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汭生 - 第143页 我怕是活不成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范布斯特庄园的那场火仿佛燃烧在了那双灿金色的瞳眸里,尤西定定地盯着徐泗,面部表qing变得僵硬,徐泗放开他的手,顺着他的手臂,环上他的腰,把他拉近自己,贴紧。

    因为怒火,他的胸膛剧烈起伏,徐泗作为一个弱的不行的菜鸟级别代理死神,既然嗅到了他身上浓郁的恶魔气息,那是一种能让人窒息的腐败气味,他在心里暗暗吃惊。

    必须让尤西平静下来,他想,否则会引来其他的死神,有恶魔潜进了阿尔特曼大街,这可是比明天的赛酒狂欢节还要了不得的事qing。于是他匆忙踮起脚尖,贴上了那紧抿的两瓣唇。

    尤西的牙关咬得死紧,下颌骨鼓出两块硬邦邦的咬肌,徐泗轻轻地抚摸他的脸颊,直到感觉到那两团肌rou放松下来,牙关被轻松打开。

    尤西原先伫立不动像根木头一样的僵硬姿态被打破,徐泗感觉到他的双手自然地搂上自己的腰,开始回应他的吻。

    同时,那股可怕的气息慢慢平息,直到消失不见。

    他把高高悬起的心轻轻放下,奖励xing地拍了拍尤西的后脑勺,表示他把恶魔气息抑制住了做得很出色,但显然尤西会错了意,他以为米凯是在鼓励他可以更进一步。

    徐泗:

    作者有话要说:四舍五入一下,野战完了

    尤西:exm?

    徐泗:emmmmm

    第125章与死神共舞20

    狄奥尼索斯赛酒狂欢节在众死神高涨的热qing与呼声中在菲特广场拉开帷幕,死神们以他们独特的响雷方式代替了传统礼pào,炸醒了所有还在沉睡的同僚。

    在这特殊的节日,阿尔特曼大街所谓的白昼依旧漆黑一片,只是少了呼啸作乱的狂风,添了些人来人往的热闹气象,人群慢慢聚集在菲特广场。

    菲特广场上空悬挂着一颗巨大的发光球体,柔和的白光照亮了目所能及的整片区域,绝大多数死神都不会介意特地来凑这场热闹,他们能在这里进行无限制免费畅饮,跟平时不常见面的同僚聊聊近一年来遇到的趣事chuichui牛皮,运气好的,还能邂逅几朵chun意盎然的桃花。

    徐泗跟尤西漂浮在屋顶上,看着底下黑压压一片攒动的身影,人多却井然有序。

    广场的正中间是一排巨大的酒缸,那酒缸比两三个人叠起来都高,腰身上是一圈银质的水龙头,轻轻拧开,就会源源不断地流淌出不同颜色的酒液,有麦芽色的黑啤,有醇香清澈的米酒,有尊贵优雅的葡萄酒,任君挑选,大多数死神都不拘小节地围着酒缸席地而坐,开怀畅饮,谈天说地。

    整个菲特广场都被酒的香气浸染,闻不惯的人会觉得酒气熏天,忍不住掩鼻而逃,但对于对酒无比熟悉的死神而言,狂欢节的气氛因为酒香才变得热烈而浓郁。

    此刻喝得兴致颇高的当然不包括即将登上前台,已然脱颖而出的十名有力的竞争选手,而今年大家的焦点,无非是狂犬聂格拉斯和风流哈利之间的巅峰对决,十位选手修整了半个时辰,就又被马不停蹄地拉上了台。

    坐在第一个席位的就是那位鼎鼎大名的聂格拉斯,徐泗今天才第一次亲眼目睹了真人,他试图从这位哥哥身上找出点小柏格妮的影子,但是盯着瞧了半日,徒劳无用。

    跟柏格妮截然相反,聂格拉斯生的魁梧壮硕,高大威猛,手臂上虬结的肌rou有普通女子的大腿粗,一双冷静yin寒的鹰眼虎视眈眈地注视着每个从他面前经过的人,看起来像是随时准备扑上前咬上一口,让人们知道他狂犬的名号绝不是空xué来风。

    只有在低头看向台下安静坐着的一位女子时,这个剑拔弩张戾气横生的男人才会露出那么一点堪称柔和的目光,徐泗一下子就推断出,那位美丽妖娆的女士就是让狂犬失去理智的伊丝卡。

    目光一溜儿往下扫,扫到最末端的哈利时,徐泗皱了皱眉,转头问尤西,那个吊坠,你给了哈利没?

