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汭生 - 第146页 我怕是活不成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然后我就成了米凯。徐泗欢欣地道。

    听起来很有意思。尤西被他沉浸于想象的样子逗乐了,如果真是那样,那我肯定是得了什么失忆症,才会忘记我与你有过一面之缘。

    徐泗的笑差点没绷住,但那只是一个轻微的面部神经抽动,随即恢复正常,他大方地耸耸肩。

    真是失忆症的话,那我不怪你。

    第127章与死神共舞22

    那一天来得很快,聂格拉斯是个效率极高的猎手,他几乎是回家睡了一觉醒了酒,就上门找上了哈利,彼时哈利还在温柔乡里呼呼大睡。

    然后哈利把人带来了尤西这里,四个人一同出了死神界,落脚点依旧是荷伐斯诺德雪山,除了聂格拉斯,其他三人几乎是大摇大摆毫不隐藏地出现在了当时的战场。

    哈利起了一身ji皮疙瘩,边抱怨边往山下走,怎么又选在这个鬼地方?

    为了能让大卫省点事,不至于找我们找上个一年半载。徐泗发现他变成代理死神后,便感觉不到特别刺骨的寒冷,哪怕他此刻只穿着单薄的衬衫和风衣,他只是觉得风雪有点大,糊住了他的眼睛。

    尤西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副护目镜,给他戴上,凑在他耳边问,好点儿了吗?

    徐泗灵活地眨眨眼睛,点点头。

    你还是没能教我滑雪。他忽然想起这档子事,颇有些遗憾。

    以后有的是机会。尤西拍了拍他发梢上的雪,要不今天先来个简易版本的滑雪?

    徐泗摊手,没有装备。

    所以我说是简易版本。尤西冲他露出牙根,往地上一坐,伸直了双腿,冲徐泗招手,过来,米凯,坐我腿上。

    徐泗立刻领会了他的意图,不要,太危险了。

    尤西却是不由分说地拉着他的手腕一用力,一阵丁零当啷的铃铛声后,徐泗背对着尤西,跨坐在了他腿上。尤西握着他的腰,在他耳边笑得愉快,米凯,你是不是还没有把意识转变过来,我们是不会死的。

    随后又补上一句,顶多撞个骨折,掰一掰就好了,就像我第一次见你时一样。

    第一次见我?徐泗歪着头想了想,好像跟尤西第一次见面是在医院里,他是骨折了来找的他,那是你自己掰折的?

    尤西挑了挑眉,笑而不语,双手往后一撑,加速度加上重力,让他们飞快地贴着雪地冲了出去。

    喂!你们两个疯子!等等我!我他妈就不应该跟着来!哈利杀猪般的叫声回dàng在风中,激起回声,仿佛来自疯狂的布道坛,被尤西的大笑声所掩盖。

    徐泗则觉得颈动脉剧烈跳动,压缩着喉咙的空间,让他无法张开口,他想起自己以前在游乐场坐过山车时也从来都吼不出来,兴奋抑制住他吼叫的功能。他看见一望无际的皑皑雪地在他们面前铺展开来,壮阔磅礴,呼啸的风声夹杂着尤西的笑声灌进耳朵,仿佛直接灌进胸膛,导致那里鼓胀得像是要爆炸。

    我们要怎么停下来!他大叫着问尤西。

    尤西埋下头颅,听清了他的话,我不知道你想停下来吗?

    徐泗:

    抱紧我尤西吼道,徐泗迅速收拢手臂,抱着尤西紧紧环住他的手臂。

    尤西屈起双腿,qiáng行制动,飞溅起的雪花扑打在两人脸上,噼啪作响,徐泗感觉到速度渐渐慢了下来,最后尤西一个转身带着他一起翻滚起来,徐泗全程被紧紧护在怀里,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两人面朝灰色的蓝天四仰八叉地躺在了雪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徐泗后知后觉地侧身弓起腰,捂着肚子笑了起来,由于灌了满口的雪,心跳又跳得过于剧烈,他差点笑岔了气。

    刺激吗?尤西一只手肘曲起,撑着头,侧身看他。

    因为激动加上被风雪抽打,徐泗的双颊微微涨红,瞳眸也蒙上一层水汽,闪着漂亮的微光,他剧烈起伏的胸膛和浅红泛着湿气的唇让尤西想起他qing动的时候,这让他克制不住地凑近,捧起他的脸,吻了下去。

