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洲 - 第199章花灯(上) 女相(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转眼是十五,年味也淡了许多,这个年燕云歌没闲着,除了没随秋夫人去各府上走动,将军府里外的布置全经她手,初五当日开祠堂送先祖,秋夫人更在那天正式移交了中馈。

    却是一把库房的钥匙。

    至于账册,秋夫人觉得燕云歌年轻气盛,处事不够圆润,想自己再管两年。

    燕云歌手上一堆事要处理,自然乐得落个清静。

    离衙门开笔还有叁天,这天宫里传出了旨意,今年的元宵灯会陛下会携皇后妃嫔登楼观灯,意在与民同乐,更取消宵禁的限制,未婚女子也予以解放。

    此令一出,倒是给有情男女相看提供了不少便利。

    定国公府的帖子就设在十五,原是想着在自家府上挂上花灯,一面让贵女们赏灯猜花谜,一面也能考察她们的品性才情,老夫人设想得很好,却不料撞上了陛下的心血来潮,贵女们自然将心思全放在了晚上的灯会上,哪还有愿意去为他人做陪衬的,横竖老夫人又定下了方家姑娘。

    凤瑝听到这个消息时,差点笑岔了气,同情地看着好友,“你这婚事也算命途多舛了,如今来得人少了一半,你想使什么手段都需掂量掂量,我看不如算了,方家姑娘也不错,今儿才十六吧?正是天真浪漫的年纪,配你这等心思深的也算相得益彰。”

    柳毅之品着茶并不言语,凤瑝真见不得他这死样子,不满地提了句,“子固,你还别不乐意,比起宫里的诸位皇子,你至少能对自己的亲事拒上一二,本宫却连说不的权利都没有。”

    凤瑝早娶了一正二侧妃,各色妾室也纳了不少,但论心仪女子,还真是一个都没有。但凤瑝无心仪之人,也就无所谓娶谁,自己心里的那个人,这辈子求而不得,比较之下,柳毅之真是有苦难言,叹笑说:“我府里头什么情形你不知道?天真浪漫有何用,还不如心思多的,至少她还能护着自己。”

    这倒是实话。定国公是父皇的纯臣,嫡长子却是太子派系,次子则站在自己这边,至于其他上不了台面的庶子又一门心思享受着祖宗庇佑,沉溺女色没个建树,国公夫人又是个眼皮子浅的,府上要不是老夫人把持着,国公府的爵位哪还能传到这代?寻常女子嫁入这样的人家,不出半年没准骨头都被吞个干净。

    凤瑝拍拍他的肩头,感慨着说:“我母亲总说娶妻娶贤,可我们这样的人家,光是贤惠哪里够,正妃的出身要显贵,对我们有助力,还要温柔体贴全心伺候我们,遇上大事更得雷厉风行,杀伐果断,可天下哪有这样的女子?”

    凤瑝又说:“真有这样的,也早被哪个眼尖的定下了。”

    别看他是皇子,择妃上也是先紧着太子,挑太子挑剩下的。

    凤瑝是无心之语,柳毅之却听得意动,突然问他:“若真有这样的女子,只是和离之身,殿下会如何做?”

    另一头,季幽扶着方家姑娘下了马车,恰巧遇到了正在递贴的燕云歌,方萱偷偷地拉了拉季幽的袖子,轻轻说:“姐姐快看,那个人好俊。”

    季幽看了燕云歌一眼,她今日穿了一袭墨色的竹纹袍子,头戴玉冠,贯以一根木簪,显得清隽儒雅,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天是她来相看的。

    季幽笑了声:“确实俊,可惜是个寒子。”

    “姐姐怎么瞧出来的?”方萱崇拜地问。

    季幽指了指燕云歌手上的谢礼,又对她的做派挑剔一番,“管事连门都没让进,这人要么是代主人家来的,要么他官位不显,连个管事都不敢得罪的人能是什么大官?”

    方萱点点头,路过燕云歌身侧时,目不斜视地走了进去。倒是后头的方佩用心看了眼,尤其在看见燕云歌的衣摆上的花纹时,暗想着现在的寒子都能用得起这么好的料子做袍子了?

