晚要废了。

    “寻个机会,与父亲说一声,让燕行去书院读书,先做人再做事,读死书无用。”

    莫兰嗯了声,不问女儿为何如此安排。她是个没主见的内宅妇人,在家时听父兄的话,出嫁了听夫君的话,夫君如今与她离心,她便听女儿的话。

    而女儿的安排自然是对的,她莫名相信着。

    “昨日事发我刚好在场。”燕云歌简单解释了下经过,隐去自己救人一段。

    莫兰不喜慧娘,但对燕行没什么恶感,知道前因后果后,也只感叹那孩子冲动,还好秋家嫡子无事,秋家也不追求此事,否则他此刻焉有命在。

    “事情父亲已经重拿轻放,我也不想节外生枝,娘今天听听过就好了。”

    莫兰摸摸她脑袋,“你处理的很好,本来小孩子打架,大人也不便出手。”

    燕云歌颔首,心想一个冲动一个蛮横,这两人真该送去一个书院,互相磋磨。

    饭后,燕云歌跟着嬷嬷学规矩,意外的看见了燕行。

    燕行受了教训,乖巧了不少,往日骄傲的孔雀收起了耀眼的翎羽。才五岁的孩子,尚且不懂掩饰,看见她时,慌乱地似受到惊吓。燕云歌目不斜视,规规矩矩地站着让门外路过来看看燕不离颇为满意。

    族谱又称家乘、宗谱,其作用在于尊世系、辨昭穆、别贵贱等。自古,官有簿状,家有谱系。官之选举,必由于簿状,家之婚姻,必由于谱系。因此,入谱对世家子女来说是顶要大事。

    只有入了谱,燕云歌才是真正的国相府嫡小姐,而燕行也从一个继子一跃为尊贵的国相府公子,他的身份、地位皆因这一个加名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前世,燕云歌尊贵的身份是与生俱来,这一世却更像是她沾了燕行的光,心里不由觉得讽刺。

    初五当日,吉时。

    燕云歌着吉服襦裙,跟着嬷嬷,有丫头扶着走进祠堂大厅。

    祠堂威严肃穆,里头供奉着佛祖石像和燕家高祖的几十尊牌位。

    一步入,所有人的视线都转过来在看她,步步入,仿佛是她最熟悉的仕途之路重新铺在她脚下。

    这几米长的青石砖道,她走得尤其的慢,一步迈出抬头看见的不是佛祖,而是天子,周围的人不是看客,而是曾经熟悉的百官。

    此刻,文武官员两列,文官首位那个着红色仙鹤朝服意气风发的身影,在侧身回望着她,在等着她。

    这红尘,这俗世,她终于来了。

    燕行先她一步来,此时面带正色地跪在那。

    燕云歌一撩裙摆,敛容垂目,跪在燕行旁边。

    四周寂静。

    今日宾客都是燕不离朝中同僚,族中亲友,在场最小的官都是五品,可见燕家对他们二人加名的重视,又或者说是对燕行这名继子的重视。

    人群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屏息静气等待。

    佛祖石像下,族长开始高声吟辞:“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尔服。兄妹具在,以成厥德。黄耇无疆,受天之庆。”

    这是初加,随之而来的第一拜,是拜向八方宾客。

    燕云歌起身,见燕行惨白着脸,已然六神无主,她不悦,但此刻两人一损俱损,由不得她多想。

    她马上握住了燕行的手,轻声说了一句,“别怕,跟着我做。”

    燕行恍惚间只觉自己被人拉起,跪下。

    随着身旁一句清冷的,拜,他忙不迭跟着拜下。

    族长再唱,“吉月令辰,乃申尔服。敬尔威仪,淑慎尔德。眉寿万年,永受胡福。”

    第二加,示意让他们二人向长者、师长行礼。

    燕云歌去房内换了套曲裾深衣,出来时,燕行也已换好相应服饰。

    她缓步走向燕行,对他说:“刚才做的很好。”

    燕行轻轻点头,慌乱的心已经安定下来。

    根据唱辞,两人最后拜向父母。

    燕不离骄傲的一直捋须而笑,纵然女儿是个残疾,但容貌气质确实出众。燕行虽不是他的亲生子嗣,但外戚堂兄的孩子,也算是他燕家血脉,自己过继回来也无不妥。如今他妻贤妾美,儿女双全,仕途顺利,夫复何求。

    “我儿今日入得燕家名下,是燕家之幸,也是父之幸,父望你们姐弟友爱,一生健康平安。望一一成长出色,觅得良婿,望行儿聪明伶俐,早日成器。”

    燕云歌跪在蒲团上,上身挺得笔直,发出的声音是少女的清脆,带着成人的沉稳:“父亲之望,儿虽不敏,唯谨记在念,常放在心。”拜下。

    燕行跟着磕头。

    至此,礼毕。

    起身时,燕行偷偷地往旁边望了一眼。

    入眼的是少女沉静的侧脸,冷漠的眉眼,她不该是温柔的人,那突然伸出的手甚至击穿了他强装的镇定,可很多年后,燕行依旧感激她的及时出手。

    古佛下,他既害怕又欢喜,害怕做错一步又会被打回过去人人嘲讽可怜的身份,欢喜着以后他有爹有娘,他能改变自身命运又对隐秘的未来抱有期待,他在她一个握手之间的安抚下,一跃成为人人艳羡的国相继子。

    那简单的两个字,如水一般的温柔,从古朴的瓦当间滚滚而落,叩响一颗少年懵懂的心。

    教他感激之余,将这一刻的侧脸铭记在心。

    第二日,燕云歌随无尘返回叁心寺。

    此一别,便是山高水阔,十年光景。

    ——

    这个加名流程参考的是百度上古代成人礼笄者的流程,借用了两句唱辞。

    80万字大长篇,这才开了个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