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汭生 - 第148页 我怕是活不成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它是不是很锋利?削铁如泥的那种?米凯问。

    废话,这可是我们吃哈利一句话还没说完,就眼睁睁地看到米凯把他的镰刀抛到了空中,他咆哮出声,米凯!你这混蛋!要是把它身上一颗宝石摔下来我就

    一句话又没说完,他看到米凯伸直了双臂去接镰刀,镰刀的刀刃向下坠落,他想说,你这样接很危险,有可能伤到自己,可是还没等到他开口,他就发现米凯丝毫没有躲避的迹象,他就这么直挺挺地立在那儿,伸直了手臂。

    一阵血光闪过,有什么温热的液体喷洒到他的脸上,与此同时,他听到铃铛的丁零响声,是米凯手腕上的铃铛,一阵乱响后归于静止。

    紧接着,他好像听到了尤西的喊叫,他大叫着米凯的名字往这边扑来,生硬地撞开了自己的肩膀。

    那边,聂格拉斯的镰刀也落下了,但是并没有落到加尔的身上,一个短发女子低着头蛮横地冲了进来,挡在了他们二人之间。

    斩魄刀自女子的左肩砍入,被固定在她的胸膛。

    聂格拉斯皱着眉毛抬起头,对这位不速之客分外不满,可是当他看到那个女子脚上的洋红色小皮鞋时,他的双手剧烈颤抖起来,这让他握不住他那把斩杀了无数恶魔的镰刀。

    柏格妮微笑着抬起她秀气的脸,瞳孔已经开始扩散失焦,我与主人签订契约自愿放弃生命,一切都是我自愿,哥哥。

    聂格拉斯像是不相信自己双眼看到的事实,这个雄壮的男人,瞳孔却开始震颤,难以置信,为什么?哥哥对你不好吗?

    好,但我只想逃离你。柏格妮的身体无力地垂倒下来,被她身后的加尔稳稳接住,因为你囚禁了我的灵魂,而加尔大人他,叫醒了我,拯救了我。所以我选择跟他走。

    柏格妮。加尔轻声唤她。

    我在,我的主人。柏格妮的脸转回来,对着加尔。

    我想我们是朋友,柏格妮。加尔看到她的容颜开始消退,他们之间的契约开始脱落。

    嗯,抱歉带给你这么多年的困扰,我的朋友。柏格妮伸出手想要抚摸加尔的脸庞,可是她的手已经开始化为白骨。

    噢不你怎么能做到这么狠心!聂格拉斯抱着头发出惨叫,他双眼涣散地看着他甜美可爱的妹妹正慢慢化成一堆白骨,他还没享受到一丝丝重逢的喜悦,就亲手葬送了说不定可以言归于好的机会,这一切正无qing地大声嘲讽着他这些年的偏执和顽固。

    我想,我现在应该说一句,我自愿解除与恶魔尤西之间的契约关系。徐泗躺在尤西怀中,虚弱地微笑。

    他现在头脑非常清晰,他能听到一切,也能看到一切,只是一种麻痹的冰冻感从他的肩膀开始,向下蔓延到腹部,向上蔓延到头皮,他的身体似乎在结冰。

    这意味着他要赶在他的脑子还没被冻住之前,说完他想说的话。

    你可以继续做你喜欢的死神,尤西,恶魔要背负的东西太多,它会不断提醒你那些黑暗伤心的过往,你经历了太多,遗忘对你而言是更好的选择,比我待在你身边还要好。他感觉到冰块已经哽住了他的喉咙,因此他的声音越来越模糊。

    尤西紧紧地抱着他,他没有眼泪可以流,可能是他的大脑对这一突发状况还处在质询状态,没办法下达悲伤的指令,所以他只能尽可能地抱紧米凯,他甚至生出一种想吃了他的冲动,似乎只要这样做了,米凯一样可以跟他一起永生。

    但是他毕竟太多年没有当恶魔,那个想法一出来就遭到了无qing的遏制,被理智狠狠地踩在脚下。

    你没有什么想到对我说的吗?尤西?徐泗最后问。

    我不知道说什么。尤西摇摇头,我觉得我似乎经历过很多次这种场景,每次我都不知道我该说什么,我想或许

    徐泗没听到尤西后来说了什么,他听到了叮叮咚咚一阵连环音乐的响声,然后他感觉到灵魂被狠狠抽离,被打包成一团然后塞进了一个大箱子,箱子里密不透风,几乎让他窒息。

    还记得我吗徐先生?徐泗听到耳边炸起熟悉的总攻音。

    嘿,好久不见,哈弟。

    我想我是来宣布一个好消息的,幸运的徐泗徐先生。2333系统的声音十分欢欣雀跃,您可以回家了。

    回答它的是长久的沉默,于是它试着提醒,徐先生?

