驿使 - 第138页 你最好别喜欢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

    看到杨戚结婚陈砚心里的感觉挺奇怪的。

    尤其是看到当初杨戚哭着喊着骂着的女人挽着他的胳膊满脸幸福时更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特别……奇妙。

    奇妙到他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新郎新娘身上时又给了湛柯一拳。

    后者吃痛,无辜地望着他,“怎么了?”

    陈砚也不知道怎么了。

    他心里下意识将一切可能影响心情的事情都归类为:懒得思考。

    于是假装听不见。

    湛柯心里感慨还挺多。

    他会想起当时陈砚结婚的时候,杨戚给他发的照片。

    当时照片里陈砚笑得也挺开心。

    就是可能没杨戚笑得这么傻。

    其实整个过程他们坐在下面的人都是很无聊的,但是湛柯还是心跳的特别快。

    就因为“家属”。

    陈砚不懂他在兴奋什么劲儿,“想什么呢?”

    湛柯脱口而出:“我是以什么身份来这儿啊?”

    陈砚沉默片刻,“以……‘人’的身份?”

    门口贴了宠物不得入内。

    湛柯:“……哦。”

    当他没问。

    陈砚一整场婚礼都靠刚才那杯美式顶着,不然真有可能睡过去。

    一直到杨戚端着酒杯来找他时才清醒一些。

    没成想,杨戚先跟陈砚喝了一杯,紧接着拿起桌上不曾动过的高脚杯,给里面“吨吨吨”倒白酒。

    倒了一半才停手,递给了已经有所预料的湛柯。

    后者沉默着接过,就听杨戚说:“今天人多,我这人说话难听,我就先不说啥了。”

    周围人笑了。

    “咱就喝杯酒,化解化解恩怨?”

    湛柯轻笑,“行。”

    杨戚端起小杯一口闷,杯子倒过来抖了抖。

    陈砚看着那酒都有点头疼,但是明显不该他劝。

    于是就看到湛柯二话不说地仰头喝了。

    一滴都没漏。

    只是喝下去后表情看着有些痛苦。

    陈砚大概能想象到是什么感觉。

    “诶好,痛快,那就这样!你们吃好。”

    陈砚把手里的小酒杯也放过去,对杨戚说:“以后老婆跑了再找我喝酒,我可就不陪了。”

    杨戚嘿嘿一笑,“丢不了,这辈子都是我的了。”

    回去是陈砚开车,其实湛柯看着非常冷静,但是陈砚太清楚了。

    这人喝没喝酒从外表是完全看不出来的。

    他甚至能保证湛柯可以清醒地陪自己聊一晚上学术问题。

    但会上头。

    一回到家湛柯就被推去洗澡了,陈砚烧了壶水,拿出手机刷了刷朋友圈。

    不出所料几乎每个人的最新一条朋友圈都是杨戚婚礼现场的照片。

    陈砚倒了两杯水凉着,湛柯一出来就急忙进去洗了个澡。

    出来时看到湛柯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手机里播放着杨戚的语音。

    “前面人多,我就没说啥,给你留面子!”

    “我……我给你讲,陈砚他真的,特别好。”

    “他特别能……打架,我以前让一傻逼威胁了,他上去给人牙都打掉好几颗,你小心,你快买点假牙备着吧。”

    “不是,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他人真的好,就你这傻逼有眼不识泰山。”

    “好吧现在识了,但你就得珍惜泰山,对吧。”

    “这泰山啊……不是,陈砚啊,他可能没法儿那么快就把你当自己人,那也没办法,你就活该你知道吧。”

    “哎哟烦死了我这喝的有点多,我也想不起来我要说啥了,改天再骂你吧,我先睡了。”

    湛柯:“……”

    作者有话要说:杨戚:失误失误,等我清醒了我再来发挥。

    感谢在2020-07-12 00:12:51~2020-07-13 00:02: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catherine、沉浮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147258369、宁不行 5瓶;kepler 3瓶;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78章 番外3

    陈砚站在原地,“杨戚?”

    湛柯缓缓转过头,反应很明显的迟钝了,“嗯,你要听吗?”他举了举手机,作势又要从头再播一次。

    陈砚赶忙拦住,“不用!我听到了。”

    湛柯把手机丢在沙发上,起身朝他走来,“那走吧,睡觉。”

    “不是,我水还没喝。”陈砚猝不及防地被拉着胳膊往卧室拽。

    “晚上喝太多水不好。”湛柯一本正经:“真的。”

    “……好不好无所谓,主要是渴了。”

    想要在酒宴上喝到一杯白开水是不现实的。

    陈砚拍开湛柯的手,快步走到茶几前端起其中一杯喝了两口,而后举起另一杯问湛柯:“喝吗?”

    “不喝。”

    陈砚关了客厅的灯,再次走过来时才注意到湛柯的不正常,他手背在湛柯额头贴了一下,又在自己额头贴了一下。

    “也不烫啊,脸怎么红了?”

    湛柯:“……”

    湛柯清清嗓子,“喝得可能有点多。”

    在陈砚还没有骂他“酒量为什么这么烂”的时候,湛柯先发制人地推着陈砚进了卧室。

    他进门时随手关上了卧室灯,不小心踢到了胖子,小姑娘尖锐的一声“喵”把湛柯吓清醒了不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