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氧化太 - 迟来的师兄 女主她总是被操(仙侠 NP 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李碎在晚留剑的指引下找到他那让人不省心的师妹的时候,这场莫名而起的性事即将接近尾声。

    灵剑有灵,晚留剑在主人被人掳走,自己落入水中后,凭借一点点灵智,找到了匆匆回到客栈的李碎。

    李碎和沉意之不过在街上又闲逛了一会,两人言语间机锋试探几番,李碎便明白这姓沉的绝不仅仅是安南沉氏的一个普通弟子。而沉意之也晓得了,这师兄可和他傻乎乎的师妹不同,是个身上有些硬本事的人物。两人相看两厌,但偏偏因为某人不得不对对方笑脸相迎,心中均是憋闷恼火,话不投机,早早便散了。

    李碎匆匆回到客栈,想找“某人”解释清楚,最多不过赔礼道歉,却只看见屋室空空如也。挽留剑忽而自窗外飞来,绕着他飞舞了几圈。李碎心中便是一沉。他连忙祭出寒江剑,随着灵剑晚留的指引,去寻找自己出事的师妹。

    铜面人把霍野来掳去的地方正是南淮河下一处隐秘的水府。水府坐落在河道中废弃的暗穴中,隔绝了外界的灵气和河水,李碎废了好大一番功夫,才从狭窄的暗穴中找到水府所在。他还未从沙石中钻出来,就和一直守候在水府外,等候主人吩咐的铜面人撞个正着。

    在霍野来面前尚算凌厉的刀势在李碎面前简直如同纸糊的老虎,徒有个架子罢了。素日里性喜癖洁,极为重视衣冠整齐的李碎正懊恼自己的狼狈,这下可好,他找到了发泄的对象。寒江剑银光一点,剑气便如同它的名字一般,带着能将山中鸟雀惊走的寒意冲向铜面人。铜面人疾退,寒江剑知晓自己主人的心思,比他更快,更狠,徐风剑法左袭右截,叁五招就把铜面人制服。

    “说,我师妹呢?”李碎厉声问道。

    铜面人不答,晚留剑却绕过铜面人,直直冲进水府。李碎当下也顾不得整理仪容,叁两下缚住铜面人的灵力,又用灵索将他锁住,就直追挽留剑。

    晚留剑带着李碎在屋舍重重,窄巷宽廊的水府中穿行,很快就停在一处华贵的屋舍外,剑身不断震颤,似乎是发现了自己的主人。它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很快就静静的落在屋外的石桌上。

    李碎却还有事要做,他一脚踹开紧闭的屋门,就瞧见满地散落的女子衣衫,赫然便是今日师妹身上的衣物。当下又惊又怒,一剑便斩断拦在面前的帷幔。层层帷幔因被剑气撕碎而落下,露出床榻上相依偎的一对男女。

    “不知廉耻”

    他一发觉有人搂着那个女子,立即使出杀招。自己也不知为什么,没弄清楚对方是敌是友,便起了杀心,这是他习剑以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师兄!”被沉意之搂在怀中,披着男子青色衣衫的正是霍野来。她修为不济,自直到李碎一脚踢开屋门,斩断帷幕,骂出声来,才发觉有人闯入。此时她惊呼出声,似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来势汹汹,带着狠辣杀意的剑招。

    好在这实在不是她该忧心的事,那剑招直追搂着她的沉意之。

    沉意之早察觉有人闯入,早已将浑身赤裸的少女用自己的衣衫裹住,只是他自己还来不及穿戴整齐,李碎就已经杀过来。

    他抱着霍野来一转身,那些断开的帷幔就好像有了灵智一般,纷纷缠裹寒江剑。柔软,青翠的帷幔此时便成了坚硬灵动的碧色长蛇,虽然只是让寒江剑停下一瞬,却也让李碎看清了屋中情形,停下了攻击。

    沉意之此时赤裸着上半身,劲瘦的腰身坦露在外,他的外衫此时正裹在霍野来身上,少女云鬓微散落,莹润的脖颈上印着点点红痕。纵使裹的再紧,李碎也能轻易发觉她此时身上除了沉意之的衣衫外一丝不挂。

    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此时已经昭然若揭了。

    然而他除了惊怒之外,却多了一份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的伤心。

    然后他拿着剑,指着沉意之。

    “你为什么在这儿?你把她怎么了”

    “自然是野来为什么在这儿,我就为什么在这儿,至于其他的,还是让野来告诉你吧”沉意之依然带着如同山水般俊秀的笑,轻轻把霍野来放在一旁,说着一些似是而非的话。

    “你说”李碎看向霍野来,她脸上娇羞的红晕在那一刻深深的刺痛了他。一位美丽女子的羞涩无论如何都是动人的,更遑论他的师妹虽然愚笨,却仍算得上是个极为极为可爱美丽的女孩子。

    但他只是觉得那一份伤心更多了几分。寒江剑依然指着沉意之。

    “师兄,你误会沉兄了,他和我一样,也是被铜面人抓到这儿来的”霍野来此时身上还有些酸软,半倚着沉意之,解释道。

    “沉兄是为了救我,才会变成你看到的样子,要怪,也不能怪他,只能怪我自己功夫不济,被人捉来,下了毒蛊。”

    李碎心中冷笑,面上的傲然神色早已不见,才过了多久,她就已经只记得沉兄,不记得师兄了。

    “师兄······”霍野来嗫嚅道,她因为此时的气氛深感不安。被向来鄙夷自己的师兄看到自己穿着男子衣衫躺在人家怀里,这下他再也不能瞧的起她了。

    沉意之冲她柔柔一笑,握了握她的手,似在安慰。

    李碎莫名不想看这对男女依偎。“你的储物袋呢”他硬邦邦的说道。

    霍野来满地搜寻一遍。

    “好像是之前被铜面人拿走了”她更加不敢抬头。一件有淡淡皂角香味的衣衫罩在她身上。

    “你去洗······清洗一下,然后把衣衫换了。”李碎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套自己的衣物,抛给霍野来。他此时心中既生气,又伤心,还有几分自责怜悯。如果他没有拿话气她,那她此时说不定已经安然待在客栈里,正在和他笑闹。

    霍野来低低应了一声,拿着衣衫退到帷幔后。悉悉索索换好了衣服。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