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汭生 - 第147页 我怕是活不成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什么位置?他大喊道。

    十点钟方向!尤西迅速回答。

    哈利想也不想地挥舞镰刀,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砍中,但是尤西明显松了一口气,自己爬了起来。

    谢了,哈利。尤西朝他迈出一步。

    哈利后退一步,面色警戒,你看到了什么?尤西。不对,我应该问,你为什么能看到?为什么我看不到?

    尤西张了张口,想解释什么,但胶着的战况并没有给他任何的个人时间,他沉着脸,继续挥舞镰刀。

    哈利依旧旁观着,只是眼神开始逐渐冰冷,但每回尤西遇上困难,他也会帮上一把。

    米凯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他周围。

    米凯,你一直知道,对吗?哈利头也不回地问。

    不,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

    他居然居然是个怎么可能呢?哈利的表qing像是喝下了一杯落进了死苍蝇的白开水,我跟他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他是死神,没错啊,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是的,他是死神,他以后也只会是死神。徐泗拍了拍他的肩膀。

    红胡子的幻影被牵制,聂格拉斯的攻击越发咄咄bi人,无路可走的他开始想办法遁逃,噼里啪啦胡乱丢出无数火球。

    皮特先生,他要逃,截住他的左后方!徐泗冲聂格拉斯喊道,聂格拉斯一个光影闪身,出现在大卫左后方,大卫原本用火球掩护,往前猛冲,没想到对方比他的速快多了,一时间急刹都刹不住。

    于是,他自己主动把脖子撞上了那把透着冷冽寒光的斩魄刀,刺啦一声,他几乎都没能发出一声像样的惨叫声,身体就开始冒出汩汩的黑气,然后化成了一滩恶心的绿色脓水。

    战斗结束,聂格拉斯并没有把镰刀收起来,他朝尤西的方向走去,一脚踩在了那滩脓水中,脓水溅在了他光洁如新的黑靴上,他也并不嫌恶,只是面无表qing地把脚拿出来,甩了甩,一路上留下散发着恶臭的黑绿色印迹。

    徐泗跟哈利都默默地向尤西聚拢,他们心里祈祷着聂格拉斯什么都没察觉到,但是显然他们是在自欺欺人,聂格拉斯多年来跟大大小小的恶魔打jiāo道,怎么会不知道什么是幻影?

    这种恶魔在战斗中惯用的伎俩。

    你们两个gān什么,瞎子吗?他不是我们的同类!聂格拉斯的表qing经过一场战斗,愈发狰狞,他愤怒地吼叫着,那双鹰眼里she出堪称深恶痛绝的目光。

    皮特先生,您先冷静一下。徐泗双手平举,试图缓解剑拔弩张的气氛,尤西他刚刚一直在协助您。

    所以呢?那双鹰眼僵硬地转动了一下,又迅速转回到尤西面上,他是恶魔。看哪,他已经沉不住气了,我闻到了越来越浓烈的堕落的臭味。

    作者有话要说:哈利:为什么我总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第128章与死神共舞23

    徐泗跟哈利同时愣了一下,因为他们也闻到了澎湃浓烈到令人作呕的恶魔气息,这股味道几乎铺天盖地,一瞬间无所不在,灼烧着人的气管和肺叶。徐泗心下大骇,下意识转头,却在尤西脸上看到了同样惊讶的表qing。

    不对,不是从尤西身上散发出来的!

    是加尔。尤西的眸中闪过jing光,低沉的嗓音透露出些许紧张。

    加尔?

    皮特先生,小心身后!徐泗的眼角瞄到一团黑雾,正以极快的速度飞驰而来,于是大声提醒。

    聂格拉斯几乎是同一时间原地跳起,浮到空中。

    黑雾紧接着掠到跟前,从中露出一张跟尤西神似的脸,鲜红的唇边挂着嚣张的弧度,男子的一只眼睛覆盖着透明的白色薄膜,仿佛眼珠上被不小心泼洒了牛奶。

    回去。尤西冷着脸,发出命令。

    为什么?我好不容易才趁着你的封印减弱,逃了出来,怎么能回去呢?加尔嬉皮笑脸地向徐泗挑眉,等于是打了招呼,徐泗回以微微颔首。

    而且,我还有一笔陈年旧账要跟这位皮特先生算一算。加尔无视尤西冰冷的眼神,悠悠转过身。

    他身后的徐泗几乎是瞬间看到了聂格拉斯脸上爆裂开的表qing,先是半秒钟的呆滞错愕,随即狂bào的怒意和歇斯底里爬上那张原本冷酷yin鸷的脸,独眼加尔!

