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翊 - 02.往昔 罪源(骨科,亲姐弟)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陆西沉比陆琂之大四岁

    从陆琂之记事儿开始,他就认识陆西沉了,她是除了父母最亲近的存在。

    也许是女孩子的早熟,陆西沉从小看上去就比同龄的女孩子出落的更为成熟,稳重。

    她是个合格的姐姐,这是陆琂之眼中的西沉。一向如此。

    那年陆琂之才4岁,走路都走不稳的弟弟,白白胖胖的婴儿肥,活像个软绵绵的水团子。陆琂之拥有所有人有艳羡的童年:富足的物质生活,高等的启蒙教育,爱他的爸爸妈妈,亲密的亲戚邻里关系,还有一个保护他陪伴他的姐姐。

    尽管陆琂之和陆西沉的父母奔波于工作,无暇陪伴陆琂之,但是有陆西沉陪着他,包容他,呵护他。确实陆西沉是个再合格不过的姐姐。只不过,这并不是被允许的。

    4岁的陆琂之和同龄的小孩子一样顽皮,一样的捣蛋,一样“无恶不作“——简称,熊孩子。尽管所有人都很疼他,也不是所有人都会容忍他一次次令人头疼的行径。

    有一个例外,就是他的姐姐。

    陆西沉是对陆琂之最包容的存在,无论陆琂之犯了什么事儿,陆西沉回家总会关心他有没有受伤,替他洗澡,换上干净衣服,然后讲童话故事哄他入睡。亦或者是挺身而出,站在家门口,昂着小脑袋,活像一只骄傲的小孔雀。她展开双臂,把上门“问罪“言言的人都堵在门外,用一副小大人的口吻,一本正经说道:”我弟弟今天身体不舒服,有什么事儿改天吧。“邻居悻悻然,没办法只能离开。

    陆琂之就趴在窗户上看着自己的姐姐,心里的得意劲儿,简直差点就要让他扶摇直上九天。

    那一年陆西沉8岁。普通孩子该上小学的年龄。

    陆西沉叹了口气,蹬蹬爬上楼,看到正在窗户边趴着看戏的弟弟。“言言,不可以给人家搞破坏。“

    “为什么。”陆琂之不觉得这是破坏,他只是觉得自己在开辟自己的小世界。

    “如果姐姐把言言最喜欢的玩具弄坏了,言言开心吗。”

    陆琂之如黑曜石般晶亮的眸子暗了暗,他眼珠子骨碌一转,随即绽放了一抹再纯洁阳光不过的微笑,振振有词道:“姐姐不会的,虽然言言很喜欢玩具……但是如果姐姐喜欢,玩具都给姐姐。”

    陆西沉语塞了。她不想要玩具,她苦笑。

    “姐姐笑笑……言言听话……”陆琂之拽着陆西沉的衣角,似乎是在撒娇,又像是在认错。稚嫩的话语让陆西沉心里觉得舒缓了许多

    “好,弟弟听话。”陆西沉摸了摸弟弟的脑袋。她只是希望弟弟可以开心一点,听话一点,这样她会好过很多。

    陆琂之快乐的童年生活,没有一丝阴霾。

    我们每个人也许都有一段美好的童年回忆,这样的回忆,直到许多成年人长大乃至迟暮,都会成为治愈我们风尘仆仆内心的灵丹妙药。也许我们会感叹岁月静好,也许我们会感叹上天的恩赐。但是孩子是没有必要负责的,不需要为柴米油盐发愁,不需要为人际关系苦恼,也不需要为一些莫须有的流言蜚语糟心……他们的责任是吃好,睡好,玩好,负责快乐,负责走向负债累累的成年。有些时候只有当自己长大了,回头去看那一段看似纯洁无暇的伊甸时光,才发现暗中一直有人为自己负重前行,似乎所有的美好都建立在了某些替自己在黑暗中掌灯的人的肩膀之上。

    翌日

    陆家夫妇平时除了晚上从公司回家吃饭休息,平时基本都看不见他们的影子。难得的休息日,作为东邻西坊公认的模范夫妇,也不忘邀请邻居们来家作客。

    “老方,你家言言又把我家窗户砸了一个洞。”隔壁刘姨一向是大大咧咧的。

    他们随意谈了什么,正谈至孩子的问题,刘姨顺口提了句。她话锋一转:“不过最近倒是很乖……还是你们家女儿说的话小孩子肯听……你是不知道,言言可太可爱了,这孩子鬼机灵,哄的大家伙都开心”

    方慕听了前半句话,攥紧了手里的杯子,她指尖捏的发白,再往后邻居和自己叽叽喳喳聊的她都听不见了,只觉得一股羞耻感几乎要把她压倒。

    那个死丫头,定是她唆使的。

    “老方,喂,老方你想啥呢。”刘姨摇了摇方慕,“问你话呢,你家姑娘怎么还不去上学?最近怎么也不见她……“

    “呵……呵呵,”方慕干笑了两声,“丫头快去了,正在安排。”

