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汭生 - 第6页 我怕是活不成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似是没想到徐泗会挑破这层窗户纸,韩炳欢面上有一瞬间的空白,随即恢复常态,正色道:昨日审讯时,必是有人走漏了风声,以致幕后凶手不得不冒险赶尽杀绝。江督主,这人,您觉得是在场的何人?

    徐泗优雅地翻了个白眼,反正就是怀疑我呗?在场的除了锦衣卫内部的人,就是东厂的人,再确切点,就是他徐泗跟薛琼。薛琼是绝对听从于江荥的,忠心到徐泗怀疑自己也不会怀疑他的地步。不可能是薛琼,当然也不可能是自己

    不知徐泗轻描淡写道,韩大人是否已经排查了锦衣卫的内部人员?

    没错,既然问题不是出在东厂这边,肯定是锦衣卫出了内鬼。

    正在排查。韩炳欢冷着脸,目光逡巡,威压下,众锦衣卫默然垂首。

    这时,一名缇骑神色匆匆地上前,俯身在韩炳欢的耳边说了什么,韩炳欢眉头几不可觉地皱了一下,随即道:抬上来。

    堂上陈列的一具尸体,眨眼的功夫,就买一送一,成了两具。

    死的那个是昨日的主审官。

    死相与烈士有异曲同工之妙,面色青白,眼下一片淤紫,神色却并不痛苦,与此相反,不知是徐泗的错觉还是什么,总觉得死者出奇的平静安详,嘴角仿佛还噙着抹解脱的笑意,令人不寒而栗。

    快,唤仵作。韩炳欢下令。

    仵作是个老头儿,花白胡子褶子脸,走路颤颤巍巍,看上去huáng土埋到了脖颈,仿佛下一秒就要歇菜。但是当他一摸到尸体,手也不抖了,眼也清明了,一看就是经验丰富的行家。

    一番有条不紊地检验后,老头儿得出了初步结论。

    禀大人,金佥事与犯人的死因相同,皆是死于同一种毒物。至于是何毒物,小人尚且没有头绪。唯一能确定的是,此毒物小人平生未见。老头儿一段话说得断断续续,说半句喘三喘,异常艰难。

    居然有连房仵作都没见过的毒物?韩炳欢好看的剑眉拧成川字。

    恕小人孤陋寡闻。

    韩炳欢用了一个居然一个连字,说明这仵作怕是罗奉国数一数二的职业内一流高手,也就是说,他要说不出,那基本没人能说出这两人死于什么毒了

    啧啧啧,人死得蹊跷,连用的毒也蹊跷。这要从何查起?唉,封建社会就是落后,这要搁在现代,法医一把解剖刀,分分钟验出来。

    堂上一时陷入了谜样的寂静。

    此路不通,另开一路。

    之前说,刺客乃是一位镖师?江荥轻轻柔柔如弱柳扶风的嗓音在堂上响起,众人皆是一愣。

    是。堂下的一位胆大的锦衣卫回答。

    哪家镖局?徐泗问。

    隆昌镖局。锦衣卫道。

    隆昌镖局?名字听着有点耳熟?哪里听过来着?

    这时,薛琼悄悄凑到耳边,提醒道:督主,隆昌镖局是我们东厂护着的。

    开门走镖要有三硬:一是在官府要有硬靠山;二是在绿林要有硬关系;三是在自身要有硬功夫,三者缺一不可。

    而这昌隆镖局在官府靠山就是东厂,他们的总镖头还与江荥沾亲带故,是个什么表的不能再表的表兄弟。

    这下就难办了,感觉跳进huáng河也洗不清了。徐泗懊恼,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

    众锦衣卫大多知道这昌隆镖局的靠山是谁,此刻皆等着瞧好戏。

    这问都问了,戏开场了,自然得硬着头皮唱下去。

    徐泗咳嗽两声,正义凛然道:那就先从镖局入手吧,查访一下他在镖局的兄弟好友,总能有些线索。

    那名锦衣卫看看韩炳欢,韩炳欢点头。

    是。他带着人领命下去了。

    赵修,去司外张贴告示。寻一通晓毒xing药理的能人异士,悬赏白银二十两。韩炳欢接着吩咐。

    是。赵修领命。

    安排完各类详细的任务,堂上只剩下韩炳欢与徐泗。薛琼也被支使走了,徐泗有一事放心不下,令他着手加紧去办。

    韩大人可还疑心本督主?徐泗拿眼委屈地瞟他。

    韩炳欢莫名一阵恶寒,一甩衣袖就yu转身离去。

    韩大人,留步。徐泗连忙唤住。

    韩炳欢面色不虞,不想搭理他,却也不能太拂了东厂厂公的面子,只好道:江督主还有何事?

