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汭生 - 第4页 我怕是活不成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对锦衣卫抢了人这件事,他是最气愤的,因为人是他带着手下一家一户排查搜捕,历经千辛万苦才抓到的,说提走就提走,抢了他的功劳。

    徐泗赞赏地看了他一眼,继续摩擦扳指。

    角落里人也没再说话,即使是抓错了又怎样?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这是gān他们这行的宗旨。

    更何况此次案件xing质恶劣,惹得皇上雷霆震怒,既涉及到宫廷安保问题,还牵扯到皇储安危,大家肩头的担子都无比沉重。

    大胆刁民,现在厂卫的两大首领都在此处,你还不开口?还想不想活命了?主审官一声惊堂木,拍得震天响。

    那名刺客被日夜轮番提审,jing神已经濒临崩溃,意识模糊口齿不清地呓语着,半睁的眼睛不停地往上翻着白眼,脸上所有的肌rou都在不止不住的抽搐。

    衣衫褴褛,伤痕随处可见,十指肿得跟胡萝卜一样。最触目惊心的一处,就是胸前那两个深深的烙铁印,显然就是刚刚制造出惨叫的源头,还散发着阵阵烤焦的rou香。他裤裆下方专门放了个木盆,用来接流下来的血。

    徐泗自打进了审讯室其实基本没怎么往犯人身上瞟,他怕自己一看就吐出来,露馅儿。这会儿做了许久心理建设瞄了两眼,依旧饱受心灵震撼。这都没被屈打成招,也算是一等一的血xing好汉了。放在抗日战争时期,那就是永垂不朽的革命烈士。

    见他没有了反应,旁边负责行刑的小哥兜头就是一瓢冷水泼上去。烈士一个激灵,从无意识状态清醒过来。

    别问了,给个痛快,直接杀了我吧。他啐了一口血沫,咬紧牙根。

    烈士要么实在是忠心不二,要么是被人捏住了把柄。

    所以徐泗自然而然地问出口:你的家人在何处?

    家人二字一出,方才还天不怕地不怕的烈士惊惧地抬眸看向徐泗。只是一眼,徐泗看出了绝望、无奈和悲哀。

    赵修,去把他的家人亲友带来。韩炳欢发了话。

    之前领徐泗他们进来的那位缇骑gān脆利落地领命而去。

    找不到的,他们都在那人手上。烈士凄绝地勾勾gān涸皴裂的唇,泪水忽然汹涌而出,所以别问了,你们还不懂吗?我不是不说,我是不能说!说了说了

    他发狂地挣脱着被拷在椅子扶手上的双手,眼里的血光骇人,杀了我吧,杀了我,说了我的老母我的妻都得死!杀了我

    你以为,你不说,你的家人就能活下来吗?冰冷无qing的嗓音剥夺了别人最后的一丝希望,徐泗皱眉。

    你自己再清楚不过了不是吗?你们家那位主子是个什么秉xing?你觉得他会留着对自己大不利的祸患吗?声音继续戳着人心,每说一句,烈士的面上就灰暗一分,直到面如死灰。

    啧啧啧,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走投无路bi迫法,犯人往往都在穷途末路的时候,选择松口。

    但是显然,这个办法对这位烈士不起作用。他只是疲惫地阖上眼,默默地流着眼泪,泪水混合着血水,糊了一脸。

    徐泗从小到大见不得人哭,一哭他就心软。

    于是众人眼睁睁地看着厂公倒了杯茶,亲手喂那名浑身脏兮兮的犯人喝下了。

    众人惊疑的目光下,厂公岿然不动,慢慢蹲下身子,与固定在椅子中的犯人视线持平。

    我知道你现在很绝望,徐泗坚定的眸子攫住那人惊惶的目光,无言地传递着信心,我不问你其他,我只问你,你觉得是我东缉事厂的厂公厉害,还是你那忠心拥戴却掳了你家人做人质的主子厉害?

