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汭生 - 第8页 我怕是活不成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届时,来他个瓮中捉鳖,一网打尽。

    祁渊这手挺高明的,也挺大胆的,有勇有谋。

    反正当诱饵,置身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人不是他!

    徐泗唉声叹气,快把马车车顶给叹塌了,与他同乘的两个太子的贴身小太监,被厂公这一声声yin郁的叹息,压得粗气不敢喘一口,胆战心惊地缩在车厢一角,如履薄冰。

    不一会儿,马车外传来韩炳欢独有的冷冽声线。

    寻我来有何事?

    没称厂公,亦没称太子爷,一句话掐头去尾,简明扼要。

    徐泗撩开车帘,探出半个身子,低声道:韩大人,晚上你能跟我睡一个营帐吗?

    一出口就是这么劲爆的要求,徐泗也不想的,但是此时此刻,没什么比保住命还重要的。徐泗表示: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

    韩炳欢就知道那个细皮嫩rou、雌雄莫辩的小太监来找他,肯定没什么好事,只是没想到,江荥这么不顾及场合,放làng形骸到这般程度。

    他冷冷地觑着那张笑得讨好的脸,眼里的鄙夷之光大盛。

    这眼神极具杀伤力,连徐泗一向自诩比城墙还厚的脸皮也有些挂不住,秒懂,这人肯定是误会我光天化日地在调戏他了。

    韩大人,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贴身保护我啊?江荥武功是不错,但是他徐泗就只是普通三脚猫的功夫啊,这要是冲进来一个什么不速之客,三招不到准翘辫子!而环顾四周,于武艺上最jing进的,莫过于锦衣卫指挥使。

    此刻,韩炳欢那双笔直的腿在他眼里,那就是金光闪闪的金大腿。大哥?腿部挂件要不咯?正经上过重点大学的那种?

    可是徐泗一番恳求与解释还没来得及脱口而出,韩炳欢胯下的那匹马大哥一个响鼻,扬长而去。

    徐泗:

    这年头,看来只靠长得帅已经没用了。

    既然这样,那就只能智取了!

    一到目的地,锦衣卫领着杂役士兵开始安排岗哨,安营扎寨。

    九鸣山就是个小土坡,山脚有一大片平原,山上山下,大的野shou没有,野兔小鹿不少,是个象征xing骑骑马打打猎散散心的好去处。

    太子是由徐泗伪装的,这件事里里外外总共没几人知晓,知晓的都是百分百确定是自己人的。就连太子的兄弟那些个皇子,都完全不知qing。徐泗揣摩着,祁渊这是不大信任自己那几个儿子。

    徐泗全程兜着黑斗篷敛去大半张脸,与旁人零jiāo流地进了自己营帐。

    刚刚摘下闷得他透不过气的斗篷,账外就传来陌生的男子声音。

    太子哥哥,舟车劳顿,您身子可还好?

    徐泗用眼神询问太子的贴身太监中长得稍微机警的那个,小白脸给他做了个口型:五皇子殿下。

    徐泗挑眉,五皇子祁巢?徐泗翻了翻江荥的记忆,发现一切有关祁巢的记忆都有些模糊,更有些直接就是整片整片的空白。

    唔大概是个不重要的配角人物。

    小太监朝他眨眨眼,轻手轻脚出了营帐,主子身子不大好,刚刚歇下。五皇子殿下可有什么要事?小福子替您转告。

    哦,这就歇下啦?祁巢的声音有些沙哑,程度堪比阿杜,本还想把太子哥哥爱吃的桂花莲藕给他,顺便叙叙旧的。

    听那语气,倒像是真的很失望。

    劳烦五皇子殿下记在心上,奴才这厢先替主子谢过殿下。您看,您是下回再来,还是把东西让奴才转手小福子到底是皇后亲手转派给太子的,年纪虽小,却圆滑得很,殿下放心,奴才一定特意转告,这桂花莲藕啊,是五皇子殿下亲自拿来的。

    嘿,那就有劳公公了。祁巢自然不会再把东西拿回去,只好给了小福子。

    小福子抱着一个正方红漆食盒进来了,一打开食盒,就自怀里掏出一只碧绿色的刺绣香囊出来,徐泗眼睁睁地看他从里面抽出一根一寸多长的银针出来。

    验完毒,银针没变黑,小福子松了口气:督主,这莲藕里gān净,可以放心食用。

    徐泗心头万千糙泥马呼啸而过这差事不好当啊!分分钟要命的节奏啊!