    “哦……你家姑娘挺乖巧的……”刘姨小声咕哝了一句,“你家也不缺人脉不缺钱呢……怎么搞的,那么聪明的小姑娘。“

    “她不想去学校呢,小姑娘心可野了。”方慕听见了,补了一句。她几乎无法继续强撑笑意。

    “哦……那可真奇怪。”刘姨心里直泛嘀咕,只觉得‘人不可貌相’,不禁叹惋“可惜了。可惜了。”

    “对了,前两天我同事送了些难得的水果,我洗洗给你尝尝。”方慕急急起身,想掩饰掉此刻她的不得体与狼狈。

    “哪用那么麻烦哟……”刘姨起身,笑挽着方慕,“叫佣人们去不就好了。”

    “要的,要的。他们弄得,我可不放心。”她捏了捏衣角,深吸了一口气,转而拍了拍刘姨,“你可是我们的贵客。”

    “哟哟哟…哪能这么说哟!那可真是麻烦你了,难为你这么客气了。”刘姨被哄的很开心,咧嘴笑了起来,也不阻拦了。她感激的看了方慕一眼,不禁羡慕起来。像这样家庭,环境优越,丈夫如此优秀,还继续在外打拼,妻子也是这样的勤劳好客,没什么架子。夫妻两感情好不说,居然还有一对那么乖巧的儿女,虽然女儿不听话,但小孩子都是如此嘛……真是人和人是比不得的……她想到了自己家经常不回家的老公,眉间不禁攀上了一抹愁色。唉!

    楼梯拐角处的少女呆滞了,阳光背面的墙体投下一片阴影,少女藏匿于阴影之中,把楼下的对话尽收耳底。

    匆匆送客过后,陆琂之被送上了二楼房间,佣人被吩咐陪伴着少爷。

    陆琂之高举着玩具飞机,一阵风似的来回在房间里穿梭,“你快点呀,跟上我。”陆琂之不满意的撅了撅嘴,“你没有姐姐好玩,姐姐都会跟着我的。姐姐还会带着我上房顶!“小男孩眼中放出了光。

    “小少爷,您慢点!”佣人吓的脸色青白,生怕这个小祖宗碰着磕着。她不敢顶嘴,小心翼翼擦了擦额头的汗。

    “姐姐!对了,姐姐!“陆琂之扔下飞机,小短腿儿溜向房门口,”我要找姐姐玩!“说罢,他想踮脚拧开门把手。

    “少爷!“女佣更为惊吓了,“不可以……”她冲过去,紧紧捂住门把手。汗水又从她额角溢出。

    “呜……”门外,像小猫似的呜咽声不合时宜的传进陆琂之的房间,断断续续的,听的不真切。倒像是春天门外那些流浪猫的叫声。

    “什么声音?”

    “唔……大概是……楼下的小猫……没的吃了吧。”女佣吞吞吐吐,挪的离门更近,手里更是紧了紧把手。

    “小猫没得吃……好可怜啊…..”陆琂之低下了头,“那我们给它送吃的好不好。”陆琂之祈求的摇了摇女佣的手……

    “等一会,少爷等一会下去。”

    “为什么?”

    “呃……”

    “你不说我现在就下去了。”

    “不可以!”女佣整个人挡在门前,“少爷再等一下,现在不行。”

    “你这个人真奇怪,如果是我姐姐,一定现在就带我下去了,珍珍的猫粮还有好多好多好多……可以给楼下的小猫喂点的。珍珍一定不会介意的……”陆琂之以为是女佣担心自己家的猫咪没有东西吃,小手笔画了一个大圆。

    “是是是……”女佣忙点头称是。“所以,少爷等一会再下去吧。求您了。”

    “你真奇怪,这事儿为什么要求我?我不去就是了,这个家的佣人动不动就是求我这,求我那,姐姐从不会说。”陆琂之摇了摇头。一屁股跌坐在床上,“姐姐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陆琂之谈起姐姐,黑葡萄似的眼睛更亮了。

    陆琂之下楼的时候,他找了好几圈,楼下没有什么流浪猫。珍珍袅娜的从厨房扭了出来,舔了舔陆琂之。

    “猫呢……刚刚一直在叫呢,猫咪走了吗。”陆琂之低头摸了摸珍珍,“珍珍,是你吗?”珍珍是一只布偶,眼睛是极好看的蔚蓝色,像是藏了整个宇宙星辰。她用大尾巴扫了扫陆琂之。

    “你真调皮。”陆琂之抱起珍珍,抵着珍珍粉扑扑的小鼻子,亲了一口。“我还以为是流浪猫饿了你,是你饿吗?”陆琂之自顾自的和猫咪对话,“给你,喜欢吃吗。”

    珍珍舔了舔陆琂之的手,对他手上的鸡肉只是闻了闻。

    “你不喜欢?”陆琂之提起鸡肉到鼻子边,想闻出个所以然来,“你以前最喜欢吃这个了呢。”

    珍珍饱了,珍珍从不虐待自己,饿了就吃,困了就睡,所以长得白白胖胖。珍珍就着陆琂之脚边睡下,大大方方的袒露自己的小肚子,尾巴勾着陆琂之的脚踝。

    “除了姐姐,就你最好了。”陆琂之揪起珍珍肚子上的一撮毛,然后摸了摸她的肚子。

    楼上,陆西沉的房门紧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