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绅士 - 第八章 : 被按在沙发上狠狠的强暴 (HHHHHH 洁癖的禁欲医生(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寿宴上,觥筹交错。宋承然的读研赵导师因为今天的生辰能把所有教过的得意门生都聚集起来,高兴得很。

    即使一把老骨头了,自己也不停地在喝酒。看着往日最喜爱的学生宋承然,更是开心得让他多喝了几杯。

    这宴席上也有汪琦美,虽说不是这赵老师门下的,可她倒是因为和赵老师有些远方地亲戚关系,也给请来了。

    宋承然不胜酒力,已经有些微醺之意。见赵老师劝酒劝得厉害,只能无奈地多喝几杯。

    在他微仰着头喝酒的时候,汪琦美就往这边走了过来,手臂一晃,一样小东西就放进了宋承然的西装口袋里。

    …… …… …… …… …… …… …… ……

    林安这会正在窝里躺着煲剧,笑得厉害了,就觉得口渴。杯子的水已经见底了,她就拿着杯子想去楼下的水壶倒水。

    林安瞟了墙上的时钟一眼,已经接近午夜十二点了,怪不得自己困得厉害。

    “咦?”林安突然想起,宋承然还没回来呢。

    他到哪里去了?怎么这么晚了还不见人,难不成是……在别人家过夜?

    想到这里,她拿着水杯的手不禁用力了些。

    “哼,才不管他呢。”林安喝了一口水就准备往楼上走,这才刚走到了楼梯上,就听到大门口传来解锁的声音。

    宋承然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稍微年轻的男人,他是想搀扶着宋承然的,可宋承然喝醉酒以后也记得不让别人碰到自己。男学生反应过来后就毕恭毕敬地对他说,“宋教授,就送您到这,我先走了。”

    宋承然在一些高校也有些课程,那个年轻男人就是他所教班级里的一个学生,他是送因为喝了酒而没办法开车的宋承然回来的。

    宋承然道谢后,就把门给关上,走向客厅的沙发。

    林安这才发现宋承然走路走得有些飘,身上也有些酒气。外人一走,他就装不住了,有些烦躁的将领带往下扯了扯,直接两眼一闭倒在沙发上。

    眼看他就要摔到沙发底下,林安心一急就过去扶住了宋承然。他太重了,林安只能使着劲将他往沙发里边推了推,顿时整个沙发就被他修长的身体给占满了。

    “嗯……”宋承然因为不舒服而闷闷的哼了一声,整个脸都是红的,呼出的灼热气息尽数喷撒在林安的手腕上。她动作一顿,就开始细细的观摩着他的脸。

    宋承然的眉毛紧紧的皱在一起,低垂而浓密的睫毛微颤,带着点儿拒人千里的冷调,双眸紧闭着,高挺的鼻梁上也有些红红的醉意。

    平日里一直抿成一条直线的薄薄嘴唇,此刻正微微张着,嘴唇也是红红的,像是盛开的海棠花似的。

    “你到底喝了多少酒呀?”林安嘟囔着,看他难受的样子,就帮他把领带给解了下来。

    宋承然都醉成这样了,自己洗澡是不可能的了。她还是帮他脱掉衣服,再给他擦擦身子吧。

    当她把的西装外套脱下来的时候,一样小东西从口袋里掉了出来。林安一看,整个人就都错愕住了。

    那是一片四四方方的薄物件,是男人用的……

    林安胸口堵得厉害,喉咙发紧,一口气差点没喘过来,他果然是去外面找女人了。她攥紧了手,等松开的时候,手掌已经全都是深深的指甲印了。

    宋承然不是同性恋,也不是阳痿,他就是对她没有性趣。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反正都决定离婚了,宋承然的性生活也不关她的事了。

    林安拿着那片避孕套,直接丢进了垃圾桶里,然后转身就走。

    躺了一会后,恢复了些精神。宋承然微抬着眼皮,在朦胧的视线中,他好像看到林安扔了一件什么东西。

    等到看清那是什么东西后,他的身体突然变得僵硬紧绷,冷下脸,一股冲天的怒意立即充斥着自己的心头。

    她在外面有男人。

    或者说,她把男人带到家里来了。

    ……

    林安还是没办法将宋承然扔到沙发上就弃之不顾了,拿着扭干水的湿毛巾就重新回到客厅,却发现宋承然已经醒了,正襟危坐着,额间的刘海垂下来,令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周围的空气十分严肃的凝结了,不知道手臂为什么忽然的就冒起了鸡皮疙瘩。她咽了咽口水,就往宋承然走去,将手上的湿毛巾递给他“你醒来了?先拿着毛巾擦擦脸吧,我待会给你煮些醒酒汤。”

    宋承然低垂着头,放置在膝上的手并没有接过林安递给他的湿毛巾。

    林安就这么保持着手横在半空中的动作,她知道他醒着,就是不想接。

    她尴尬地笑了笑,把湿毛巾放在茶几上,“我现在就去煮醒酒汤,你等会就可以……”

    “舒服吗?”宋承然的嗓音低沉又带着醉酒后独特的沙哑。

    “什么?”宋承然突然其来地话语让林安有些摸不着头脑,她转过身就看到宋承然意味不明地表情。

    “那个男人。”宋承然黑沉沉的眸子里的东西根本没办法让人猜透,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他声音里的寒意却听得分外清晰。

    “让你舒服了吗?”

