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汭生 - 第2页 我怕是活不成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也就是说,超出20%就不安全了?徐泗咽口水,yin影面积超过20%会怎么样?会产生jing神疾病?心理障碍?变态的那种?

    这个,视个人qing况而定。2333圆润地打着太极。

    所以他的任务就是来治愈心理创伤人群的?徐泗觉着前方的道路不太美好,因为他怎么看,这个江荥才最像是亟待治愈的那个。

    我要完成几个任务?徐泗问出他最关心的问题。

    2333,一共六个世界。每个世界您将附身在不同人的身上,完成目标后,就会自动进入下一个世界。

    那要是没完成呢?徐泗,也就是说,要是我在那个世界在没完成任务之前,就不小心死了呢?

    2333蜜汁沉默。

    哦,那就是死了,真正意义上地死了。

    徐先生,2333号系统将竭诚为您服务,本人刚刚擢升,手下很多新人,较为忙碌,所以平时处于离线状态,有事请留言。

    竭诚服务?那你能先换个声音吗?徐泗无力地点头,他现在已经习惯了与哈妹在脑海中jiāo流,而不是吼出来。

    可以。脑内传来一阵忙音。

    这个声音怎么样?

    我靠!这么清丽脱俗妙不可言的总攻音,为何不早点亮出来?徐泗在心里咆哮。

    2333:

    不要沉默,不要沉默,来,多说两句给爷听听。作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声控,徐泗此刻是chun心dàng漾的。

    2333,徐先生,不要迷恋哥。目标人物出现时,会有系统自动提示,祝您好运。回见。

    总攻音头也不回地去了,徐泗有些失望。

    忽地感觉到一股排山倒海的尿意

    等等等等,等我起来找厕

    下一刻,身下传来一片热乎乎的湿意

    徐泗翻了个身,大力锤身下的木板chuáng,砸的砰砰响

    2333你回来,666你回来,哈弟你回来,求你啦,还是给我个鸟儿吧,这这这这控制不了,没法儿用啊!

    正当他一腔憋屈无处发泄时,门外传来男子清脆悦耳娇滴滴的声音。

    厂公~该沐浴了。

    第2章我只是想有个鸟儿2

    徐泗搜刮着记忆,按江荥的习惯,完事后半个时辰,会有专人来伺候他沐浴焚香更衣,这专人就是他的贴身小太监,也是他的gān儿子,江小川。

    进来吧。徐泗揽过chuáng头类似睡袍的真丝白色里衣,随意披上,照着江荥的样子,懒洋洋地出声。

    嗯,嗓音并不比想象中的尖细,只比普通男子音色稍稍柔和一些。若说音色有冷暖之分,那江荥的音色是属于那种细腻温暖的,宛如三月阳光轻抚脸庞,直扫进人的心窝。

    江小川的年龄不过十六七,长得清秀斯文,一身惨绿色的太监制服衬得他肤若凝脂,细腰长腿,一眼望过去,不像个小太监,倒像个小倌倌徐泗猜测,江荥估计是看中了人家的颜,才认了人家当儿子。也不知这江小川有什么本事,抱到了江荥这么个粗大腿,前途似锦。

    不过后来徐泗才知道,江荥的gān儿子简直遍天下,稍微有点姿色的都能做他儿子。

    江小川轻轻推开门,几个褐衣杂役太监扛进来一只硕大无比的浴桶,热气氤氲间,满屋子都飘起一股浓烈到刺鼻的香味。

    变态厂公喜欢自己身上香喷喷的,还独爱牡丹香。回回沐浴,牡丹jing油除了滴在浴桶里,还要抹在身上。

    走在路上,整个一行走的香奈儿5号。

    督父,奴才为您更衣。杂役太监一早退下了,江小川在与江荥独处时,不唤厂公,改口唤督父。

    按常理,江荥是该令人服侍着沐浴,沐浴完还要享受一番手法绝佳的按摩的。但是今天这身体里的灵魂易了主,徐泗怎么做心理建设,都忍受不了洗澡时他人在一旁观瞻抚摸。随后狠了狠心,把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吓得六神无主、泫然yu泣的江小川撵了出去。

    临走前,徐泗瞄了一眼江小川那张惶恐不安的小脸,哭笑不得。

    冷暖适宜的热水没过肩膀,徐泗张开双臂,搭在浴桶边沿,一排排晶莹的水珠反着光,沿着赤luo紧实的小臂滴到地面上。徐泗目光空dong,陷入沉思。

    摆在眼前的一大问题是,江荥是怎么死的?