    【哈弟,这系统有没有什么能保命的技能?】

    【哈弟,我觉得我可能活不过第一个世界就要去领便当。】

    【哈弟,目标人物他讨厌我,都不愿意跟我待一个帐篷,怎么破?】

    【哈弟】

    【叮咚】

    2333,恕我直言,徐先生,你是我带的新人里话最多的一位。

    徐泗一紧张就有抖腿的毛病,此刻更是胯子抖成逆天的频率,我怕是活不成了。

    相信自己,你可以的。你可是21世纪文明社会的新人类。新人需要鼓励,2333这句话一天能说上几十回。

    目前的任务进展为零。徐泗有些烦躁地挠挠头,漂亮整齐的发髻就这么被他挠的凌乱不堪。

    慢慢来,总会有突破的。这句话,2333一天能说上几百回。

    总觉得你在敷衍我。

    系统沉默:被你发现了。

    跟这又贱又坑的系统越聊越烦,徐泗gān脆思考起他的自保大计。

    一番手忙脚乱、ji飞狗跳的布置后,徐泗觉着自己真特么是个天才,于是在那两个小太监的目瞪口呆下,心不慌腿不抖地蒙头睡大觉去了。

    夜间,睡到一半。徐泗迷迷糊糊间听到一声声急促的喊声,像是什么水?他捂住耳朵,翻了个身,朝里继续睡。

    刚感觉摸到了周公的脚跟,营帐内传来一阵噼里啪啦叮里哐啷的乱响,徐泗惊坐而起,借着微弱的亮光看到了韩炳欢?

    滴滴答答滴着水上演湿身诱惑的韩炳欢?

    你你你,你怎么来了?还这么突然地闯进来?

    韩炳欢起伏的胸膛和杂乱的呼吸表示,他是疾跑而来。一进营帐脚下不知绊了什么东西,一盆凉水就兜头浇下,接着又是滚珠子,又是飞来横剑,要不是他身手敏捷,早就一命呜呼了。

    你竟然躲过了我设的机关?徐泗抽抽嘴角,惊异挑眉。没道理啊,正常人不可能躲得过啊,qiáng烈的挫折感萦绕在心头。徐宝宝表示很不开心。

    可能韩炳欢不是正常人。

    那万一刺客也不是正常人呢?徐泗哭丧着一张脸,眉头紧锁。

    韩炳欢面色铁青,看着仍旧呆坐着没动静的徐泗,气不打一处来,穿衣服,走。趁着火势还没蔓延到这边。

    他qiáng压下满腔怒火,催促。

    火势?徐泗终于抓住了关键,那刚刚他听到的是走水?!

    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帐帘被风掀起,徐泗看到外面人声沸腾,人人手里抄着盆桶忙着去救火,小福子他们也在列,不远处的火光染红了半边天。

    这么大的火势,难不成放火烧山了?

    徐泗心里打鼓,手下却一点不磨蹭,以极快的速度穿戴完毕,临走还不忘拿上他的黑斗篷罩住脸。

    你来我这边,皇上怎么办?奔跑间,徐泗边喘气边道。

    韩炳欢横刀身前,做出十足的护驾架势。

    皇上那边有禁军统领在,不用担心。我奉命保护太子,寸步不离。

    徐泗心里咯噔一声,直觉有些不妙。

    这火不妙,祁渊让锦衣卫指挥使来保护他一个假太子更不妙。

    这等于是向全天下宣告,来啊,来啊,飞鱼服认识不?锦衣卫指挥使认识不?没错,指挥使拼命护着的能是谁?除了太子殿下还能是谁?

    趁着走火,场面混乱,简直没有比这乱中行刺更有效率的了!

    徐泗刚想明白这茬,耳边就嗖地一声,有什么东西贴着耳廓飞过,皮肤被划破,几滴血飙到眼帘上。

    咄的一声,一根震颤不已的羽箭没入面前营帐的桩上。

    我艹,已经被盯上了?

    老子日你仙人姥姥啊!狗比皇帝,算你狠。

    作者有话要说:

    韩炳欢:说脏话不好

    小鼻涕:以后我改。( ̄v ̄)/

    韩炳欢:我怎么就这么不信呢?

    小鼻涕:妈的,你烦不烦?

    第8章我只是想有个鸟儿8

    身边跟着韩炳欢,宛如自带巨星光环,刺客们瞅准了极具标志xing的飞鱼服,拈弓搭箭,指哪儿she哪儿。

    漫天流矢中,徐泗特别想说:大哥,求您了,咱分道扬镳吧,没有您,我说不定还能自己抢救一下。

    但转念一下,不行,这种生死关头绝壁不能怂,不然怎么在目标人物心里刷好感度?刷不到好感,怎么打开他对太监的心结?打不开心结任务完不成,怎么去下个世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