    尤西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那为什么他已经成了那副尊容?徐泗揉了揉眉心。

    哈利的状态不大好,显然他已经喝得有些兴奋,眼眶通红,目光灼灼,头发不知道为什么成了一个纠结的鸟窝,衬衫的扣子不知曾经被谁解开过,此时歪七扭八扣得丝毫不对称,他甚至还十分浮夸地撅起嘴唇给台下的追随者送了一个恶心的飞吻。

    你不知道吗?尤西也有点不忍直视,默默半侧过身,他一旦喝开心了,就是这样。你知道的,酒jing会使人jing神亢奋,qing绪高涨。

    道理我都懂。徐泗哭笑不得,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你看看人家聂格拉斯,酒jing丝毫没有影响他的行为举止,你再看看哈利他是不是已经快到极限了?

    按理说,他的酒量还能再撑一段时间。尤西把手背到身后,缓缓下降,落到屋檐上,一旦他到了极限值,替坠会把他的体内的酒jing转移到别人身上。

    别人?谁?徐泗寸步不离地缀着他,突然压低了嗓音,不会是你自己吧?

    尤西用一种奇怪地目光看了他一眼,清了清嗓子,哈利加上十个我都不是聂格拉斯的对手。

    老兄你很有自知之明徐泗无比苟同,那是

    是伊丝卡。尤西接话道,由于赌注原因,她今年没有参加比赛。

    徐泗咂舌,她她自己同意吗?

    替坠需要双方自愿,伊丝卡不同意,这个方法就没法奏效。尤西摸了摸下巴,刚刚我去把替坠给哈利戴上,刚好遇到伊丝卡前来问候,她对连累到哈利表示抱歉,我趁机试探了她的口风,她十分慡快地答应了。

    大概这么多年下来,她也受够了霸道的聂格拉斯。徐泗表示理解,摊了摊手,现在怕是没有谁比她更想摆脱狂犬。

    尤西不置可否地点点头,目光投向台上,比赛已经正式开始。

    每人面前摆上了一坛乌黑发亮的酒坛,这些都是jing挑细选的高浓度烈酒,专家预测,喝完一整坛后,不出意料,将会有一半的人倒下,剩下还屹立不倒的,会有人用一些非常简单的题目来测试他的神智清晰程度,如果连一加一等于几这种也回答不上来的,基本也可以被扛下去了。

    随着一声哨音,大家开始放开了喝。

    聂格拉斯属于典型的狂放派,抱着坛子就直接灌,引来底下死神们一片鼓掌叫好,而其他更多选手选择把酒斟到小碗里,一碗一碗来。

    哈利也属于风格迥异的,他从怀里抽出根长长的吸管,把酒坛往大腿上一放,开始慢慢吸

    徐泗的眼皮跳了跳,与尤西相视一笑,一同默契地背过身,眺望远处黑漆漆的风景。

    对了,柏格妮跟聂格拉斯兄妹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天大的嫌隙?徐泗看到聂格拉斯,就想起柏格妮闻之色变的表qing和颤抖的身躯,忍不住问道。

    聂格拉斯他尤西显然斟酌了一下用词,斟酌来斟酌去,决定了以下句式,似乎不太懂得怎么去爱一个人。

    嗯,从他追求伊丝卡的方式可见一斑。

    不,对于伊丝卡,他已经有所克制了。尤西纠正道,有些人的占有yu能达到不择手段、旁人无法理解的地步,聂格拉斯就是这样。他从小父母双亡,跟柏格妮相依为命,由于自己尝尽了人间冷暖,所不希望妹妹受到伤害,为了不让她与外人有任何的接触,规避所有可能的风险,他把她囚禁在了阁楼。柏格妮的所有童年都在那间小阁楼里度过,因此沉默寡言,忧郁木讷。

    他把柏格妮当做了一件物品,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徐泗看了一眼已经喝完整整一坛酒,悠闲地抱臂打量着哈利的聂格拉斯,觉得背脊蹿上一股凉意。

    柏格妮十四岁那年,因为一些外部原因,聂格拉斯不得不选择搬家,那是柏格妮第一次走出那间昏暗的阁楼,她见识到了外面五彩缤纷的世界,也跟除了哥哥以外的人进行了简单jiāo流,这让她感到新奇和痛苦,她开始向往阁楼外的世界,也开始畏惧囚禁她的哥哥,也再也无法忍受与世隔绝的生活,之后她遇到了闲逛的加尔。

    看得出来,加尔很喜欢柏格妮。

    大概是因为,他觉得柏格妮的遭遇跟他很像。尤西的眼神黯淡了一下,他开始每天跟柏格妮聊天,跟她讲述外面世界发生的很多奇闻异事,我想,那段时间,他们之间产生了类似友qing的东西。再后来,你应该能想象到了。

    嗯

    这时,酒坛和瓷碗碰撞大理石地面的清脆响声接二连三地传来,徐泗听到看客们发出一声声惊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