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洲 - 第9章美人 女相(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夜帷拉开,晚风拂过,吹得墙外树木飒飒作响。

    窗外十分吵闹,那伙人就地生起了火,坐在院子里烤着打来的野味,吃着干粮,饮酒说笑。他们中间不见白容身影,看来是休息去了。

    眼见他们不再注意这里,赵灵探头探脑地从暗中走出。

    “老大,现在怎么办?”

    “不怎么办,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过一晚,我们天亮就走。”

    “也只能是这样了……不过这白公子长得可真好看。”赵灵眼一转,笑得暧昧兮兮。

    燕云歌警告地瞥了她一眼,“你命不想要了就只管去招惹看看。”

    赵灵平常是贪生怕死之辈,但那个白容实在好看的紧,那说话得理不饶人的劲更是对她脾气,她本就是为了白容去的岩城,上次没给他留下好印象,她一直引以为憾。如今有机会重续前缘,拼了命不要她也想去看看。

    燕云歌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进去,不得不再提醒,“我们明天一早就走,你千万不要节外生枝。白容睚眦必报,你根本不是他对手。”

    赵灵拼命点点头,一副受教的样子。

    燕云歌便也不再管她,赵灵突然“嘘”一声,指指窗外,两道轻微的讨论的声音从外头隐隐传了进来。

    “大齐哥,你说的那个南月先生是何人啊?架子那么大,敢让我们爷亲自来请。”

    被唤大齐的男人,咕噜咕噜几口酒下肚,也是不满道:“我知道的不多,听主子身边的苏芳说对方是个书院的夫子——主子,您怎么出来了!”

    壮汉心道,坏了,他真是喝昏头了,竟敢嚼起主子的舌根来。

    自己手下人的德性,白容岂会不清楚,但如今一个酒壶就能把他的话套出来,也是自己管教无方,于是淡道:“回府后自己去找管事领叁十板子。”

    壮汉松了口气,叁十板子对于他这种皮粗肉厚的人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突然,白容沉下脸,沉声问众人,“里头何时进的人?”

    壮汉一愣,正想说没看见人进去,头一抬,就见前面房里有两道人影在烛火下微微闪动。

    壮汉纳闷,自己一直守在这,没理由有人进去他会不知道啊,他想了想,猜测只有一个可能。

    “主子,我刚和一帮兄弟就坐院子里,有人进去不可能不知道,会不会那个人本来就在房里,只是刚才没注意,所以没瞧见。”

    白容转眼瞟他一眼,又道:“再领叁十板子。”

    壮汉嘴一瘪,早知道还是不说了。

    月色微凉,院子里的火堆因为突然下起的小雨,青烟阵阵。

    门打开,一道矫捷的身影悄无声息的跃上屋顶。

    耳畔隐约传来笑声,男人妖媚的笑声。

    燕云歌隐去自己的气息,轻手轻脚来到窗外,轻轻戳破纸窗,里头正亮着灯,两道人影被拉得老长,这么大动静却没一个下人来看,实在奇怪。

    烛台上燃着支蜡烛,不甚明亮。桌旁两个人对面坐着,其中一个白袍如雪,双唇紧闭,微有愠色,正是白容。

    另一位则是个红衣公子。

    说是公子,举手投足却暗藏风情,尤其在斟酒时,那凤眼中秋波荡漾,分明是已被迷得五迷叁道,无法自拔。

    这个赵灵!燕云歌在黑暗中摇头,若非事实就在眼前,她是真不愿意相信,自己如此苦口婆心,赵灵竟还是把她话做耳旁风,甚至敢易容前来。

    “白兄真是好学识,小弟好生仰慕,”说话间,那俊美公子悄悄扶上白容的手背,“若能早些年遇到白兄,我就不用委屈自己将就那些粗人了。”

    这话里暧昧,白容怎会听不出,他猛地起身,挣开他的手臂。

    这人半夜里找上门,说路过此地,夜晚寂寞,想一起把酒言欢,这里院子荒凉又闹鬼,他本就谨慎,见这人容貌俊秀,但浑身说不出的古怪,便有心试探才邀人进来。如今见他这副举动,他风度再好,也难免动怒,

    而且此时,他也发觉有些不对,大齐一向贴身保护,如今这人进来半晌,他怎么再无露面。

    难道是这人——

    白容眼一眯,负在身后的双掌已经紧握起来。

    那男子也起身,微笑着靠近,声音娇柔,“公子,夜深了,公子还不休息吗?”

    纵然心里恼火,表面气度还在,白容微笑:“是该休息了,所以白某就不留文兄了,容来日再登门造访。”

    这话分明已是拒客之意,可那文公子别说主动告辞,反倒更贴近了些,柔媚道:“我不急,长夜漫漫,一个人未免寂寞,不如同榻而卧,尽些欢乐之事。如何?”

    “混帐!”白容怒斥,后退几步,一拂袖子道,“来人!”

    文公子哈哈大笑,对他眨眨眼道:“这么晚了,白兄还叫人来,莫不是想来个叁人行?”

    自己刚才那一声,竟没有下人来询问!白容心里预感不对,拔出墙上佩剑,厉声喝道:“你究竟是何人?”

    剑随气走,一股肃杀之气也随之出鞘。

    “你究竟有何企图?”

    “企图呀?”文公子轻轻一笑,毫无惧色的上前,“在欢愉中死去,可是桩人间妙事。不过,若知道你这般好看,我在岩城时该先来找你的。”说着,挥了挥红色袖子,一股清香淡淡飘出。

    白容自觉被辱,提剑而去,刚一使力,就觉得不对,头晕不说,全身竟是没有半点力气。

    白容大骇:“这是——”

    文公子夺过他的剑丢掉,笑嘻嘻上前搂他,手指捏出他的下巴:“别怕,这是好东西,包你快活无比。”

    白容素来高傲,如今受此大辱,哪里会肯,俊脸上白一阵青一阵,强自镇定:“混帐东西,你可知道我是谁?”

    “我只知你是位美人,”文公子抬眸,手指已经开始在解衣裳,一双水眸含春可比女子,“还是位不可多得的绝色美人。”

    白容紧抿着唇,又是恼怒又是恶心,如今武功被限,大齐他们怕也是凶多吉少,眼看就要被辱,他将心一横,哪怕是死也不能污了岩城白侯的身份。

    “想死?”冰冷的声音贴着耳朵响起,文公子眼神一凛,后又呵呵笑道:“别急,等我们快活过后,我会成全你的,就怕到时候,你会求我饶你。”说着,手指纤纤点向他的额头,挑逗意味十足。

    白容脸色铁青,正要说什么,却听得身后一声响,月色下,一身黑衣逆光而来,显得清冷孤绝。

    “最难消是美人恩,公子你福薄命浅,怕是消受不起如此美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