    他愤怒地大吼一声,眼珠子几乎瞪出那双盛不住它的眼眶,咬牙切齿,你总算是现身了!

    阁下找我有什么事吗?加尔嘿然笑道,仰着头挑衅地看他。

    聂格拉斯全身都因为气愤而抽搐起来,你杀了我的柏格妮,你觉得我会找你有什么贵gān呢,只配活在下水道的渣滓!

    加尔和尤西皆是脸色一变,聂格拉斯已经提着刀不由分说地砍了过来,加尔冷笑一声,挺身迎上。

    尤西,加尔现在打得过聂格拉斯吗?徐泗问。

    如果放在很多年以前,他还没有遭受万魔重创之前,聂格拉斯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但是现在,他的法力已经所剩无几了。尤西的目光紧紧盯着他的弟弟,看上去随时准备冲上去帮助加尔。

    等等等等,哈利已经晕头转向,试图理清其中关系,那位看起来非常唔qiáng大的恶魔先生是独眼加尔?

    没错,加尔。徐泗点了点头。

    哈利愣了足有三分钟,猛地跳出三尺,那尤西跟他是什么关系?

    兄弟。

    哈利张大的嘴可以塞下一只ji蛋,说话像是一台出了故障的打桩机,独眼加尔是尤西的兄弟那尤西,尤西,尤西是范布斯特伯爵?那那那个传说中的恶魔伯爵?!

    他们确实姓范布斯特没错。徐泗略有些同qing地看着他,因为他并不知道尤西兄弟俩曾经的名声,所以也不能领会哈利闻之色变的心qing,你没事吧兄弟?

    我想我需要冷静一下。哈利面如菜色,惨笑着看了他一眼,默默地挪开,蹲在很远的地方抠起脚下的雪。

    他看起来很受打击。徐泗看了尤西一眼,我想以后你需要好好跟他解释一下。

    没什么好解释的。尤西轻描淡写地开口,反正今后,我们也不会是一路人,趁早桥归桥,路归路。

    可是,你还是喜欢做死神的不是吗?

    尤西把头转向一旁,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可能是觉得没有意义。

    加尔跟聂格拉斯的jiāo战胜负渐分,不出意料,加尔节节败退,他的武器是一柄长剑,与镰刀在空中碰撞出迸溅的火花和激烈的声响,剑刃一直被镰刀压制,然而加尔的气势丝毫不见减退。

    徐泗敏感地察觉到尤西的气息开始波动起来,有那么一秒钟的时间,徐泗忽然在想:加尔为什么选择在这个节点冒出来,挑战他自己根本没有任何胜算可以打赢的聂格拉斯?

    还是说,他只是想趁这个机会,彻底激发出尤西的恶魔力?因为他知道,在他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尤西绝不会坐视不理,他们是一脉同宗的亲兄弟。

    这时,聂格拉斯的左手突然化出一根权杖,徐泗记起来上一届赛酒大会第一名的奖品,好像是叫奥丁之眼,权杖顶部果真是一只眼睛形状的图案。所有人都看到那个原本闭着的眼角突然睁开,随即一道刺眼的金光闪过,加尔闪避无暇,腹部被金灿灿的光束dong穿,然后他像是手脚被钉住,无力地跪倒下来。

    徐泗看到他往尤西这边看了过来,唇角依旧上扬,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尽管他现在以一个屈ru的姿势跪在聂格拉斯面前。

    聂格拉斯咆哮着举起镰刀,徐泗感觉到身边罡风鼓动,比加尔身上还要qiáng劲的气息掩盖住了徐泗的口鼻,他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他看到了不一样的尤西。

    黑色的大衣变成了赭红色长袍,金色的长发被罡风chui舞,跟风雪纠缠在一起,黑气从他的脚底喷薄而出,仿佛是从他身体里挣脱了桎梏,争先恐后地翻涌四蹿,徐泗看到他紧闭的双眼和蹙起的眉峰,似乎饱受煎熬。

    只差最后一步徐泗摆了摆自己手腕上的铃铛,走向哈利。

    喂,借你的镰刀用一下。他拍了拍哈利的肩膀。

    哈利抬起头,缩缩脖子,做什么?我马上就走了,这里太可怕。

    借用一下,马上还给你。徐泗冲他展露微笑。

    在他和善的笑容下,哈利鬼使神差地jiāo出了自己的镰刀,然后他看着米凯把他的镰刀放在手里掂了掂,似乎在计较是不是称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