    烈士眨了眨笼着层yin翳的眼,一番比较权衡后,说了句大实话:你。

    那你觉得,这世上若是连我都救不了的人,还有别人能救得吗?徐泗循循善诱。

    烈士沉默了半晌,眼中突然闪过奇异的光芒,光芒从他的眼中转移到面上,熠熠生辉,宛如回光返照。

    你你你你你要救我母亲与妻子吗?烈士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

    若是你愿意配合的话,徐泗耸肩,否则我怎么知道该去哪里找你的亲人?京城这么大,京城之外更大。

    我烈士几乎脱口而出yu招供,却在紧要时刻又闭上了嘴。东厂阉狗头子的话能信不能信是个终于问题。

    给我一点时间想想。

    好。一个晚上够你考虑的了。明日清晨,还不说,你这条命也就做好jiāo代的准备吧。本督主的机会只给一次。

    徐泗拍拍手起身,下意识地望向那个角落。

    第4章我只是想有个鸟儿4

    角落里的人挥挥手,行刑小哥押了烈士回了牢房。

    江督主好手段。突兀的拍手声在安静的室内响起,韩炳欢起身,缓缓走出。

    自巴掌大的狭窄窗口斜she进来的光线,一寸一寸,仿佛电影慢动作般映照出那张脸。

    这是一张跟主人处事风格一般,带着满满侵略xing的脸,俊得一点都不低调含蓄有内涵,相反,跋扈飞扬、盛气凌人。

    立体的略显凌厉的鼻唇上,蒙着一层朦胧的光晕,自额头至下颌的线条,每一处转折、每一处延伸,都长成徐泗心目中最中意的弧度。就连那双眼睛徐泗睫毛轻颤,那双眼睛深邃得如同幽深寒潭,当它聚敛起寒芒专注地盯着人时,会让人产生惊心动魄的错觉。

    【叮咚】

    徐泗还没来得及把目光自那张俊美无俦的脸上撕下来,脑海中传来系统上线的声音。

    徐先生,目标人物已锁定。2333的总攻男神音机械地汇报。

    目标人物?徐泗心中咯噔一声,该不会就是

    目标人物,罗奉国锦衣卫指挥使韩炳欢。心理yin影面积:60%。

    得了最终确定,徐泗在心里咆哮:怎么现在才锁定??咱们在这儿都半个时辰了吧?他是要来治愈人家心理yin影的!可是他刚刚是不是抢了人家风头?是不是很欠扁?会不会引起目标人物的厌恶?

    徐先生,刚才无法动用人脸识别技术2333耐心解释道。

    别说话!我想静静。

    这不坑爹吗?你见过敌方势力的头目腆着脸说要来治愈你的吗?怎么,这是要化gān戈为玉帛吗?可是这是两个阵营的对峙啊!这剧本简直逆天了!

    徐泗,那他的心理yin影是什么

    系统蜜汁沉默。

    五秒后,目标人物的父亲好男色,为官时曾与宫内一位俊俏小太监来从过密。目标人物幼时,曾亲眼目睹自己父亲与小太监的苟且之事。所以

    所以他对太监深恶痛绝?徐泗十分平静地往下接话。

    系统再次沉默。

    你特么是在逗老子玩儿吗?老子现在就是个太监啊!还是个风评不那么好的太监!你你你

    徐泗在心里把坑贱系统哈弟骂了个底儿朝天,一时没管理好表qing。众人只觉得厂公周身突然威势迫人,看他额角青筋bào起,好看的眉峰隆起一座小山丘,浑身散发出的戾气宛若实质。

    空气一时凝滞。

    江督主可是有何不满?韩炳欢走近,挑眉。

    徐泗回过神,讷讷摇头。

    厂公!身边的薛琼焦急地拉了拉徐泗的衣袖。

    呃方才韩炳欢是不是说了什么话?

    既然江督主没有异议,那刺客就先留在北镇抚司,审问有任何进展,自当派人告知。韩炳欢略微拱手施礼,做了个请的姿势。

    徐泗看了看那张面瘫脸,明白过来他刚刚是在抢人,并且成功把人留下了。

    留下就留下吧,徐泗对这个不在意,他在意的是怎么刷好感。

    正在这时,韩炳欢头顶凭空出现一个近似圆的黑色扇形。

    徐泗:

    这尼玛还顶个血槽啊?!这血槽该不会还是实时的吧?

    是的,2333被骂时销声匿迹,这时突然冒出来回答他,yin影面积一旦有所波动,扇形会相应地随之变大减少。

    这设定好带感,好新奇好脑残哦。徐泗嘴角抽搐,跟打boss一样儿一样儿的呢。

    心事重重地跟在韩炳欢身后出了牢房,徐泗脸色有些发白。因为出来时,一个满脸长疮,流血流脓的犯人隔着木桩死死拽住了他的脚踝不放,咧着张血盆大口冲他傻笑。

    然后,手起刀落,行刑小哥迅捷的刀光闪过,那只手就黏在了徐泗脚踝上,鲜血和碎rou渣飚了一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