驿使 - 第137页 你最好别喜欢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湛柯刚好走进来,弯腰把胖子抱起来不让摸了,“她爸只给喂了猫粮。”

    陈砚晃了晃胳膊,“别动啊,放下我摸摸。”

    湛柯抱着胖子绕过床尾到窗边,用力一拉窗帘,光就全进来了。

    陈砚被刺地眯上了眼睛。

    湛柯说:“她爸说不行,醒了就快起来吃饭。”

    陈砚翻身下床,一边找拖鞋一边说:“她爸真烦。”

    今天陈砚醒得晚,坐在沙发上时一看时间已经八点十五了,他接过湛柯递过来的粥,“你今天不上班吗?”

    湛柯放下胖子,“应该来得及。”

    “那你别管我了,上班去吧。”虽然离得不远,但是只要一堵车一切都完蛋。

    湛柯看了下表,“那你吃完放厨房,我中午回来洗。”

    陈砚应下,催他赶紧走。

    湛柯到了门口还不忘回头看一眼,一看陈砚果不其然拿起了手机,无奈道:“别玩了,趁热吃,等会儿饭凉了吃着胃疼。”

    陈砚敷衍地挥挥手。

    *

    杨戚要结婚了。

    昨天求婚成功的,所以拉着陈砚和一众狐朋狗友们嗨到半夜。

    没成想到散的时候人家婚礼日期都决定好了,一问才知道早有准备。

    不光日期,该筹备的东西已经筹备差不多了。

    陈砚第一次觉得杨戚这个人居然这么有脑子。

    八号早上。

    自从陈砚同意和湛柯一起睡之后,睡眠质量节节攀升,起床时间日渐推迟。

    湛柯做好饭就开始坐在床边等他起床,听着他轻不可闻的呼吸声,时不时抬手在陈砚脑袋上摸两下,柔声催几句:“再不起床没饭吃了。”

    陈砚被吵着了,眉头缓缓皱起,嘴里不知嘟哝了句什么,反手就拍掉湛柯的手,挪到床中间继续睡。

    “都快睡傻了。”湛柯眼看着时间快到了,“饭在锅里,你起来热一下?”

    陈砚“嗯”了一声,还是没打算醒。

    湛柯起身刚一走到门口,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等下!”

    陈砚突然想到了什么,惊醒了,坐起来对上湛柯疑惑的目光,说:“下午杨戚结婚,我带你去。”

    带他?

    湛柯愣着。

    顾不上等湛柯答应,陈砚倒头就又睡着了。

    湛柯就这句话思考了一整个上午。

    陈砚的朋友结婚,陈砚带他去。

    一般都是带家属去吧?

    那他就是家属。

    家属。

    家属。

    家属。

    *

    陈砚一觉睡到十点,醒来洗了个澡就坐在沙发上发呆。

    也没见着胖子,就只能自己一个人无聊。

    约杨戚打游戏是不可能的。

    新郎官估计已经为下午的婚礼紧张到失去大脑这个东西了。

    一直等到中午湛柯回来。

    门铃一响,陈砚下意识问:“谁?”

    门口的人说:“胖子她爸。”

    陈砚:“……”

    陈砚:“你他妈自己开。”

    湛柯进来后,陈砚忍不住又说:“你带钥匙了还按什么门铃?”

    湛柯摸了摸鼻子,没啃声。

    “哦对,你女儿丢了。”陈砚说:“早上起来就没看见,送去减肥了吗?”

    湛柯站在原地仔细想了想,然后拔腿走向隔壁,过了几分钟,抱着蔫儿了吧唧的胖子回来了。

    “昨天把她忘了。”

    亲爹。

    陈砚想。

    “你早上说——”

    等了半天也没等来后文,陈砚皱眉,“嗯?”

    “带我去参加杨戚的婚礼?”湛柯补全。

    陈砚点头:“嗯,不然回来晚了你又说我夜不归宿。”

    大概就因为这事儿,湛柯一中午看着都很亢奋。

    下午上班前还跟陈砚说:“那我下班回来接你。”

    陈砚没答。

    下午五点,陈砚换了身衣服打车到湛柯公司楼下,估摸着时间还早,在最近的一家肯德基要了杯冰美式。

    五点五十给湛柯打了电话。

    湛柯说准时下班,陈砚就拿着咖啡往他公司楼下走去。

    湛柯埋头出来,径直走向停车场,陈砚喊了一声:“湛柯!”

    他才猛然回头,看到陈砚逆着光朝自己走来,岂一个惊讶了得。

    “怎么跑这来了?”他也朝着陈砚走去,两人再一同走向停车场。

    “顺路。”陈砚随口说。

    湛柯:“能顺到这儿来?”

    陈砚瞥他一眼,“我说顺就顺。”

    湛柯不敢反驳。

    上车后,陈砚把定位直接发给他,“不用回家了,直接走。”

    “怎么加冰了。”湛柯看了一眼杯子内浮在上面的冰块。

    陈砚催促:“赶紧走。”

    “奶茶还是咖啡?”湛柯还偏要找点话题聊。

    陈砚烦不胜烦,把杯子递过去,吸管靠在湛柯嘴边,“喝!”

    湛柯听话地喝了一口。

    陈砚问:“奶茶还是咖啡?”

    湛柯故意说:“可能是奶茶。”

    陈砚:“……甜吗?”

    湛柯:“甜。”

    陈砚拿回来自己喝了一口,“甜?”

    湛柯很确信地说:“甜!”

    陈砚在他腿上砸了一拳,“神经病。”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