驿使 - 第9页 你最好别喜欢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担心我能力不够,抢不回来?”陈砚问。

    “屁!你他妈知道樊聪是谁的经纪人吗?”杨戚一拍桌子。

    樊聪这人陈砚熟,但不是他们公司的,是业内最大的一家公司的首席经纪人,手腕和人脉都很值得一说。

    但陈砚一时之间还真想不起来樊聪是谁的经纪人了。

    头疼了一早上了。

    “湛征!”杨戚见他不答,又拍了一下桌子,伴随着这两个字。

    陈砚想起来了。

    湛征。

    湛柯的亲弟弟。

    他知道杨戚为什么说这忙他可能不乐意帮了。

    因为他现在真的有点不乐意帮。

    一想到湛柯就觉得整个人状态都不对劲,很烦,很燥,心平静不下来。

    昨天晚上他回房间之后,很傻逼的坐在门边听着客厅的响动,一直到湛柯离开,关门的声音才把他震清醒。

    回到床上,开始失眠。

    他觉得也许是自己没洗澡不舒坦,就大半夜洗了个澡。

    结果回来还是不舒坦。

    他又觉得可能是自己今天在家躺了一天不够累,映着月色在床上做俯卧撑。

    但还是不行。

    累的气喘吁吁,也压不住心里的躁动不安。

    他觉得自己五年前那种“我快死了”的感觉又回来了。

    “操。”陈砚骂了一声。

    杨戚一看陈砚脸色不太对,瞬间放弃自己想要一试的想法,赶紧说:“我操,砚哥,你你你别管这事儿了。我他妈真是傻逼了我居然想着可以试试,我他妈试锤子啊操,你千万别管这事儿。”

    陈砚端起杯子喝了口温热的白水,“别他妈紧张。”

    杨戚不愧是傻逼直男,这么紧张兮兮的突然让陈砚心里很不爽,感觉自己像是需要被这种一根筋的傻逼保护了。

    放屁,需要个锤子。

    “再看吧。”陈砚说。

    陈砚的公司虽然是个不小的传媒公司,但是到底是隶属家族企业的,这种家族企业一般都很能搞幺蛾子。小明星被抢几个资源,再帮着抢回来几个资源,这种事情放在别处都是随处可见,更不用说他们这儿了。

    陈砚具体了解了一下,经纪人对被抢资源的事情都不怎么在乎,很直白的告诉他那女人发展空间挺有限的。

    陈砚安排把另一档综艺给了她,事情就算解决了。

    日常百无聊赖的坐在办公室等下班的陈砚,今天难得的忙起来了。

    早上把杨戚的事情处理掉,下午等着下班,又突然接到陌生电话。

    没备注,一串数字。

    但其实不陌生,这串数字陈砚倒背如流。

    挂断。

    一分钟不到,又响了。

    再挂断。

    隔了两分钟,又响了。

    依然挂断。

    不响了。

    陈砚盯着手机,无名的怒火燃了起来。

    居然就不响了?

    几十秒后,手机屏幕亮了。

    【183xxxx0218:接电话】

    【183xxxx0218:是正事】

    陈砚盯着尾号发了一分钟的呆。

    陌生吗?

    太熟悉了。

    他亲手选的电话号码,湛柯的生日,怎么会不熟悉呢。

    手机又响了,这回陈砚接了。

    “陈砚。”湛柯说,“吃饭了吗?”

    陈砚清了清嗓子,“说正事。”

    湛柯那边安静了几秒,然后说:“边吃边说行吗?”

    湛柯的意图陈砚摸不清,但他知道湛柯在对他示好。

    为了补偿当年对他的伤害?

    才不是。

    陈砚心里苦笑了一声,他无法回想过去是怎么把湛柯的一举一动揣摩千万遍,达到对这个人的近乎百分之百的了解。

    从他问湛柯“你治好了吗”湛柯回答“没有”开始,到这两天湛柯各种示好的举动。

    昭然若揭。

    陈砚想。

    “我老婆……”陈砚想用季漪搪塞过去。

    “她没回……你们家。”湛柯说。

    “监视?”陈砚很平静。

    “对不起。”道歉等于承认。

    “监视她有什么用,要监视我才有用,”陈砚眯了眯眼,“说不定还能让你看到我出轨的有趣场面,运气好了能看到现场直播。”

    陈砚听到对面呼吸都重了几分。

    又听到湛柯生硬的绕开话题,“我带你去吃饭吧。”

    陈砚站起来,走到窗户边,“来接我了?”

    湛柯嗯了一声,“在你公司对面。”

    陈砚看不到,但还是固执的站在窗边,“不太好吧。”他说。

    湛柯问:“什么不好?”

    陈砚语气中带了几分笑意,“万一被我员工看到怎么办。”

    湛柯不明所以,“什么?”

    陈砚继续说:“被我员工误会我同性恋呀。”

    湛柯沉默了。

    大学,他们在一起之后。

    只要是在公众场合,湛柯就会对陈砚特别冷淡,不许陈砚接触到他。在食堂吃饭也面对面坐,安静的各吃各的,拒绝一切互动。

    起初陈砚以为他害羞,想闹闹他,故意走在大街上突然牵起他的手。

    笑嘻嘻的问他,大家会看出来吗?

    那天陈砚被当街丢下了,最后一个人苍白着脸回的学校。

    湛柯离开的背影一个愣神的功夫就看不到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