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汭生 - 第145页 我怕是活不成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怎么摆平?杀了他?加尔侧过头,你不是说再也不会夺去任何一个本不该死的生命吗?

    我有别的办法。尤西灿金色的瞳眸看向他时,里面的温度似乎有了一丝改变,加尔恍若看到了当年那场大火里,他将那几个人高马大的马夫捅成筛子后抬起满是鲜血的脸,替他擦脸的尤西哥哥。

    哥他嗫嚅出声,自从尤西想方设法背弃恶魔的身份,与他分道扬镳后,他们两兄弟之间的感qing就裂开了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他觉得这代表着尤西也背弃了他。

    多久了,他没有认真叫过他一声哥哥。

    尤西笑了笑,道,今晚高兴,给你们做一顿正经晚饭。

    徐泗、加尔:

    你知道他做饭什么口味的对不对?加尔迅速低下头,小声地跟徐泗通气。

    徐泗恶寒地抖了抖,待会儿我可能要提前走,他心qing越好,做出来的东西越可怕。

    你不去帮帮忙?控制一下他放调料的量?加尔急的脸都绿了。

    不爱吃,你不吃就好了。徐泗哭笑不得。

    那不行。加尔直起腰,面如菜色,上回他给我做饭,我说了一声这味儿有点怪,他就五年没理我。

    那确实是有点过分了。徐泗对他表示同qing,心里想的却是,幸亏那时候我忍着没说一个不好的词儿!

    对了,加尔。徐泗停在柏格妮的那块破落墓碑前,唤了一声。

    嗯?加尔下意识应了,应完发觉这人什么时候跟我这么熟了?明明昨天才认识随后又开始感慨,哥哥不愧是哥哥,看中的人都很奇特。

    你昨天说,恶魔的契约一旦缔结,不会变更?徐泗的音量放得极轻,像是怕被旁人听了去,但显然控制好了距离,他身边的加尔能毫不费力地听到。

    嗯,不会变更。加尔看了一眼他在灯下发光的侧脸,心生警惕,你想gān什么?

    我想解除跟尤西之间的契约。徐泗苦笑了一下,据实以告,他摆摆手,腕上的铃铛发出清脆悦耳的敲击声。

    加尔挑了挑眉,伸出手,徐泗顺从地把手腕送过去,加尔捏住他的手腕仔细看了一眼铃铛上的金色花纹。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尤西跟你结下的契约,能保你的命。加尔把他的手轻轻放下,一旦解除,你应该明白后果。

    嗯,我会死。徐泗淡淡地道。他心想,我已经死过了很多次。

    为什么?加尔应该是在问他为什么想不开要送死,你不解开,可以跟尤西永远在一起,你知道我说的永远是什么意思吧?永生。

    但只要这个契约一天在,尤西就不能遏制他的恶魔力,他那么努力地想摆脱过去,怎么能因为我过他不想要的生活?徐泗看了一眼加尔,觉得他的脸色不大好,额,不是说恶魔的生活不好,只是尤西他

    我知道!加尔愤愤地低下头,毫无血色的嘴唇被他抿出青紫色,当年他为了封印恶魔力遭受的痛苦,我都看在眼里,我只是想不明白

    每个人的xing格和追求都不一样,加尔。徐泗仰起头,发出一声叹息,我不介意他是恶魔,但是他自己介意,即使我在他身边,他也并不快乐。

    二人默默地站了一会儿,夜风把前面玫瑰园的枯萎气味送来,徐泗伸手摸了摸鼻子。

    其实解除契约的方法很容易。加尔开了口,只要把恶魔在你身上留下的印记移走就好,比方说,柏格妮如果想解除我和她之间的契约,那她只需要把她脸上那块印刻着我花纹的皮割去就好。

    徐泗看了看自己腕上的铃铛,可是它取不下来。

    想把它取下来,方法太多了。加尔轻轻勾起唇角,比方说,把手剁掉。

    徐泗紧了紧拳头,把手藏进了宽袖。

    背着恶魔,被缔结者qiáng行单方面解除契约,将会受到契约反噬,当然,反正一旦解除你就会死,反噬对你而言也无所谓。加尔善意地提醒他,但你还是好好想想吧,死亡比你想象中的要可怕多了。

    说完,他朝着夜空大吼了一句,夜婆!

    柏格妮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双手jiāo叠弯下腰,主人有什么吩咐?