    定国公府占地广,比方家足足大了叁分之二,地角更是好,坐在院子里就能瞧见宫檐,府里头的布局也很雅致,乍一看下以为是哪位大儒的府邸。

    方萱一路走一路看,眼睛里透露出好奇,不时要拉季幽的袖子问上一二,反观后头的方佩沉稳许多,知道低调的道理。

    引路的丫鬟将几人的反应暗暗记在心里,待领进了二门,又差一个嬷嬷来领路。嬷嬷看出几人的疑惑,笑着解释:“往这里走是老夫人的院子,老夫人一早盼着几位姑娘来,差老奴在这等着呢。”

    方夫人点点头,“不知今儿都请了哪些客人,回头我们见了也好不会失礼。”

    嬷嬷恭敬地回:“回夫人,老夫人请的姑娘不多,就只府上两位、镇西侯府上的女眷,再有是老夫人姚家的几位表姑娘,那几位姑娘已经到了,现坐在老夫人房里说话。姑娘们都极好相处,不会有什么失礼的。”

    方夫人点点头,想着她们已经出来的这么早,竟是最晚到的,不由责备地看了眼方萱一眼。

    方萱被看得委屈死了,寻个空就和季幽偷偷抱怨,“都是姐姐出的主意,母亲要恼死我了,姐姐何故一定要五妹妹也跟来?”

    季幽轻声地安抚她说:“五姑娘容貌艳丽,有她跟着过来,若柳大人一眼瞧上了,咱们不就不用冒险了么。”

    单论容貌,方佩属于中上之姿,五官、肤色、个头都没得挑,难得的媚而不俗,走起路来步下生莲,身姿如蒲柳摇摆,煞是好看。若非出身太差,这样的姿容送进宫选秀都够。

    方萱不能否认方佩长得比自己好,不悦地哼了声,“要不是我让出来,她再好看也是做妾的命。”

    季幽一时无语。

    长得好看对柳毅之或许无用,但是不好看……季幽想到梅妃世间少有的容貌,而燕云歌孤高傲冷,自有折人的气度在里头,再一看这对姐妹花,一个天真娇气有点不谙世事,一个心思过重连她都看不出在想什么,这两人嫁小门小户还好,可对国公府这样的人家来说,经不起事的绝非当家主母之选。

    也就是柳毅之的名声太差了,老夫人才将条件一再放宽。

    季幽心里生出几分忐忑来,但愿方佩能把握住机会,就不枉自己在方家做小伏低这么多天。

    正想着,一行人到了地方,外头的嬷嬷打了帘子进去传话,季幽在等待的功夫里突然瞧见一道熟悉的身影从假山后台掠过。

    “和离了?”凤瑝斜他一眼,无意识地摩挲茶盅,想了想说:“纳回来扔在后院里未免委屈了她,可让她抛头露面做个幕僚,我心里也不松快,还不如不要遇上。”

    柳毅之明白了,可燕云歌于他,已然是相逢恨晚。他恨不能明着与秋玉恒杠上,使尽手段逼得他能放妻,可那人心里无他,他做再多也是惹她厌烦。

    柳毅之心里酸酸的,想不通自己哪里入不了她的眼。

    凤瑝看他那气恼的样,就忍不住笑:“听你这么说,是不是心里有人了?”

    柳毅之毫不犹豫地点头,不甘心地说:“可我晚了一步。”

    “那说明你们没缘,”凤瑝猜出那女子是有夫之妇,也替他可惜,“你才起复,正是重建声名的时候,万不能做出什么夺妻之事来,御史台的笔杆子连父皇都拿他们没辙,你没看年前燕相被御史台弹劾治家不严,回头就闭门谢客,听说这个年连大门都没开。”

    听到燕相二字,柳毅之忽而想起一事来,“年前陛下紧急召见了太子和几位文臣,是不是要有什么动作?”

    这事凤瑝还真知道,压低声音说:“还能为什么,父皇想打仗,国库差银子,燕相给想了个乐捐的招,我父皇还在头疼这事派谁去合适,户部那几个老狐狸贪银子有一手,真让他们干得罪人的事一个个脚底跟抹了油一样,最后还是燕相选了个人出来,你猜是谁,一个名不经传的户部书令史,亏燕不离能找出这么号人来,周毓华的脸色当场就变了。”

    “燕相提了谁?”柳毅之皱眉问。

    “是……”凤瑝想了会,确实没印象,便道:“我还真没留心,后来我让人给提了你上次说的主事,父皇倒是同意了,让两人协同办理,旨意年后就能下来。”

    柳毅之弯了弯嘴角,“那个主事收了我不少好处,他不敢惹到我头上。”

    凤瑝拊掌大笑,“哪个活腻了敢管你的兵部要银子,你这招倒是狠,明着看是为了你兵部的武库向户部讨好处,暗里是想攀咬住这主事,给谁腾位置是不是?”

    柳毅之笑而不语。

    看来是真的。凤瑝盘算了一下,乐了:“哪个小子得了你的眼,你这么千方百计的帮着他?”

    能惦记一个从五品位置的人,现在的官位肯定更加卑微,也是,就是进士外放为官,差不多也是从七品的县丞做起,子固能为这个人打户部主事的主意,说明此人是留京的小官,一个小官一下子升到从五品,回头冒了尖,岂不是更惹眼?

