驿使 - 第7页 你最好别喜欢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两人之间陷入长久的沉默。

    过了很久,杯子里的水不烫手了,湛柯终于沙哑着嗓子说:“几个月的感情,不算数的。”

    陈砚揉了揉颈椎,“这就不劳湛总操心了。”

    “我只是……”

    “我当然做不到和你一样,几年的感情都可以不作数。”陈砚说。

    湛柯眸色瞬间低沉,他想解释,又发现根本无从说起。

    他们的感情从陈砚第一次表白到彻底分手,经历了六年。

    六年,他从来没有承认过和陈砚的感情,哪怕一瞬间。

    “你确定要和我聊这个话题吗?”陈砚问。

    提起以前,陈砚可以装作无所谓,聊多久都能保持平静。

    但他知道,湛柯做不到。

    湛柯是个一点都不会演戏的人。也许会做“演戏”这件事,但永远做不好,演技拙劣的生怕对方看不出似的。

    陈砚太了解了。

    他太了解湛柯了。

    “湛总,时候不早了。”陈砚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打开,给湛柯看锁屏上显示的时间——递到他眼前,几乎是强迫他抬头看时间。

    以及没有能比这再明显的逐客令了。

    湛柯端着水杯,避而不谈,“你……女朋友呢,她跟你一起住吗?”女朋友三个字说的很艰难。

    陈砚十分自然的回答:“我老婆啊,她妈病了她去照顾了。所以湛总还有什么事?”

    “你们还没结婚就住一起吗?”湛柯自动忽略后半句话。

    陈砚简直要气笑,“我们以前没一起住过吗?不也没结婚。”

    这一次算是彻底把话题引到了两人之间。

    湛柯猛地喝了一大口热水,觉得一下烫进心里了。

    陈砚盯着他,说:“哦,不对。我们连谈恋爱都不算。”

    湛柯看向他,和他的目光对上,眼中的情绪彼此心知肚明。

    湛柯觉得自己来找陈砚就是上赶子找难受,陈砚也完全不负所望,一刀一刀的扎。

    湛柯心底突然很病态的觉得,感受到刀刺的感觉,能证明这个人存在。

    “湛总……”陈砚还想重复那一句话。

    但被湛柯打断了,他低沉着嗓音说:“别叫湛总。”

    当今社会,这个总那个总的太多了,之所以多,是因为会喊这个称呼的人都是不熟的人,而人一生中所遇到不熟的人比熟悉的人要多太多了,湛柯一点都不愿意成为那芸芸众生里的一份子。

    “那叫什么?”陈砚摸了摸后脑勺,“前男友?”

    前男友。

    奥斯卡影帝·陈,今天终于破功了,因为这在心里回荡多年却从来没有说出口哪怕一次的词。

    陈砚感觉,自己以一种嘲讽又玩笑的语气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语气是理直气壮,声音却在发抖。

    他有一瞬间希望湛柯别听出来他的慌张。

    下一秒又释然了。

    那又如何,又如何,能如何。

    湛柯忍不住了,从昨天晚上见到陈砚第一面开始,他就知道自己的情绪总会崩掉。

    但是没有想到崩的这么快。

    来势汹汹。

    措手不及。

    又意料之中。

    “陈砚,”湛柯说,“是我错了,对不起。”

    这句没头没尾的道歉出现在一个莫名其妙的时刻。

    陈砚却依然觉得自己胸腔里都震了一下,像是被冰冻了很久的心脏被狠狠的一击,碎的到处都是冰渣。

    又像是心脏外围那层千年的寒冰,终于被它的主人亲手打破,还给了陈砚一个健康的、可以正常心跳的心脏。

    陈砚也不装糊涂,只是说:“道歉这个东西,来得迟了,就没有用了。”他冲湛柯笑了一下,“我是说,现在我用不着你的道歉,所以我就不接受了。”

    湛柯整个人的僵住了,僵硬的重复那一句“对不起”。

    陈砚听的有些烦。

    他压制不住自己去问:“你说对不起,那你知道错哪儿了吗?也许你知道了,过了这么多年你终于知道我没病了,终于知道同性恋不是病了,但你会改吗?你知道它不是病了你就能接受了吗?我,我这个同性恋,你不接受吧。不对,你连你自己你都不接受,更何况别人。所以你的道歉,到底有什么意义?”

    陈砚觉得自己越来越病态,他就是想刺激湛柯。

    他一看到湛柯就忍不住的想要刺激一番。

    就像他也总在深夜自言自语的刺激自己一样。

    陈砚很羡慕说放手就放手的人,也羡慕分手后就相忘江湖的人,他甚至羡慕心死了的人。可偏偏他哪一样都不占,他连质问自己一句“还爱他吗”都不敢,因为他知道这个答案一直是肯定的,又害怕它永远肯定下去。

    只要一遇到这个人,压抑了多年的感情就会重新浮上来,浮在最表面,最脆弱的地方。

    陈砚很害怕,害怕自己一时间兜不住了,就会被湛柯看到。

    他的爱脆弱又坚定,刺伤会疼没了半条命,但又永远只是半条,永远不死。

    陈砚等了五年。

    痛到神志不清,痛到无意识的落泪。

    都不死。

    湛柯一句话也没有说。

    可陈砚看着他被噎住的样子,只觉得自己更难受了。

    哪怕他故意说出这样的话,最心底的期望居然是反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