    林安一时不明白宋承然的话语的意思,“你在……说些什么?”

    她还打算继续装蒜吗?宋承然自嘲地扯起嘴角,声音更加的冷冽,“是不是在责怪我,没有满足你在性事方面的需求?”

    突然提到了“性”词眼,让林安忍不住想起刚才在宋承然外套口袋里发现的避孕套,她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眼睛也下意识地瞄向了垃圾桶的位置。

    宋承然冷哼一声,林安的手腕忽的一痛,还来不及反应怎么回事,她就被一股强大的蛮力扯了过去。

    天旋地转之间,自己就被摔到了沙发上,身体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弹了一下,就被一具宽大又热烫的物体给彻底压住了。

    笼罩在身前带着淡淡酒香的男性气息让林安脑袋发懵,她可以看到近在咫尺的男人俊脸,白色衬衫下包裹着块块分明的肌肉。解开了领口位置的纽扣,露出的男人性感的锁骨。

    她下身处忽然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湿湿黏黏的,像是……做爱时分泌出来的液体。

    “唔……”林安为自己的身体反应震惊的几乎说不出话来,直到自己的两只手被宋承然抽出来的皮带紧紧的绑在了沙发扶手上,脑中的羞愤才让她有了意识,“承然,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要绑我!”

    宋承然的眼里像是蕴含着惊涛骇浪,醉酒之后的他变得不再像平常一样冷淡,反而变得像蛇蝎猛禽一样的狂热危险,“你不是一直都想跟我做爱吗?”

    林安惊讶的睁大眼眸,她是想跟他做的,但那也是在提出离婚以前的时候。

    “今天,我就给你!”宋承然特地咬重最后几个音节,在看到林安的惊讶眼神后,全然不顾地径直拉下林安的薄薄睡裤,连带着内裤也被扯了下去。

    细细的腰肢,一双白嫩的腿立即暴露在空气中,大腿根处,只有少少的一些黑色绒毛,在往下就是粉嫩的小花穴,因为双腿被拉来的动作,花穴中间一条肉缝也向两边微微扯开,一条银丝从肉穴中流出,说不出的魅惑撩拨。

    宋承然目光深沉的盯着林安的下身,声音几乎是从紧咬的牙间挤出来的,“你就这么希望跟男人做爱吗。”

    “才不是!”林安红了脸,双手被绑,她只能乱踢着双腿,企图让压在她身上的宋承然离开。

    而宋承然却根本就不把她挣扎的动作当回事,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下身,他肯定看到了她下体流出来的水。林安忽然感觉全身都羞臊极了,急急地嚷嚷着:“你不许看!”

    “不许我看?”宋承然转眸,黑漆漆的眸子里带着深不可测的恼意,“那你想给谁看?”

    林安气急了,宋承然自己在外面找女人,她都没有拆穿,怎么现在又在她面前说这些没头没尾的话!

    “承然你……啊!”下身处突然插进来的异物让林安的话语变为叫喊。

    宋承然长长纤细的手指就着湿湿的爱液,刚插进去就被林安花穴的软肉给紧紧的吸附住了,就像是有无数张小嘴在含着他,舔弄着他的手指。

    他危险地眯着眼,从指尖传来的柔软湿热的感觉很是甜美,想必那个男人也是这么觉得的吧?

    “啊啊!”宋承然猛的将手指往花穴里推了进去,就不动了。林安小穴的嫩肉不断收缩吸吮着,稠湿的液体流得更多了,莫大的空虚感从两人接触的地方蔓延到林安身体的每根神经。

    宋承然开始抽动着手指,顺着林安下身的甬道往里面插着,搅动着。另一只手也在揉弄着她的花穴周围的娇嫩肌肤,揉着里面的小肉珠,以增加她的快感。

    她发丝凌乱,面色潮红的喘息,他却一直冷冰冰得看着她,眼里没有一丝情欲。

    真是,淫荡。

    “嗯…………嗯啊……哈……”从自己口中流溢出来的娇娇喘息让她羞愧难当,被自己喜欢的人抚弄着下体,林安早就溃不成军了,意识迷乱,身体变得酥软无比,小腰也在情不自禁地跟着男人手指抽插的动作而晃动着。

