驿使 - 第136页 你最好别喜欢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他就不信治不了陈砚这个晚归的毛病。

    湛柯躺在沙发上看各种新闻打发时间。

    最后无聊到打开了微博,看着热搜上奇奇怪怪地话题皱着眉头翻。

    两点了。

    陈砚不负他望。

    还真他妈不回来了???

    湛柯关上了客厅的灯,走到他卧室,躺在了床上等着。

    他清醒得很。

    两点四十。

    门被推开了。

    陈砚打开客厅灯,见家里安安静静,猫也不在人也不在,暗暗松了口气。

    今晚实在是太晚了,他不打算洗澡了,睡醒了再说。

    卧室里的路他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于是就摸黑走到床边,一边打瞌睡一边熟门熟路地躺下去——

    陈砚刚一躺下就清醒了。

    他旁边好像有个人……

    不对,不是旁边。

    他好像半个身子还压在人家身上。

    他瞪大眼睛,缓缓往床边挪。

    那人突然动了,一把扣住他的腰,陈砚感觉自己连句“卧槽”都堵嗓子眼了。

    “去哪了?”

    熟悉的男声在他耳边响起,近得他耳朵能感受到他气息。

    他当然听出来是谁了,但不知道这口气是该松不该松。

    “你怎么……”他抬高语调,试图用这种方式掩盖心虚。

    “去哪了?”湛柯又问。

    他声音哑得要命,陈砚隐约觉得今天这事儿不会太简单地被他躲过去。

    “我不是说……”

    “要不要看一眼时间?”

    陈砚躲了躲,“不看。”

    傻子才看。

    他简单的两个字不知道哪里激怒了湛柯,反应过来的时候被自己半压着的人已经在黑夜中与他面对面了。

    陈砚缩了缩,“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湛柯感觉自己心口那把火快把房子都点着了。

    “我……你别……”陈砚后悔喝酒了,舌头打结。

    突然,陈砚感觉到他头抵在自己锁骨处,再说话时语气已然和刚才判若两人。

    “你大半夜不回来,我也不知道你去哪了,也不知道你到底出去干什么,不知道你会不会喝多,会不会遇到什么事儿,更不知道你他妈到底还会不会回来。”

    他这么一连串,陈砚只抓住了一个重点。

    湛柯说脏话了。

    有生之年系列。

    他咽咽口水,抬手在湛柯后脑处摸了一下,“我肯定回。”

    “你这语气一点都不肯定。”湛柯气道。

    陈砚笑了,“我怎么就……”

    “以后不能再这么晚回来了,不然我就有必要采取一些措施。”

    陈砚疑惑,“你想怎样?”

    湛柯闷声闷气:“例如每天监督你早睡。”

    陈砚:“……”

    陈砚:“哇,这理由找的太正当了。”

    陈砚拍了拍自己身侧,“请睡。”

    湛柯舔了舔后槽牙。

    要了命了。

    还真治不了。

    作者有话要说:我又迟到了,我有罪

    ——

    整了个抽奖,把开奖时间设错了(我=猪),所以18号之前都更第三人称视角的……

    ——

    感谢在2020-07-10 23:40:54~2020-07-12 00:12: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浮沉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46151856、一夕烟水沉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7635709、栤枳、青魚望xz非自然死亡、天天好心情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栤枳 14瓶;大乔脑残粉、桃子糖、39835115、花小憩 10瓶;40832252 3瓶;worley在睡觉、青绾 2瓶;浮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77章 番外2

    隔天一早。

    陈砚醒来时身旁的人已经不在了,不过伸手摸一下还能感觉到点余温。

    看来是没起多久。

    “湛柯?”陈砚试探着喊了一声。

    没人应。

    他翻了个身拿过床头柜的手机给杨戚发微信——

    时间:你婚礼哪天?

    杨戚秒回——下月八号,一定要来!

    时间:多带一个人行吗?

    收到消息时杨戚正忙着吃早餐,下意识地写:女伴啊?

    手指在发送键上悬空几秒,总觉得哪里不对。

    思索片刻,杨戚:“我……咳咳……卧槽。”

    坐在一旁打哈欠的女人皱着眉头问:“我都说了吃饭的时候不要看手机,你就别听。”

    杨戚立刻把手机倒扣在桌上,转头赔上笑,“朋友找我有点事儿,我回一下,马上就好。”

    女人把视线移到别处,“关我屁事。”

    杨戚点了四下删除,然后飞速发送:可以!

    放下手机后陈砚才注意到蹲在床下眼巴巴地盯着自己的胖子,他往床边挪了挪,伸手去摸胖子的头。

    他手指用力够了够,摸不着。

    上下扇了扇,胖子自发地往前挪了几步,低下头等摸。

    陈砚满足地笑了。

    盯着干干净净的小家伙,突然想起来昨天带她去洗澡时,别家猫狗淋湿了就瘦一圈,胖子淋湿了还是胖子。

    陈砚忍不住笑了,“你爸一天都给你偷吃什么好东西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