    回家?徐泗喃喃出声,猛地一抽搐,颤抖着睫毛睁开眼。

    第129章狂想曲

    副馆长?徐副馆长?办公室里响起女助理略带沙哑的嗓音,室内的空调打得很低,人一进来就直打冷战,但靠在座椅上低头睡着的男人不知道梦到了什么,满头大汗。

    卢青抽了两把餐巾纸,叠得方方正正捏在手里走了过去。她做了三年的秘书,从来都是一身笔挺西装的中xing打扮,她不需要像别的女秘书一样打扮得花枝招展用以取悦年轻的上司,因为她的上司对女人丝毫不感兴趣,这一点,她第一天就职时就被毫不避讳地告知。

    整个蜀阳博物馆因为一周前在明坊发现的那批文物,已经熬了五天的通宵,馆长去上头开会递jiāo报告,文物搜寻和保护工作由副馆长亲自开展cao持,这批文物的出土量和年代价值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所以上头很重视,馆内更是忙得人仰马翻有如前线战场。

    午休时间已经过去半小时,前线勘测的专家已经陆续到达会议室。

    副馆长。卢青在椅背后站了近五分钟,再次出声。

    旋转靠背椅猛地震了一下,差点向后倾倒,卢青眼疾手快地托住,关切出声,又做噩梦了吗?

    回答她的是漫长的沉默,久到卢青几乎以为上司又睡了过去,正yu开口报告外面的qing况,椅子转了过来。

    几点了?连续的熬夜使人疲惫到极点,连声音都变得嘶哑,徐泗揉了揉眉心,摸到满手心的汗水。

    卢青递上一早准备好的餐巾纸,近两点了,王教授他们带着各自的副手已经到了。

    她观察副馆长的表qing,眼神迷茫,找不到焦点,青白的脸色和下压的唇角显示出他现在的qing绪糟糕到极点,程度堪比博物馆失窃。

    徐泗深呼吸两口,胡乱擦了两把汗,把湿透的餐巾纸团吧团吧扔进了垃圾桶,甩了甩头,接着弯腰摸索,把随便扔在桌子角落的无框眼镜捡了起来,眼神顿时清明了许多,走吧,会议两点整开始。让我先去看看我可爱的宝贝儿们在照片里长什么样子。

    卢青的嘴角漫出笑意,这个刚刚过完33岁生日的男人之所以年纪轻轻就能坐到副馆长的位置不无道理,除却格外的人格魅力,就是这种从来不把任何qing绪带到工作上的魄力,很多资格比他老的同事老奶奶都不扶就服他。

    第一次的实地勘测结束,根据专家的汇报和意见整合,徐泗决定隔天跟着一起去查看查看,专家们对徐副馆长这种时不时要求同行的要求已经见怪不怪,大家都知道这个年轻人特别爱折腾自己,也就一口答应了,只是苦了周末约了相亲的卢青也要被拖着一起下乡。

    徐泗像是什么都规划完毕之后才想起来这档子事,出于对下属的人道主义爱护,他礼貌xing地说了一句,青青啊,你不是要相亲吗?要不周末就别去了吧?回头伯母又要说我耽误

    没想到的是,卢青这个平日里的工作狂这次居然一口回绝,好啊副馆长,那我明天就不去了,唉呀,你也知道,家里催得紧。

    诶?卢青青,你怎么能这么三言两语就放弃组织了呢?你的奉献jing神呢?党在看着你,人类文化遗产和jing神瑰宝在看着你

    卢青本人已经一溜烟跑远。

    徐泗望着她毅然离开的背影,张了张嘴,摇头叹息,看来工作狂的阵线又少了一位盟友。

    叮铃,手机传来一条短讯。

    卢青:头儿,外面下bào雨。记得打伞!

    徐泗脚步一转,去办公室拿了他的大黑伞,等出了大门,才发现像这种风力十足的bào雨,打不打伞基本一个样儿,顶多呵护个发型。

    等他好不容易挨到了馆里给他配的那辆过时大众车跟前,一进去,发现全身已经湿透,打开冷气,连打三个喷嚏。

    他发动车子,驶出地上停车场,这才有空回想起午休时间做的那个梦。

    算起来,距离他大学毕业整整过去了十年,其中因为坠楼伤到脑袋昏迷了一年半的时间,住了两年的院,醒来之后,他就经常做这个冗长的梦,长到牵扯了几生几世,脑袋里还住进了一个系统。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