    “啵!”在林安在享受着宋承然带来的快感时,他的手指突然得往后抽了出去,紧致的小穴像是十分不舍得发出了挽留的声响。

    林安喘着粗气,泪眼朦胧的,下身的小嘴在不停的蠕动着,渴望着更加粗长的东西插进来。

    宋承然并没有脱掉裤子,只拉下拉链,将他硬邦邦的巨物从里面拿出来。他一手掐在林安的腰际,一手扶着勃起的性器在粉嫩的小穴外磨蹭着,沾取了些许她流出来的汁液。

    宋承然咬着牙,将胀痛的粗长性器顶住女人的穴口处,猛的往里面插了进去。

    “啊!”

    “嗯……”

    在插入的一瞬间,两人都发出了深度的感慨,宋承然这才刚插进去一个龟头,就进不去了,这无比的紧致软湿的感觉就让他差点败下阵来。

    他额头上已经渗出些细汗,太阳穴的青筋在跳动着,在等待着这阵酥麻过去后,他就将林安的双腿分得更开,压向沙发,腰部用力得向上顶去。

    “啊!好痛!”林安的下身被宋承然粗长的肉棒给占满了,甬道里满满当当的都是这根粗硬灼热的巨棍,处女膜被捅破,她刚才无处发泄的快感只剩下痛苦的挣扎。

    明显的阻碍让宋承然不由得一怔,在一瞬间的惊讶之后,理智又被满身焦躁的情欲给冲刷掉,他开始挺动着腰身,大幅度地抽插着小穴。

    宋承然分身头部的深沟,狠狠钻着林安柔软肉壁,深深浅浅的用力刮搔着嫩肉,他完全没有经验,只能靠着最原始的本能,乱无章法地向这紧致温软之处狠狠插去。

    “唔……啊嗯!宋承然……你快停下!”林安哭喊着,她没办法动弹,只能任由着宋承然在她身上攻城略地,感受着那恐怖肉棒带来的强烈痛感和欢愉。

    宋承然并没有理会林安的哭喊,他想要摸她的身体,按在她腰上骨节分明的手也在蠢蠢欲动着,有往上移的趋势。

    他承认,自己很喜欢林安的胸部,很柔软。

    宋承然下身抽插的动作不停,他压下身子,开始解着林安睡着的纽扣,可是越着急就越解不开。

    他所幸将她的睡衣从腰推了上去,林安睡觉时并不习惯穿内衣,这下子,她的白嫩胸乳就都露出来了。

    宋承然喉结滚动,抓住她一侧的乳肉就开始大力地揉弄,含住另一侧乳房顶端的朱红乳首,用舌头舔着、裹着,用牙齿不断轻咬着。

    “唔……承然,别……”林安根本看不到宋承然的性器,只能看到埋在她胸前啃咬的黑色头颅。她嘴上说着拒绝,脸上绯红一片,整副身体却变得粉粉嫩嫩的,像是在诱惑着宋承然更加卖力地干她。

    宋承然听着这娇滴滴的声音,下身的肉棒几乎又是涨了一大圈。

    “噗滋噗滋!”透明的汁液混合着鲜红的处子血从两人交合处撒了下来,两具肉体的拍打声,从男人裤裆中甩动的两颗囊袋撞着小穴,让快感爆发,愈来愈地蓬勃涨大。

    林安小穴内壁也一再痉挛不断地收紧,挤压按摩着蛮横抽插的肉茎,被挤出来的蜜液溅上黑色绒毛,两人的交合处变得黏黏腻腻。

    “嗯……我……不行了!”林安呻吟着,身体几乎软成一滩春水。

    “忍着!”一直隐忍着不说话的宋承然这时候也舍得开金口了,声音沙哑的厉害。他咬着他的白皙脖颈,留下一片湿漉漉的痕迹。

    “啊啊啊!”林安哪里忍得了,在宋承然不断的攻击下,下身穴口突然极度的收缩,积聚的快感在小穴处爆发。

    “唔……啊……”被干得高潮迭起的林安根本承受不住体力如此好的宋承然,眼眸逐渐涣散,竟然就这样被干晕了。

    宋承然只感觉一股热流浇在自己性器的头部,他身体猛的一震,接着抽插的动作更凶猛了。

    不知道又干了多久,他才射出一股浓稠的白浆,他闷哼着将性器抽了出来,等注意到了下身处沾染着的血迹时,他眼神颇为复杂地看向已经昏死过去的林安。

    作者红茶绅士:珍珠走起!≧▽≦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