驿使 - 第139页 你最好别喜欢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你怎么在这儿?”湛柯无奈,只好又把灯打开。

    “不在这在哪儿?”陈砚蹲下揉了揉胖子,“乖。”

    湛柯说:“你把她放出去。”

    陈砚仰头看他,“为什么?”

    湛柯重复道:“放出去吧。”

    陈砚搞不懂他,但也只好凑了凑胖子的屁股,小家伙就跑出去了。

    湛柯眼疾手快地一手关灯一手关门——

    “好,睡觉。”

    说是要睡觉,结果躺在床上时翻来覆去烙饼一样,陈砚忍无可忍地在他腰上打了一下。

    湛柯顿了一下,在陈砚以为他可以安静下来的时候突然欺身而上,声音低哑地问:“我能不能……亲你一下?”

    陈砚:“……”

    陈砚推了推他胳膊,湛柯将他胳膊按住,又问:“可以吗?”

    陈砚可能知道这个喝酒素来不上脸的人为什么脸红了。

    他借力撑起身子在湛柯嘴角亲了一下,夜黑,他找不准位置。

    “亲了。睡吧。”陈砚说。

    湛柯沉默了一下,“这不算。”

    陈砚反问:“为什么不算?”

    湛柯理直气壮:“刚才是你亲我,我问我能不能亲你。”

    在陈砚气笑的时候他也笑了,轻声问:“行不行,行不行?”

    陈砚轻轻叹气,“我又没说不行。”

    他话音刚落,就感觉到压着自己胳膊的手松了力,嘴唇被湛柯的牙齿磕得一痛,陈砚眉头皱起正要骂人,湛柯突然在他唇上舔了舔,“抱歉,着急了。”

    陈砚心里暗骂急个屁,他又不会跑掉。

    但是湛柯没给他开口的机会,并用实际行动让陈砚感觉到——是真急。

    一直到陈砚感觉大脑缺氧,他偏头躲了躲,呼吸急促,“气上不来了。”

    “你他妈简直……”陈砚推了推他,“让不让人睡觉了?”

    湛柯又低头在他唇上碰了碰,“不睡也可以。”

    陈砚无奈,“你喝多了?”

    湛柯思索了一下,坚定道:“对。”

    “你他妈就这破酒量,喝的什么怎么没见你有反应,大半夜来闹腾我,下去!”

    湛柯:“……”

    湛柯:“哦。”

    失算呢。

    只要对象是陈砚,他就什么都算不准。

    *

    同居之后,湛柯那套房子就算彻底闲下来了。

    陈砚在他说“月底到期”的时候才知道他这房子是租的。

    陈砚:“你这卖个公司怎么搞得跟比破产还可怜?”连套自己的房子都没有。

    “本来打算买下来的,”湛柯解释说:“但是总觉得你会回来。”

    陈砚顺着问:“我回来跟你买不买房有什么关系?”

    湛柯说:“一家人买两套房多浪费。”

    陈砚愣了一下。

    他盯着湛柯泛红的耳朵,哼笑着上手捏了一下,“这不要脸话说的这么理直气壮,耳朵红给谁看?”

    湛柯也不躲,就让他捏,“给你看。”

    其实他还真没把握陈砚会回来。

    就是心里一直有个磨不灭的期待,盼着成为一家人的一天。

    那个时候的期盼就像做梦一样不切实际,他也会嘲笑自己想的太多,会劝自己要知道满足。

    现在都实现了。

    他有点认不清现状,有时候早上醒来时还是会蒙几秒,看着怀里的陈砚睡得正香,脑子里就开始炸烟花。

    陈砚,陈砚,陈砚。

    这是真的,他没在做梦。

    陈砚现在就在自己怀里睡觉。

    他的胳膊还搭在自己腰上。

    所以这是真的。

    看得见,摸得到。

    于是一整天心情都特别好。

    *

    但陈砚心情不怎么样。

    尤其是从那天湛柯借着酒劲发狠地吻了他开始,他就感觉这个人可能配置出错了。

    早上醒来亲他一下,去上班前亲他一下,下班回来再亲一下。

    下午时常是他打游戏,湛柯看书或者看邮件。

    而这人就会在他不设防的时候凑过来偷亲一下。

    “我他妈打团!”

    “艹,输了都赖你。”

    被队友举报后陈砚会毫不犹豫地一脚踹过去。

    约莫持续了一周之后陈砚忍不了了,在湛柯又一次亲过来的时候一口咬住他的下唇,后者疼得倒吸凉气,可见了血他才松口。

    陈砚舔了一下牙尖的血,“你再亲一个试试。”

    湛柯听话地试试。

    力气的悬殊让陈砚深感无力,挣扎间手机掉了下去。

    一直到被湛柯松开时他才弯腰去捡,屏上裂了一道,陈砚气得不行。

    湛柯“嘶”了一声,“给你换新的。”

    “新手机吗?”陈砚心情好了一点点。

    “新膜。”

    “你去死吧。”

    *

    隔天湛柯下班回来时陈砚气还没消,湛柯找他说话他也不理,一直到湛柯双手奉上新手机。

    陈砚还是气不过,“买破产了吧?”

    不过还是收下了。

    湛柯凑过去又亲了他一下,“亏待谁也不能亏待宝贝儿。”

    陈砚一拳打过去,“今晚炒菜不用放花椒了。”

    *

    陈砚情绪依旧不太稳定。

    湛柯很明显得能感觉到,每个月都有不定时的一段日子,陈砚会突然很低落,失眠,不愿意跟他说话。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