    快快快,快去厨房盯着尤西,他在做饭!加尔的语气像是xing命受到了什么致命的威胁,而机智的柏格妮也立刻反应过来他们即将面临怎样的灾难,忙一闪身,冲进了厨房。

    在柏格妮拼死的百般阻挠下,晚饭出乎意料地可以下咽。

    哥哥,看来这些年来,厨艺见长。加尔违心地捧着后槽牙微笑,他刚刚喝了一口蘑菇汤,酸得他后槽牙发颤。

    徐泗面色如常,下筷丝毫不见停顿,很快就把自己的那一份吃完了,于是放下筷子深qing地与尤西对望,暗中掐着自己的大腿。

    饱了?尤西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贴心地问道。

    徐泗乖顺点头,饱了,很好吃。

    加尔在心中啧啧称奇,哥哥看上的人果然不是普通人。

    几人随口聊了几句,吃完了饭,尤西跟徐泗就告别了。

    主人,霍勒先生真是一位不错的伴侣。柏格妮站在门口,靠在门框上,冲加尔微微一笑。

    你笑起来真难看。加尔毫不留qing地揭穿她,以后还是不要笑了,简直比尤西做的饭菜还可怕。

    柏格妮委屈地垂下头颅,我正在练习,总要有个过程不是吗?

    加尔翻了个白眼,看到远处的米凯牵起了尤西的手,他慢半拍地沉吟一声,嗯。米凯确实很不错。希望他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选择

    徐泗他们回到了住所,哈利早就在房间里等了很久,一看到二人,冲上来就是一个大大的熊抱。

    哈哈哈,我居然赢了无底dong聂格拉斯!兄弟们,你们知道吗?我成了阿尔特曼大街的传奇人物!哈利兴奋地简直找不着北,似乎那个被聂格拉斯把地面砸出一个坑的怂包不是他。

    作弊成功了很光荣吗?徐泗啧了一声,嫌弃地把他从身上扒拉开。

    那我可不管,反正我心里头慡。哈利哼了一声,感觉自己变相地出了一口恶气,慡完之后,他想起了后续计划,对了,接下来怎么办?

    接下来,由我们当诱饵,把大卫引出来,再由守株待兔的聂格拉斯收割大卫。尤西把自己扔进沙发,这件事越快进行越好。

    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哈利哀嚎,先让我享受几天胜利的喜悦!

    那就由我出去当诱饵,你跟米凯留在这里。

    不,我要一起去。闻言,徐泗立刻反驳。

    哥们儿,你的法力太弱了,去了也是给尤西添麻烦啊哈利的话被脚背上的剧痛噎在喉咙里,只能gān巴巴地做出些痛苦的表qing。

    徐泗收回脚,盯着尤西,严肃地道:我一定要去。

    尤西没有做过多的辩驳,欣然答应,好,我会护好你的。

    纠缠的视线黏糊糊地慢慢靠近,徐泗双手环上他的脖颈,尤西仰起头,吻住了他,这件事他今天想了一整天了。

    哈利抱头鼠窜,你们给我记着!下回我带一个辣妹在你们面前上演吻技一百零八式,膈应死你们这对狗男男!

    徐泗噗嗤一声笑出来,随即又嘶了一声,他被尤西惩罚xing地咬了一口,嘴唇瞬间红肿起来。

    他把手绕到他脑后,把他长长的头发挠成爆炸头,挠完之后促狭地憋着笑,十分自得地欣赏起自己的杰作,尤西也不恼,任他胡作非为,只是宠溺地看着他,那眼神,简直能融化冰雪。

    你的头发真漂亮。徐泗由衷地赞美,一点一点帮他把杂乱的发丝抚平,接着又抚上他的眼睛,眼睛也漂亮。

    这里最漂亮。他在尤西的眉心落下一枚轻轻的吻,那只五星胎记似乎感应到别人对他的赞美,颜色越发艳丽。

    米凯。尤西埋在他的胸前,收拢双臂抱紧了,我总有种错觉,我觉得我很久很久以前就见过你。

    你活了这么长的时间,说不定真的见过我的前世。徐泗给了他一个美好的幻想,东方不是有轮回的传说吗?一个人既有今生,也有前世和来生,说不定,一百年年以前,当你在人间游dàng的时候,曾经驻足过,我们有一面之缘,你长得这么漂亮,当时我一定惊为天人,所以想着下辈子一定要再遇见你。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