    眼见打听不出来,凤瑝便作罢,这时外头有管事来请人。

    “也不知道来了谁?还想帮你掌掌眼,可我这一出去,不定要出什么乱子,还是不给你添乱。”凤瑝就着管事面前说。

    柳毅之让管事先回去,“就说我等会过去,还有别说七爷在这里。”

    管事领命下去。

    凤瑝与他说了几句闲话,也不坐了,走前想到九月份的武举一事,拍了拍脑门,“瞧我忘了正事。这次武举,我想安排几个人上去,名册回头让人送来,你帮着选一选。”

    “选出来也是跟着我往边关送,何苦埋没了。”

    凤瑝岂不知他心中所想,暗暗叹口气,“跟着你好歹能建几个军功回来,留在京里,我无法为他们盘算,才真是埋没了。”

    柳毅之想了想,还是没答应,回他道:“这事不容易,武举选拔虽然是我兵部武选司负责,但武选司的王大人是秋家老爷子先前的副将,何况复核还要经吏部之手,吏部的文选司是燕相先前的门生,我们想在这两位眼皮子底下伸手,不容易。”

    秋家祖上因军功得爵,底下副将众多,别看老爷子不管事了,在兵部却还有余威。再说燕不离,这位比起老将军,只有更难缠的份。

    凤瑝核算了下,确实不容易,走前说,“也罢,拢共就几个名额,真要安排人,秋老爷子也是先紧着自己孙子。”

    秋玉恒么?柳毅之冷笑了声,“我倒是盼着他来。”

    凤瑝听出不对劲,奈何脚步已经迈到门边。出了门,凤瑝琢磨了一路,待走出国公府,才在马车上吩咐随行的侍卫:“去查查秋老将军府上都有些什么人。”

    侍卫得令,匆匆退下。

    屋里头,不时传出女眷的笑声。

    柳毅之停在院外,让管事先去传话,等候的过程中,却有一人急急从里面出来,险些要与进去的管事撞个正着。

    那人忙往旁边让两步,低头道歉:“奴婢莽撞,对不住大人。”

    虽是丫鬟打扮,下盘却稳,尤其身形灵动,分明是个会武的。柳毅之仔细打量对方,无奈她将头压地极低,看着装并非府上的下人。

    管事斥责:“你是哪个府上的?这么莽撞。”

    “回大人,奴婢是方家的。”

    声音犹如蚊叫,管事差点没听清,挥手让她下去,走出去两步,他下意识回头,却见自个主子突然伸手去抓丫鬟的肩膀,那丫鬟的反应更快,肩膀一扭,手臂如灵动的蛇一般脱出,退后两步颤颤巍巍就给跪下了,低头说了句:“奴婢该死。”

    柳毅之俯下身,突然掐住丫鬟的下颌,强硬地逼她抬起头来。

    女子秀气的面容上有着惊讶,很快因为下颌吃痛,整张脸都皱了起来。寡淡的五官,乍一看没有任何惊艳的地方,可就这样一张脸,硬生生让柳毅之看了好一会。

    他很快从记忆深处挖出一个人来。

    当日他救叶知秋脱困时,与他一起偷袭大理寺天牢的那名杀手,可不就这模样!

    能以一挡百,杀得眼睛都发红的女子,他平生可就遇见了这么一个,怎么可能会认错!

    她怎么会做了方府的丫鬟?这么说,云之也来了!

    “大人,老夫人请您进去。”

    管事的话让柳毅之回神,他松了手,面上显然有些不快,里头老夫人的笑声更是传了过来,“怎么还不进来,都是相熟的亲戚,没有外人。”

    柳毅之只好作罢,黑着一张脸进去,入眼的几个小姑娘被他的气势吓得垂下脸,他略略扫了一眼,先给老夫人问了安。

    “这是你几位表妹,这两位是方府的姑娘,平日里都是跟着有德才的先生学画学琴,轻易难请出来做客的,你等会领着她们去府里走走,莫要怠慢了人家。”

    “孙儿听祖母的。”他不冷不热地回复,却没有要给几位姑娘见礼的意思。

    在场的小姑娘心里直打鼓,对方位高权重可以不吱声,她们却不能没分寸,还是依着礼数给这位兵部尚书问了安。

    方佩跟着众人行礼时,偷偷打量了柳毅之一眼,身材高大,约八尺有余,长得比她想像中的要好,不粗犷,气质更像个读书人,难以想像他发疯是什么样。

    方佩在心里不断计较,这事本来就没有她选择的余地,可柳毅之比她想像中的要好太多,简简单单的一件青色暗纹直缀偏偏给他穿出了伟岸来,只是站在那,就能让自己的小心思无所遁形。