    徐泗摸摸下巴,方才房仵作验尸时,本督主眼尖,发现了一个独特之处。

    哦?韩炳欢挑眉,脚尖调转,自然而然地往堂下走来。

    二人一左一右蹲在那名主审官的尸身旁,徐泗挑开尸体的衣裳前襟,再拉下裤腰带

    韩炳欢看向厂公的眼神有些怪异,这人平时注意的都是些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

    裤子脱到一半,露出半个屁股,徐泗示意他察看。

    韩炳欢太阳xué直突,深吸一口气,朝他指的方向看去。尸体胯部的髋骨处,竟然有个黑青色的纹身,看形状,像是个别致的兰花,长长的叶子一直延伸至后腰。

    韩炳欢面上寒气bi人,火急火燎地就去扒旁边烈士的裤子。

    相同的纹身,位置、形状一模一样。

    果然如此,徐泗煞有其事地点头,与韩炳欢jiāo换一个眼神。

    这是一个组织。韩炳欢敛眸,说出一个大家都不愿意承认的事实。

    渗透到各地的组织,有计划有谋略部署得当,徐泗补充,刺客刺杀,失败被捕,金佥事奉命杀人灭口,然后自己反被杀。重要证人都死绝了,案件就成为了悬案。

    韩炳欢沉吟片刻,对这个yin阳人的头目有些改观。不可否认,此人才智一绝。若为友方,则如虎添翼,锦上添花;若为敌方,则如鲠在喉,不除不快。

    似是dong悉了韩炳欢的想法,徐泗咧咧嘴,风华绝代地凤眸轻勾,朱唇轻启:放心,我是你这边的。

    一股牡丹花香盈满鼻息。

    第6章我只是想有个鸟儿6

    韩炳欢出于厌恶,本能地后退,却由于蹲得久了,小腿发麻,膝盖窝一弯,控制不住身体朝前倾去。

    徐泗眼疾手快地连忙张开双臂接住他。

    场面一度尴尬成癌。

    韩炳欢一只手撑地,一只手搭在徐泗肩上,那股浓烈到令人发指的牡丹香气几乎熏得他神志不清,睁眼便是江荥耸动的并不突出的喉结,以及颈间细腻光滑的肌肤。

    然而,他们二人之间还隔着一具尸体。韩炳欢此刻十分不厚道地单膝跪在刺客僵硬冰冷的腹腔上。

    呵呵呵头顶传来清浅轻盈的笑声,以及胸腔里贴面传来的轻微震颤,你要赖在本督主怀中到几时?

    韩炳欢没有跪下的一条腿猛的发力,弹跳起身,敏捷地跃出老远。

    顿住,一脸防备地盯着缓缓起身的徐泗。

    未发现自己的独特xing向之前,徐泗也曾靠着一张大众qing人脸撩妹无数,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撩妹技术一时达到了登峰造极、炉火纯青的地步。

    刚刚那个乌龙,以及韩炳欢此刻略显炸毛的模样,都让他找到了当初撩妹的快感。

    别紧张,徐泗得意的冒泡,摊手,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这怪蜀黍哄骗无知少女的口气又是什么鬼?徐泗在心里狠狠地鄙弃了自己一把。

    韩炳欢面上的表qing错综复杂,煞是好看。

    督主自重。憋了半晌,他从牙关里憋出四个字,面若寒霜。

    难道我是个轻浮的人吗?徐泗翻白眼,随后认真想了想,综合以往经历,自己好像就是个轻浮的人。唔

    好,自不自重这个问题先翻篇。

    韩大人想必已经接到了皇上谕旨,从今日起,这件案子,厂卫联手。徐泗清了清嗓子,开始装正经。

    韩炳欢躲四害一般离得他远远的,颔首。

    徐泗亦颔首,既然厂卫往后要短暂合作,有件事我得先说在前头。

    韩炳欢松开背在身后紧握的左手,眼神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很简单,本督主只是希望韩大人往后不要无缘无故怀疑我。徐泗为表诚意,往前跨一步,想靠近他。

    像是磁铁同极相斥,韩炳欢后退一步。

    江督主多虑,在下从不会无缘无故冤枉人。

    那你方才,不就是无缘无故冤枉我?难不成,你还有什么证据?徐泗继续bi近,不依不挠。

    韩炳欢持续后退,直退到脊背一凉,贴上墙面。抬头看到徐泗眼中闪过戏谑,他面上的冷意更甚。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