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芋圆 - 第1章攻略哥哥和竹马 爱意收集攻略(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江沫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片雪白的天花板,脑袋晕晕乎乎带着宿醉后的疼痛,胸口更是憋闷地难受。

    她没急着起来,点开手上的智脑,开始接收这个世界的剧情。

    江沫是高维世界里快穿学院的学生,现在正在参加毕业考核,她抽到的内容,是去各个世界中收集爱意,等爱意收集完毕后,考核系统就会根据她的表现进行评分。

    按理说她的任务目标只是男主,但江沫是冲着评分S去的,男主男配和男反派,她一个都不想放过。

    眼下是个典型的言情世界,高富帅男主爱上了出身平凡样貌普通的小白花女主,门不当户不对的两人在经历了亲友反对、恶毒女配挑拨刁难和深情男配痴心守护等一系列狗血剧情后HE。

    她现在的身份就是原剧情中的恶毒女配“江沫”,同样出身豪门,是男主的小青梅,十六岁的时候出国留学,直到近期才回国,然而等她回来的时候,竹马易凌沉身边已经多了一个女孩白以微。

    江易两家有意联姻,从小“江沫”就知道,易凌沉会是她未来的丈夫,可竹马从来只是把她当作邻家小妹,相较而言,柔弱的白以微更加吸引他,彼时的二人还在暧昧阶段,尚未确认关系,直到“江沫”二十二岁生日宴会那天,易凌沉得知白以微车祸的消息,这才真的慌了。

    他意识到白以微对他的不同,急匆匆从宴会上离去。

    生日宴那天在场的很多人都知道,易父本来准备宣布”江沫”和易凌沉即将订婚的消息,然而这个当口,男主角却突然跑了。

    周围人的目光或同情或嘲讽,留下来的“江沫”尴尬又羞辱,却依旧强撑着笑容应酬来宾,直到一切结束后才回了房关上门,喝了个酩酊大醉。

    “江沫”的表现得体,赢得了长辈的一致称赞,而易凌沉则是接连几天未出现,再现身时,已经成了白以微身边的小跟班,狗腿地跑前跑后热烈追求,直到这时候,“江沫”才黑化了,往后便是一个劲地给女主使绊子,切切实实沦为了恶毒女配。

    看完剧情,江沫从床上爬起来。

    还好,这回切入的时间点是生日宴的第二天。

    白以微其实就蹭破了点皮,但易凌沉坚持让她留院观察,这时候他应该正在医院照顾她。

    不过白以微这个人性格怯懦,面对易凌沉的时候容易自卑,所以当易凌沉向她告白时,白以微下意识地便选择了拒绝,这反倒激起了易凌沉的逆反心理,后来还是黑化的“江沫”从中作梗,才让两人确定关系。

    可以说,要是没有“江沫”,他们两个还没那么快走到一起。

    当然现在不同了,小白花大可以继续磨磨唧唧地吊着男主,她也正好可以利用这份自卑懦弱大做文章。心动可能只是一时的荷尔蒙分泌过度,但感情却是个日积月累的过程。量变质变,有的时候只有一线之隔。

    易凌沉这个目标对象攻略起来应该不会难,真正需要费点心思的,反倒是那个男配……

    她弯腰捡起地上的一堆废纸,那是医院开的化验单。“江沫”自从回国后就总是感到头疼,起初以为是水土不服,并不放心上,直到疼得受不了才去医院做了个详细检查,昨天才收到检验结果。

    她的脑中长了个肿瘤,有很大可能是恶性,需要尽快入院接受治疗,但因为肿瘤的位置比较特殊,手术成功的几率不到叁成。

    生日当天,竹马为了另一个女孩抛下自己,命运又给了如此沉重的一击,“江沫”铁打的心都承受不住,这也促使了她后面的黑化。

    在原本的世界里,女配作天作地,惹了所有人讨厌,最后孤零零死在医院,连个看望的人都没有。

    江沫把化验单揉成一团扔进废纸篓里,利落的洗了个澡,顶着一张素颜下了楼,看到桌边年轻俊美的男人,和他头顶鲜红的0。

    那个数字代表的就是爱意值,满值100,很显然,现在的江沫在他眼里和路人没有区别。

    至少不是负的,她如是安慰自己。

    她若无其事地拉开椅子坐下,给自己倒了杯牛奶,转头便对男人扬起笑脸:“哥哥早安,难得看到你在家。”

    陆景深邃的眸子瞥她一眼,显然没想到她会跟自己打招呼。

    本着礼尚往来的原则,陆景也礼貌性地问候了一句:“昨晚没睡好?”

    “嗯,蛋糕吃多了,腻得慌,很晚才睡着。”江沫眉眼皆弯,她的五官精致,没有往日妆容的遮挡,这时候看起来格外干净清透。

    陆景知道她在说谎,虽然清洗过了,可她身上还残留着若有似无的酒味。

    他想起昨天易凌沉走后,这个女孩依旧挺直着背脊,仪态端方地和人交谈,名门闺秀的教养被她诠释地淋漓尽致。

    人前她是大家千金,端庄大方,刀枪不入,然而人后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陆景收回视线继续享用早餐。

    他坐姿笔挺,气质清冷,全身都散发着禁欲的气息,总是无意识地吸引着别人的注意。

    江沫毫无顾忌地盯着他看,目光直白地让陆景微微皱眉,好在她见好就收,四下望了眼,“爸和阿姨呢?”

    “临时有事,凌晨的飞机。”

    “好忙啊。”她感叹了声,“可惜我不是这块料,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劳烦哥哥多费心了。”

    陆景再次停下手中的动作。这是今天她第二次叫他哥哥,对于毫无血缘关系又交情浅薄的两人而言,他很不习惯。

    “你想说什么?”陆景干脆看向她,幽邃的眸子深不见底,薄唇抿出淡薄的弧度,看着便不好接近。

    江沫一点都不怵他,“我刚回国没几天,国内的一切都很陌生了,想找个人带我熟悉一下。”

    “你可以找凌沉。”

    “别提那个家伙了,现在想约他简直比登天还难!”

    她的神情态度都很自然,陆景不免愣了下。

    虽然江沫从没亲口说过她喜欢易凌沉,但除了易凌沉那个粗线条的,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她的心意。

    江沫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昨天凌沉哥突然离开,白小姐没事吧?”

    “我怎么知道。”陆景不耐烦,“你想知道大可以自己打电话。”

    “我倒是想打啊,他手机关机了,我又没有白小姐的联系方式,他们具体在哪家医院我也不清楚。”

    江沫有些委屈,“一声不吭就跑掉,身为宴会主人的我多没面子,好歹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呢,连个生日礼物都没有,易伯伯还悄悄问我是不是跟他吵架了,天知道我从回国后连跟他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她吧啦吧啦吐槽,陆景没兴趣听,喝完最后一口牛奶站起身,“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江沫仰起头看他,“哥,我说的事你还没答应呢!”

    她一双眼睛瞪圆,清澈的眸子里熠熠生辉,像是两汪清泉,映着他的影子。

    陆景依然不习惯她的称呼,拿起一边衣架上挂着的外套,表情冷漠:“我没空,你另外找人吧。”

    说完也不等她的回答,就换上鞋子出了门。

    “诶,少爷……”张嫂拿着食盒走出厨房,看着紧闭的大门喃喃:“这午饭还没带呢。”

    陆景有轻微洁癖,从来不吃外卖和食堂的食物,午餐都是张嫂做好了让人送去的。

    江沫弯眉笑得明媚动人:“张嫂给我吧,我过会儿要出门,正好给哥哥送过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