    徐泗不得不去翻找江荥死之前的记忆:3d成人真人版sm现场。一番激烈昂扬不忍直视的运动后,对方被悄悄摸摸送出宫,累极慡极的江荥喝了口水,就这么沉睡了过去。记忆到此戛然而止。

    难道是被cao死的?徐泗拧眉,随即推翻了这个猜测。

    江荥的身子好得很,还时常练武,虽然肌rou不发达,却也够结实。不是白斩ji,更不是随随便便就会被一个手无缚ji之力的书生可以搞死的。

    翻翻记忆,平生也没有什么隐疾和慢xing病。

    这么说,是谋杀?

    若是谋杀,对方得知没成功杀死江荥后,会不会再来第二次第三次?念此,徐泗顿时起了一身ji皮疙瘩。

    再者,若是谋杀,那么最大的嫌疑人就是那个刚刚还在共赴巫山云雨的小书生。徐泗眸光一暗。

    泡完澡起身,徐泗唤了江小川进来更衣。其实如果不是他压根不会穿这繁复得令人眼花缭乱的古代服装,他是想自己穿的

    江小川一脸感激涕零地滚进来,一进来就噗通一声膝盖砸地,张口一顿哭诉求饶,梨花带雨,惹人怜惜。

    徐泗好生劝慰了他一番,明确表示了今天自己只是心血来cháo想一个人沐浴,他才敢磨蹭着爬起来,哆哆嗦嗦地替他穿衣。

    身边人畏惧他畏惧成这样,变态厂公真是人生赢家。徐泗叹了口气。

    小川,方才送出去的人,你找个空把他再寻过来。最后一步的白玉钩黑腰带系好,徐泗一身宝石蓝绣仙鹤绸缎长袍,正了正冠,随口道。

    江小川疑惑抬头,厂公送出去的人从来没有过唤第二回的理,今日这是怎么了?

    那位书生人样子生得好,想必深得督父欢心。江小川敛去疑色,开始日常的溜须拍马大法。

    刚想大夸特夸一番那位俊秀书生的好模样,就被厂公一句话噎在了喉咙里。

    寻来了直接下狱。徐泗斜了他一眼,慢悠悠吐出一句话。

    江小川一愣。

    穿戴完毕,徐泗挥挥手,摆摆宽大的衣袖,好了,去把薛琼唤来。

    江小川惊疑不定地退下,心里噗通直跳,总觉得出了什么大事。

    薛琼是掌班太监,江荥的得力gān将,深得江荥的器重和欣赏,要不是他长得寒碜了些,徐泗估计,也能成为gān儿子大军中的一员。

    趁着江小川去唤薛琼的空档儿,徐泗躲在房里暗搓搓地揽镜自照。

    臭美之心,人皆有之。徐泗在自己世界里好歹也是一系之糙,备受追捧,这个世界里若是太丑,他估摸着小心脏会有点适应不了。

    铜镜中倒映出的那张脸徐泗吞了口口水jing致的眉眼,轻扬斜勾,菱唇不点而朱,颜色多一分过于妖娆少一分有些浅淡,红得恰到好处。唇形优美,弯起的弧度有种说不出的慵懒邪肆。

    一个太监长成这样太犯规了吧他捏捏自己的脸。

    这不是厂公!这是厂花!

    真是哔了狗了,我能上了我自己吗?徐泗作为一只十足的颜控,一眼就深深沦陷于自己的美貌中。

    这边徐泗疯狂的自恋中,门外一声粗犷的厂公差点把他手中的小镜子吓得掉到地上。

    来人一身茶驼色葛布箭衣,浓眉大眼四方脸,看起来gān练壮实,彻底颠覆了徐泗思想认知中觉得,太监都很yin柔娘pào的印象,这简直就是太监群体中男子汉的标杆啊!

    立时,此人在徐泗心目中的好感度蹭蹭蹭bào涨。

    厂公有何吩咐。薛琼抱拳,单膝跪地。

    徐泗点头,坐到那张紫檀卷云纹宴桌前,极为顺手地捞起桌上那只晶莹剔透的玉盏,揽到鼻子底下嗅上一嗅。

    去,验一验这杯子上可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徐泗把那只玉盏扔给薛琼,薛琼一把接住,仔细端详一番。

    厂公是怀疑薛琼面色一凛。

    只是怀疑,有没有,还不一定。徐泗淡淡道。

    谋杀也要有手法,案发现场一没见血二没斗殴,书生走前还好好的,书生走后江荥喝了杯茶就死了。叫人不得不怀疑是毒杀。

    而这毒,除了下在茶水里,徐泗想不出还有哪里可以下。

    奴才这就去查验。薛琼接下任务,起身。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