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汭生 - 第9页 我怕是活不成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这样一想,徐泗瞬间斗志昂扬起来,别看他混了个好大学后就开始伪装人模人样的知识分子。在大学之前,他就是个失足少年,约架斗殴恶作剧、把妹泡吧玩网游,一个没落下,放到现在,那就是实打实葬爱家族的一员。

    他觉得自己当年最牛批的战绩,那就是一个人gān趴了来挑事的五个小混混,在校门口上演了一场生死大战,一战成名。虽然自己也断了根肋骨,被徐女士禁足了半个月,还吃了个校级处分,但是他依旧觉得自己不能更牛批。那段时间他走路都是望着天的。

    所以,他一直觉得自己拥有一个牛批轰轰的灵魂。

    但是这牛批轰轰的灵魂放到这到处是武林高手的社会,徐泗觉得从灵魂深处传来阵阵悲痛。他后悔大学社团没报个什么柔道拳击跆拳道,那样好歹近身战的时候,他不会只有挨揍的份儿。

    问题是,人家也不屑跟你搞rou搏,远了she箭,近了刀剑,招招要命。

    没经历过被弓箭手追击的可能不能想象,这个时候,除了撒丫子寻找遮蔽物,基本没辙。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批箭会从哪个方向飞冲过来。

    撤退的过程中,韩炳欢一直充当着徐泗的人rou盾牌,一把绣chun刀耍得风生水起。躲在他身后的徐泗只能看到掠过的残影,以及落在身侧被削去半根的箭镞。

    眼看qing况危急,锦衣卫的大部众和藏在暗处的东厂反应过来,留下一部分继续灭火,一部分前来支援。

    场面一度人仰马翻,徐泗能感觉到she过来的箭矢,数量骤减,应该是他们的人杀了一批刺客。但是这群刺客显然是一堆签了卖身契的亡命之徒,一旦咬住猎物,死都不松口。

    三五个蒙面大汉,身手上乘,一路穷追不舍,远攻近打,直把韩炳欢跟徐泗bi到一处河边。

    这里是九鸣山的背后,这样一个小山丘居然还有个瀑布?水量还挺大?而韩炳欢跟徐泗背后的这截河流,正好是山顶瀑布汇入河流的那一段,水势湍急,暗流涌动。

    河面很宽,结合水势,想游过去基本不可能。

    退无可退,韩炳欢周身寒意迸发,背身迎战,眼里的杀意如有实质。

    在这之前,徐泗一直不明白武侠小说里所说的杀意到底是什么,今天他好像懂了:就是你在他身边,突然间就感觉到迫人的气场,汗毛排排站,让人下意识想逃离。

    徐泗紧张地咽了口口水,调动起全身肌rou,绷紧,然后

    他看到韩炳欢将右手的绣chun刀替换至了左手

    合着他是个左撇子?大哥,咱能不能一开始就用擅长的那只手?认真点啊大哥?这不是演习啊,这是真人实战!

    徐泗正想吐槽,余光一瞥韩炳欢的右手,眉头猛皱。

    那只垂在身侧的右手,几道鲜血汇成的血流正沿着手腕蜿蜒而下,再顺着手指指尖滴落,在地上聚成一小滩的血渍。

    像是电影镜头中的背景虚化,周围的嘈杂仿佛一瞬间隐去,徐泗盯着红得刺眼的那滩血迹,似乎能听到血滴落地的声响。

    你受伤了?他轻轻拽了拽那只手的衣袖,悄声问。

    韩炳欢背对着他,双眼微眯,密切注意着那几名刺客的动向。目前有三名现了身,正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向他们小心翼翼地bi近,另外还有两个,隐藏在暗处,等着补刀捡漏。

    江督主,我只问你一个问题。韩炳欢的声音里丝毫不见慌乱,处变不惊。

    问。

    素闻江督主的近身擒拿和剑术皆是一绝,今日怎么是的,从刚刚开始韩炳欢就觉得不对劲。这江督主脚步虚浮,下盘不稳,神qing慌乱,反应也慢半拍,说是东厂厂公,倒像是个没经历过战事,且半个练家子都称不上的huáng毛小子。

    徐泗形色一顿,糟糕,把馅儿露了个底朝天。

    正当他绞尽脑汁地编理由想往回找补的空隙,那三名刺客迫不及待地一同发起了攻击。

    韩炳欢右臂中了一箭,还拖着个屁用没有只会扑腾的菜ji,应付得略为艰难。对方持剑,实力不容小觑,三面夹击之下,他渐渐落于下风,身上左一道右一道被划了不少或深或浅的伤口。

    加上方才奔跑也消耗了太多体力,韩炳欢的气息越来越不稳。

    完了完了,撑不住了。

    徐泗心急火燎地一把撩下斗篷,试图分散刺客的注意力,:你们追过来前能不能先睁大眼睛瞧清楚?我不是你们要杀的太子爷,你们追错人了!

