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若 - 出格7 要吻(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陆君山本不打算理会梁颂的拒绝,却又看到她眼角晶莹的泪。于是气躁地骂了一声“操”,将鸡巴换成了手指,借着淫水的浸润,毫无阻碍地全送了进去。

    “啊嗯…”梁颂没忍住吟叫出声,陆君山的手指本就粗粝,且他一次送了两根进来,这冲劲儿丝毫不亚于鸡巴干进来的爽感。且陆君山的手指比鸡巴快多了,带着粗茧的手指每次都毫无保留地整根没入梁颂体内。

    “嗯…嗯啊……陆君山…”

    “这跟我拿鸡巴干你有什么区别?”陆君山恶劣地问道,他心里极度不平衡,自己胯间的肉棒硬得发疼,她倒是靠他的手爽起来了。

    陆君山坏心眼地抽出手指,小穴突然空了,梁颂极为不适应,小穴一翕一合地往外吐着水儿,可怜极了。

    陆君山低下头去吻了吻梁颂有些失焦的眼睛,说:“他这么伺候过你吗?”

    “嗯…?”梁颂不懂陆君山在问什么,但下一秒就看到陆君山埋进她屈起的双腿之间。梁颂羞极了,她夹紧了双腿,急道:“你要干什么…!”

    陆君山已经舔上去了,他的舌头重重地碾过半张的小穴,没几个来回,整个阴唇就毫无招架之力地瘫软下来。他一边拿大拇指快速地揉按着阴蒂,一边用另几个手指将阴唇拨开,露出一个艳色的肉洞来,他迫不及待地拿舌头打着圈地舔舐着。

    梁颂从未感受过情欲如此汹涌地一波一波袭卷上来,整个下体都被陆君山的舌头掌握着,像过了电一般酥酥麻麻地,裹着快感的浪潮一下又一下冲击着她的大脑。而陆君山也并不止满足于此,他嘴上的淫词浪语一句接一句。

    “你这屄怎么随便舔一舔就张开了?”

    “操,水真多,都流到床上了。”

    梁颂想合拢双腿,但陆君山的头发都把她大腿内侧扎红了,于是她只好将腿张开,这样一来,他的舌头插进穴里就更加没有阻碍了。陆君山笑得下流,他说:“就这么欠干吗?腿张得这么大。”

    “别…别说了…”

    陆君山听梁颂这声儿格外委屈,又凑上去到她脸跟前,问道:“傅祈安这么伺候过你没?问你呢。”

    “没有。”

    “那你这么伺候过他没?”

    梁颂羞恼极了,说:“没有!”

    陆君山心里舒坦,美滋滋地嘬了她一口。

    梁颂皱着眉,拿手背抹着嘴唇说:“你…你刚亲过那儿的!”

    陆君山闻言又狠嘬了她一口,说:“怎么的?你自己的屄我都不嫌弃,你还嫌弃。”

    “你别一口一个…”

    “什么?屄吗?”

    “……”梁颂不说话。

    陆君山问:“那怎么说?傅祈安想操你的时候不这么说吗?”

    “不说,他在床上不说话。”

    陆君山不屑得很,他说:“没用的男人在床上才不说话。”

    梁颂对此不做回应,虽然陆君山床上功夫一定比傅祈安厉害,但她内心并不赞同他这句话。

    陆君山用自己的额头贴住梁颂的,而后低声问她:“我想操你,拿鸡巴操你。”

    梁颂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湿润,她心里很奇妙,因为她发现自己并不那么抗拒陆君山了,甚至内心深处,她很渴望陆君山的操干。但她仍然有些犹豫不决,因为她知道,作为已婚的女人,张开双腿迎接丈夫以外的男人进入自己,是极为出格的行为。

    陆君山采取怀柔政策,他把鸡巴抵在梁颂穴口,来回磨她的屄,说:“你都爽成这样了,还有什么抹不开面儿的?”

    梁颂能清楚地感觉到陆君山的鸡巴滚烫,而自己的屄里越来越空,越来越痒。

    陆君山的大腿抵在床沿,屁股一挺一收,磨得梁颂忍不住张开嘴巴喘息着。她看着陆君山发了汗的额头,将手臂搭上了陆君山的脖子,说:“我想要你的…”

    陆君山在她搂上自己脖子的时候就猴急地插了进去,但他的龟头却卡在了梁颂的穴口,无法再更进一步。陆君山扶着鸡巴往里挺了两次都没能干进去,梁颂叫了两声疼,陆君山说:“屄真小,傅祈安是不是根本没把你捅开过?”

    梁颂听了这句话,下体一激灵,小穴深处涌出一股热流。陆君山借着这股淫水的润滑,发了狠往里插,嘴上问道:“嗯?是不是啊,傅太太?”

    “啊!”梁颂只觉得小穴被塞得满满,一丝缝隙也不剩,她轻轻吸着气,回他说:“嗯啊…是…”

    陆君山根本没想到梁颂会理他。梁颂搂着他的脖子,接着说道:“祈安没能捅开过我,是你把我捅开了…”

    梁颂是故意的,她红着脸,用平日里最贤良淑德的脸,说最浪的话。

    “浪货。”陆君山只觉得鸡巴让她这句话催得又硬了些,于是也不再准备一点一点让她适应了,而是捏着她的腰挺着胯将自己往里送,还恶劣地拍红了她的屁股,然后掰开让自己进入得更顺畅。

    明明爽到极致嘴上却仍耍着狠:“别这么用力夹,铁棍也给你夹断了。”

    梁颂爽得一直在哭,她吃力地接纳着陆君山的大鸡巴,一边承受着他又快又猛地操干,一边说:“啊…啊嗯…我没…唔嗯…我没夹…呜呜…啊…嗯啊…哦嗯…”

    陆君山的两只手伸到梁颂胸前将那两粒揉搓得通红,他手上布满的粗茧,每一处都将奶头刺激得更加挺立。

    “奶子也没给你揉过?也这么骚?”陆君山揉着凑上来吸住奶头,像婴儿吸奶一样,还说:“把你干爽了,你会不会有奶?”

    “还是你骨子里就欠干,嗯?”

    “陆君山…呜呜…我会被你操死的…”

    陆君山将梁颂翻了个个儿,而后摁在床上让她的脸紧紧贴住床单,下身的鸡巴更快地挺进,嘴上发了坏心地问她,一边问一边把她的屁股打得啪啪作响。

    “越打你这穴越软。”

    “你说你不是骨子里欠干是什么,嗯?”

    “陆君山…”梁颂看不到陆君山的表情,听他这样说自己,心里有些委屈,“你把我变成荡妇了。”

    陆君山低骂一声,一个没忍住,滚烫的浓精射进了她里面,他发出了一声长长地感叹,而后拔出了软了一些的鸡巴。

    白色液体几乎是喷涌着地从她的屄里溅射出来。

    陆君山看着梁颂的屄里流出他的精液,鸡巴又迅速硬起来。他将鸡巴塞回梁颂还没闭合的穴里,并不急着抽插,而是揉着她的后颈子,吻了吻她的耳朵,说:“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了。”

    “颂颂。”

    “那就做我一个人的荡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