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汭生 - 第144页 我怕是活不成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又倒了一个!

    哎呀,老杰克的酒量真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太好了,哈利还站着,看哪,我觉得我的赌注有希望回本儿哈利,挺住!

    别想了,哈利再能喝,也不可能喝得过海量狂犬。

    看来替坠发挥作用了。徐泗的目光转回台上,出乎意料地看到神清气慡的哈利,哈利笑眯眯地跟他对视了一下,冲他扮了个鬼脸,徐泗也毫不吝啬地给他竖起了大拇指,然后下意识地看向台下的伊丝卡。

    伊丝卡尚且瞧不出任何端倪,脸不红气不喘地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微笑,她偶尔也端起酒杯啜几口,用来掩饰她身上越发浓郁的酒气。

    哈利加上伊丝卡,怎么着也能喝赢聂格拉斯了吧徐泗的语气轻快了起来,朝着天空chui了个短促的口哨。

    尤西也露出了轻松的笑容,他后退一步,从背后圈住徐泗,接下来只需要让聂格拉斯答应条件,除掉大卫就行了。

    他呼吸间喷出的冰冷气息打在脖颈上,徐泗打了一个激灵,微微移开一点,转头对上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然后毫不犹豫地出手,狠狠锤了他胸膛一拳,我们事先可得说好,这次危机化解了,你以后有什么事可千万别再瞒着我,我生起气来,那可是相当恐怖的,不能保证可能会做出什么丧偶的行径。

    尤西看着张牙舞爪、眼里满是威胁的他,心里某处顿时仿佛塌陷了一块,绵绵柔柔的感觉溢向四肢百骸,他觉得自己那一身gān枯的白骨像是坠进了一亩洁白的棉花地,苏软得让人害怕。

    好,此生再也不骗你。

    他的一句话被淹没在人群新一轮的欢呼中,最后还站着的两个人只剩下了聂格拉斯和哈利,这似乎是几乎所有人都想看到的对峙局面,紧张又刺激。

    第126章与死神共舞21

    当比赛进行到第二坛酒的中途,聂格拉斯沉静的面容开始出现一丝裂fèng,他甩了甩越来越重的脑袋,看向人影逐渐成双的哈利·史果科,看到他意气风发地朝台下挥舞双手,嘴角挂着属于胜利者的微笑,看起来万分碍眼。

    尤其是当他冲台下的伊丝卡做出充满调qing意味的挑眉动作时,他感觉到自己头脑中的一根弦嘎嘣一声断了。

    看哪,聂格拉斯的状态似乎不太好,他是不是醉了?台下的死神开始热议纷纷,因为聂格拉斯在比赛中途放下了自己的酒坛,正摇摇晃晃地朝另一边的哈利走去。

    尤西。徐泗紧张地拉了拉尤西的胳膊,他要对哈利做什么?

    即使他想做什么,也做不了。尤西把手搭在他手背上拍了拍,让他放松,台下有十名高阶死神维持秩序,一旦发生bào力事件他们会马上出动。

    但是这个bào力事件的含义很难定义,众人眼睁睁地看着哈利双脚离地,被聂格拉斯粗壮的双臂揪着衣领举到空中,都兴奋地瞪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尽管他们都知道没等聂格拉斯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他就会被迫紧急叫停。

    哈利被一位高阶死神进行着死亡凝视,心脏突突打鼓,他尽可能地拗出一个善意非常的笑,略一偏头,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嗨,皮特先生。

    聂格拉斯那双尽管醉意朦胧却依旧震慑力不减的鹰眼上下扫了他一圈,说了他整场以来第一句话,你,给我远离伊丝卡,你不配在她身边转悠。

    粗犷沧桑的声线听来并不是威胁,他只是在陈述事实。

    哈利立刻把头摇得像拨làng鼓,狂皮特先生,您误会了,这一切都是一场误会,即使今天我哈利走了狗屎运侥幸赢了,我也不会再靠近伊丝卡小姐。但是,您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聂格拉斯盯着他,沉默了半晌,放了手,哈利便被砰地一声砸在地上,巨大的大理石台面被砸出了一个人形浅坑,底下的死神爆发出幸灾乐祸的笑声,哈利活动着差点被震散的骨架,捂着腰慢吞吞爬了起来。

    你的酒量不错。聂格拉斯坐在浅坑旁,朝他招招手,再喝下去,我不是你的对手。说吧,你的条件是什么?

    哈利一瘸一拐地走过去,想了想,还是没敢坐下,垂首立在一旁,皮特先生听说过大恶魔红胡子大卫吗?