    三人动作皆是一滞,面上闪过错愕。

    追错了?

    不能吧?

    祁昌长什么样你们知道吗?

    不知道啊。

    那他说是就是,说不是就不是了?

    那人我认识,街上看见过。锦衣卫指挥使。

    废话,就是冲着他我们才追过来的。

    那三个刺客居然就这么就地商议了起来,都是些傻的吧徐泗满脸黑线,朝韩炳欢偷偷使了个眼色。

    韩炳欢挑眉,掩护着他一步步移动,想绕过刺客,往回路跑。

    然而他们的意图还没开始实施,就胎死腹中。

    管他真太子假太子,杀了再说!

    徐泗刚刚探出去的步子还没来得及收回来,眼前就一片反着光的寒刃闪过,神经末梢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一个高大的身躯朝他飞扑过来,一声闷哼后,两人齐齐栽倒进河里。

    徐泗的狗刨式游泳曾被他宿舍那几个哥们儿嘲笑了很久,但那又怎么样呢?只要人长得好看,身材又有料,你游得再挫,妹子也会贴上来让你教她。何况,徐泗私以为,狗刨怎么了?省力又好学,慢是慢了点,关键时候也能靠它救命。没毛病。

    徐泗突发神力,激流勇进,不光自己在那种一个不小心就能被冲跑的暗流中存活了下来,还成功地把韩炳欢拖上了岸。他把这一切的大难不死都归结为:狗刨式游泳技能的伟大。

    爬上岸,徐泗环顾四周,估摸着他们被流水带出了起码二里地。

    湿哒哒的衣服全部紧贴在身上,他拧拧衣摆,俯身去查看韩炳欢的伤势。这一看,吓得他直接开始习惯xing地抖腿。

    韩炳欢的胸前开了口血窟窿没错,一剑贯穿的那种估计隔着身体还能看到对面的光

    伤口流出的血染红了他那身明huáng色飞鱼服,徐泗拼命地捂住也止不住血在汩汩往外冒,整的他满手都是血,特别骇人。

    啊啊啊啊,别死啊。徐泗这辈子没这么惊慌失措过,他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静静地看着鲜活的生命呼吸渐微。

    支愣着沾满鲜血的双手,徐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把头埋进臂弯,忽地灵光一闪。

    哈弟哈弟,在吗?徐泗腾地跳起来,咆哮道。

    【叮咚】

    哈弟,目标人物要死了。没等2333张口,徐泗火烧屁股一般一顿狂吼,他要死了!韩炳欢要死了!怎么办?

    徐先生,先别急。2333淡定的总攻音丝毫不惊讶。

    我急啊,急死了!目标人物要是死了,那任务呢?

    系统将自动归结为任务失败。2333不疾不徐。

    徐泗:

    压下满腔怒火,他深吸一口气,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救他一回,拜托了,就一回!哈弟~哈哥哥!我求你了。

    2333:

    其实吧,2333带了这么年的新人,徐泗的表现真的算是其中比较出色的。代入角色快,智商在线,稳得住qing绪,hold得住场面。稍加打磨,定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方法嘛。是有的2333有些犹疑。

    徐泗本不抱多大希望,这一句有的,瞬间令他眼前一亮。

    什么方法?

    2333,组织最近正在开发新药。急需活体尝试。效果可以保证,只是可能会有些无伤大雅的副作用

    什么药,没事没事,快拿来吧。徐泗此刻的想法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死马当作活马医,先把命保住再说。

    至于副作用他想起就连他喝的板蓝根,那使用说明上还一长摞的副作用呢!往往对这类副作用,他都选择视而不见。

    话音刚落,徐泗一低头,手上多出管棕色小瓶,他在阳光下晃了晃,发现是透明的瓶子棕色的液体。

    徐先生,鉴于新药试验。我们需要全程录像,观察服用人的身体变化。这点您没有意见吧?2333完全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

    录吧录吧。徐泗大方地答应了,连忙蹲下身,半抬起韩炳欢的头,让他枕在自己大腿上,抬起下巴,缓缓将液体灌了进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