    看上去不是个好掌控的……她为今只懊恼这个。

    方萱也觉得柳毅之不错,就是年纪大了些,听说二十有七,她算了算,不由咋舌,竟比自己大了十来岁。

    些微的一点好感,在巨大的年龄落差下很快散去。

    老夫人让柳毅之领着人去看花灯,他也给老夫人面子,温和地请着几个小姑娘出去。

    要说国公府的花园什么最多,也就是梅花了,原是做给外人看的,心情不好时他再砍两颗,凸显自己对梅妃的情深。现在满花园白的粉的,香味冷冷,还真有几分江南的梅坞春浓。

    再看院内古柏老槐掩映,迭石独特,唯一的圆池中水引自护城河,游鱼穿泳,姑娘们往水里一看,正是芙蓉出水,掩面一笑,更增添了清新活泼的生趣。

    这番自在,哪里还有外人传得那般可怖。

    姚家姑娘折一枝梅,放在鼻尖细嗅,突然诗性大发,轻轻念道:“着意寻香不肯香,香在无寻处。”

    她才说完,另有人接声道:“尽日寻春不见春,春在枝头已十分。”

    两人说完相视一笑,其中一个胆大的去看柳毅之,声音柔柔可怜,极为动听,“听闻表哥文才极好,不知能否为我们点评一二?”

    柳毅之暗皱下眉,唇边却带了笑,“本官听着都是极好。”

    两个小姑娘的心提了起来,瞬时都拧紧了帕子。姑娘家放下矜持,借着表妹的身份亲近,他一句本官不仅一下子将关系拉开来,更表明了他的态度。

    冰雪聪明的小姑娘勉强一笑,再不敢有妄想的念头。方佩见状,大着胆子插了话:“我也觉得两位姐姐都做得很好,我这也有两句,不知能否请姐姐们点评?”

    “方妹妹请说。”两位姚姑娘知道她这是要给自己解围,纷纷热情地拥上来。

    方佩的文才比不得拜在翰林门下的姚姑娘,但她的一句“冰雪林中着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却令柳毅之高看她一眼。

    认出这是谁,严肃的俊脸忽而笑了笑,“听着新鲜,却不知姑娘拿桃李作反衬,这里谁是桃谁是李?”

    方佩霎时白了脸色,愣在那就跟木头桩子一样。

    柳毅之不给她解释的机会,又笑:“本官还有公务在身,不便相陪,几位姑娘有什么需要,着人吩咐即可。”说着招来几位嬷嬷,令她们小心伺候着。

    老夫人命二公子陪客,他却连片刻钟的敷衍都不肯做,嬷嬷们面面相觑,自是不敢留人。

    早听过柳次子行事没个章程,没想会这么打人脸面,可她们能如何?就连委屈也只敢在心里放着。待他走了,几个姑娘才上去安慰了被羞辱哭了的方佩。

    方萱从头到尾没出声,乍一看了出好戏,忍不住有分享的雀跃,寻了一圈人,愣是没找到因腹痛先退下的贴身丫鬟。

    方夫人隔着窗棂将花园里的情形瞧得一清二楚,忍了好几次终于抑制住将方佩叫回来的冲动。

    她自然不乐意将这么好的一门亲落在庶女头上,可是亲生的不争气,她又怕女儿嫁过去真寻死觅活的,回头结亲不成反结出仇来,横竖老夫人要的只是方家的嫡女,没有说一定要萱儿不可。

    如今庶女已经记到自己名下,就看老夫人这边的意思了。

    出门前,她对两个女儿都做了叮嘱,方佩表现的越好,越能衬托出方萱的不谙世事,但老夫人无论看上谁,姐妹两个面上都要和和气气,至少人前不能让人挑出错来。

    可眼下,连姚家的几个表姑娘都知道上去安慰人,做亲姐姐的方萱愣是杵在那不闻不问,这要传出去,她落一个教导无方的名声,其余待在闺中的女儿可全要被这孽障耽误了。

    方夫人越想越是脸色难看,假寐的国公老夫人这时慢慢睁开眼,又悄然阖上眼去。

    日影西移,国公府门前几辆马车离去。

    等姚家的马车一走,方夫人也带着两个姑娘告辞,老夫人旁的嬷嬷留了客。

    “我家老夫人着实喜欢两位方姑娘,命老奴给姑娘们留了晚饭。”

    方夫人正要婉拒,一旁的方萱先出声:“可是我们约了姚家姐妹一起去看花灯,这一来一回的怕会过了约好的时辰。”

    老嬷嬷心知肚明,笑着颔首:“可巧了,我们老夫人也想凑这个热闹,已经命了马车准备,不如饭后两家一道过去,路上也有个照应。”

    方夫人颇为诧异,但话到这份上,实在没有拒绝的道理,便笑着应下了。

    ……

    着意寻香不肯香,香在无寻处。——化用的辛弃疾《卜算子》

    尽日寻春不见春,春在枝头已十分。——唐·无尽藏

    冰雪林中着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元·王冕

    居然马上要200章了,真可怕。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