    略有耳闻。聂格拉斯双眸微阖,由于二人离得很近,声音又放得低,所以台下的观众听不到他们在窃窃私语些什么,不耐烦的催促声此起彼伏,唠什么嗑呢?还比不比了?

    其实呢,是这样的。哈利把场外的催促声当犬吠,仔细地把他的苦衷声qing并茂地跟聂格拉斯说了一通,又再三保证对伊丝卡没有非分之想,聂格拉斯的表qing才稍微缓和了一点。

    他一拍地面,腾地站起,好,铲除大恶魔这种事,就算你不求我,哪天他被我撞见了,也是死路一条。今天为就做个顺水人qing答应你,帮你一回。

    哈利几乎喜极而泣,尚且没有对他表示一下由衷的感谢,聂格拉斯就转头面向台下,说了一句不比了,我弃权,说完便原地消失,留哈利一个人目瞪口呆地跟台下一众死神面面相觑,场面陷入一阵奇异的沉默。

    风流哈利这是赢了?有人小声地问了一句。

    大概是吧,聂格拉斯弃权,就等于是认输了吧?

    哈利赢了?

    哈利赢了!

    哈利居然他妈的赢了?!

    菲特广场有史以来第一匹出人意料的黑马就这么戏剧xing地诞生了!死神们讶异之余都不忘给倒霉蛋哈利送上祝福,庆祝他终于可以不被逐出阿尔特曼大街。

    徐泗跟尤西相视一笑,目前为止,一切都进行地很顺利。

    等他们一转身,想先行回去的时候,却发现他们身后多了一个人。

    是聂格拉斯,和他那把沾满恶魔鲜血的镰刀。

    你身上有恶魔的气息。聂格拉斯目光沉沉地盯着尤西,他眯起眼睛仔细感受了一下,若隐若现,时有时无。我在半醉不醉的时候,这里就特别灵敏。

    他指了指自己宽阔的鼻子。

    酒jing让您的判断产生了偏差,皮特先生。尤西恭敬地弯了弯腰,这里是死神界,没有恶魔能混进来之后还完好无缺地站在您面前。

    聂格拉斯狐疑地瞄了一眼周围,徐泗感觉到刀子一般犀利的目光几次三番刮过自己的脸庞,他的手心已经被细密的汗水濡湿。

    这位,似乎是个新面孔。聂格拉斯凑近了一步,酒jing让他的脚步有些虚浮,走起路来像是在踩棉花。

    这是新上任的代理死神,米凯·霍勒。尤西介绍道。

    徐泗觉得自己在接受缉毒犬的检视,他qing不自禁地屏住呼吸,冲聂格拉斯礼貌地微笑点头,聂格拉斯鹰眼里的jing光收敛回来,微微颔首,又退了开,自言自语地拍拍额头,看来很久没拿恶魔祭刀了,我已经开始想念起他们身上令人作呕的腐臭了。

    尤西暗中捏了捏拳头,笑道:皮特先生真是以除魔大业为己任,佩服佩服。

    聂格拉斯摆了摆手,转过身,我只是看他们不顺眼罢了,用现在人类的一句话概括,这就是万恶的种族歧视。

    徐泗跟尤西目送着他离开,等看不到人影了才解除周身的防备,徐泗垮下肩膀,感觉逃过一劫,不愧是令恶魔闻风丧胆的聂格拉斯。

    尤西的目光闪了闪,紧绷的下巴一直没有缓和的迹象,他一言不发地绕过徐泗,跳下了屋顶。

    当天晚上,徐泗第二次拜访了阿尔特曼大街上隐藏的恶魔庄园。

    小柏格妮今天并没有以那副夜婆的装扮吓唬客人,她几乎是有些高兴地迎来了尤西伯爵和他的伴侣,这意味着她的主人明天的心qing也会像今天一样晴空万里。

    尤西把那只替坠原封不动地还给加尔,加尔此时正在墓碑群里游dàng,他每天都要像现在这样巡视一遍他的战利品,感受一番从心底涌出的喜悦和自豪。

    事qing办成了?加尔接过替坠重新戴上,他苍白的面上一直洋溢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意,徐泗默默地把他的笑容跟夜婆的对比了一下,发现这主仆二人的笑容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差不多。尤西背着手踱在他身后,接下来,等聂格拉斯除掉大卫,我就带你出去。

    加尔的脚步顿了一下,他今天穿着一件华丽耀眼镶满钻石的红色长袍,走动间一片星光璀璨,等他停下脚步,星光也一并停止了闪烁,你不再担心聂格拉斯对我穷追不舍?

    到时候,我会帮你摆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