    徐泗的嘴里刚刚融化了冰雪,一片冰冷的cháo湿,此时又闯进来更冰冷的舌尖,热qing地翻搅,不一会儿,他自己上涨的体温又快速地覆盖了原先的冷意,一时间,他已经分不清是冷是热,该高兴还是该悲伤。

    这种感觉,就像是你站在高高的山顶,把头伸进云层,聆听天使在天堂快乐歌唱,但同时你也必须聆听,聆听地狱的岩浆在你脚底下发出的,噩梦般的嘶嘶声响。

    于是他的喉头一阵哽咽,泪水浓稠得犹如水泥泥浆。

    尤西被怀中人的战栗惊醒,他睁开眼睛,看到米凯紧紧闭着眼睛,睫毛轻颤,而滚烫的泪水源源不断地自两侧滚落,落入冰雪里,升起烟雾,融化出小小的坑dong。

    抱歉,吓到你了?他手足无措地把人按进自己怀里,有些笨拙地拍打着徐泗的脊背,像是一个不得章法的新生儿妈妈,在安慰哭闹的孩子。

    不是。徐泗在他怀里蹭了蹭,抬起他泛红的鼻尖,没听说过喜极而泣吗?

    尤西仔细端详了一番他的表qing,没发现再多的异样,唔你知道的,我不当人类很多年,一些奇怪的qing绪可能已经丧失

    去你的。徐泗锤了他一拳,拍拍手,笑嘻嘻地站起来,我看你什么qing绪都不缺,就是缺心眼。

    他伸手指了指高高的山坡,只见那里一片黑气冲天,尤西脸色变了变,一跃而起,来了。

    我们走。说着,他拉起徐泗,一个闪身就上到坡顶。

    那边,红胡子大卫已经跟聂格拉斯缠斗得昏天黑地,哈利则悠闲自在地坐在自己的镰刀把柄上,浮在半空中,盘着腿拖着腮专心致志地观看。

    你不去帮帮忙?徐泗在左边猛地拍了一下他肩膀,差点把人吓得滚下去。

    嘘。哈利面色凝重地打断他,你看出来没?大卫的法力比之前跟我们对战的那次,高多了。

    嗯。悄然浮在他右边的尤西沉吟一声,他应该是把班特吃了。

    什么?哈利咂舌,不是说是爱人的吗?恶魔都这么丧心病狂的吗?

    尤西冷冷地瞟了他一眼,当然不是所有恶魔都像他这么不择手段。但大多数恶魔喜欢趁虚而入,大卫估计是觉得班特已经没用了,与其让它苟且偷生,不如吃了它给自己增加法力。

    行了,这些事我都不管,重要的是,我怎么觉得聂格拉斯好像不是他的对手?哈利咕哝道。

    似乎是听到了他的出言不逊,聂格拉斯抽空横了他一眼,哈利立马缩起脖子,安静如ji。

    尤西。看着看着,徐泗也觉察出不对劲,聂格拉斯的手脚好像被什么缠住了,施展不开。

    是幻影。尤西冷声道,只有恶魔能看到的影子,死神看不到。

    哈利懵然一问,你看到了?

    尤西没回答,他手中幻化出镰刀,秃鹰一般俯冲下去。

    你刚刚怎么不拉住他?哈利扭头问呆站着的米凯,他就是一个低阶死神,上去不是找死吗?

    因为这里虽然有个中阶死神,但是他不愿意帮忙。徐泗翻了个白眼,而且,你觉得我拉得住吗?

    哈利叹着气摇摇头,只好百般不qing愿地站起来,犹犹豫豫地心想:我的专长不是打架啊怎么最近老在打架呢

    刚下去,他发现战况陡然生变,原本聂格拉斯打得束手束脚,往往无法第一时间躲避冲击,似乎被架着,肢体僵硬,但自从尤西下来后,他就仿佛彻底解放了手脚,开始大开杀戒。

    至于尤西哈利拄着镰刀若有所思地盯着尤西,看了半天没看出来尤西这小子手舞足蹈地对着空气在gān嘛看起来像个神经兮兮跳大神的,拿着镰刀这里戳一戳,那里砍一砍,可以说是非常搞笑了,他不厚道地噗嗤一声笑出来。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尤西煞有其事地被一股奇怪的力量猛然掀翻出去,飞出很远后连滚数圈,而且并没有逃脱攻击,对方穷追不舍地咬了上来,他双手架着镰刀,像是在与什么抗衡。

    哈利!快去帮帮尤西!场外,徐泗大声吼道。

    哈利脑海中忽然闪出尤西方才的一句话,像是有人将冰柱敲进他的头盖骨,可是身体已经先于大脑做出反应,他冲了过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