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若 - 猎物终 要吻(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江岸原本只是想哄她帮自己解开皮带的,可何湾的举动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眼前香艳又淫靡的场面不断刺激着他的感官,他按捺着不动,想看看何湾还能做到什么地步。

    可天不遂人愿,他喉咙里的干渴越来越盛,特别是当迎上何湾充满渴望的眼神的时候,她像个引颈就戮的猎物,预备着将自己的命脉完全交付到他的手上,让江岸占尽了上风。

    江岸终于按捺不住冲动,俯身吻住她,他的吻落在她的颈窝与喉咙各处,炽热的呼吸喷洒在上头,引得那白嫩的皮肤起了一阵颤栗。江岸并不多流连,他的吻逐渐向下,在下巴刚碰到乳尖时,低头将它咬住大力吸弄。

    何湾一开始还在叫疼,但没过几秒,声音就软成了一滩水一样:“啊嗯…啊…江岸…唔嗯…你,吸得太用力了…我又…嗯啊…没有…没有奶水…”

    江岸正拿舌头裹着何湾的乳晕,牙齿轻轻咬过那一颗樱红的乳头,闻言说:“是啊,何湾的小穴里才有水,满满的淫水。”

    何湾听不得江岸拿那么正经的脸说荤话,一听穴里就又开始分泌淫水:“呜…你好下流…!”

    江岸滑下去吻上那流满了汁液的小穴。他先是含住其中一片阴唇用力吮吸了几下,而后拿舌尖轻轻舔弄着阴唇内侧,那是何湾最敏感的部位。

    “啊…江岸……好爽…啊…啊哈…太,太激烈了……”何湾此时条件反射地想要夹紧双腿,江岸却不让,而是将她的腿按住,保持大开着的迎接姿态,中间那小小的肉洞随着两条腿打开的弧度也张开了些,里头的肉壁来回绞着,不断往外溢出淫水,江岸将那些汁水悉数吞下,还不时将舌头伸进穴内挑逗,鼻背则蹭上了穴口上方的肉珠,那是何湾的阴蒂,此时正挺立着,已经充血成艳红色,像几乎要吞没了何湾的欲火。

    “哈啊……江岸…嗯…啊…啊好……”何湾怕自己声音太大,只能捂紧了嘴唇,发出些“…唔…唔嗯…啊哼…好爽……”

    “好多水啊。”江岸抬起头来,有些调笑地说:“何湾的小穴真下流。”

    何湾半躺在桌子上,眼里含着泪珠,这样子瞧着格外可怜,让人想恨不得立刻疼爱一番。但她此时却大着胆子睨他,“那江律师喜欢下流的小穴吗?”

    江岸被她这句话勾起了一股冲动:“喜欢,喜欢到恨不得立刻操进去。”他说着,抓着何湾的屁股,往前顶了顶胯。

    何湾感觉有坚硬透过柔软的西裤面料抵上她的屁股,她脸颊一红,心跳都加快了些,支起身子去解他裆前的拉链,何湾将手伸进裆里,隔着内裤摸上江岸胯下那根,好硬!何湾又兴奋了些,她的手上下动着,而后灵巧地拨开了江岸的内裤,将那根已经充血直立的肉棒从侧边放了出来。

    何湾有些意乱情迷,她闭上眼睛将脸凑过去蹭了蹭,这么大的肉棒,要放进她的小穴里面,得是什么感觉啊。她等不及了,于是睁开眼睛昂头看向江岸。

    何湾的脸只与江岸的肉棒齐平,她仰视着他,完全处于被掌控的地位。可江岸想吻她,却只能低下头,先对她俯首称臣。于是他明白了,他才是那只猎物。而何湾用自身做了诱饵,织就了一个名为温柔乡的陷阱,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捕获。箭明明搭在他的弦上,但他甚至还没来得及放弦,就掉入了猎人的陷阱里。

    “接下来,就任你处置了。”猎人说。

    江岸拉过她的双腿掰开,粗硬的肉棒抵住何湾温热的穴口,在挺腰将自己送进她体内之前低下头吻了吻她的眉心,说:“凭你吩咐。”

    “啊!”两人身体相融的那一刻,何湾难耐地叫出了声,江岸也低哑着泄出一声浓重的喘息。

    “太大了江岸…好胀啊…小穴被填满了……”江岸又往里顶了顶,让整根肉棒都没入何湾的肉穴里,何湾像浮萍一样,只能抓紧他的小臂,才不至于被他的动作顶得后退。

    “呜呜…江岸你出去…小穴吃不下了…好难受…”何湾感觉穴里的每一寸肉壁都被撑平了一样,下体满满胀胀地难受极了,她流着眼泪撒娇。

    江岸抓着她的脚腕将她两条腿往两边掰开,好让肉棒能不被小穴里的肉吸得太紧,他略微撤出来一些,说:“反悔了?”

    不等何湾多喘口气,江岸的肉棒又狠狠地顶了进来,说:“那也得等我操完了你再说。”

    就这样来来回回,何湾的小腹被皮带上冰冷的金属搭扣这么反复撞着,反倒让她想起江岸此时操干她的模样。她自己下半身没有半分遮挡,而江岸全身都是齐齐整整的,甚至袖箍都还好好地,维持着主人的优雅,唯有皮带下方,那根粗长到嚣张的性器能显出他此时的欲望。

    这个优雅冷漠的判官,这个从不动情的判官,此时失了分寸,正伏在她身上,大力操干着她。

    “江岸…江岸……”何湾胸前那对奶子随着江岸的动作剧烈地晃动着,何湾双手握住它们,揉捏着淫叫:“操我……江岸…操得我…好爽…啊…啊嗯……小穴都被你干到底了…呜呜江岸…小穴好满……”

    江岸将她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肉棒上往窗前走,何湾的身体随着他的步子一上一下,将他的肉棒纳进来又颠出去,差点没忍住直接喷了。

    江岸却突然抽出肉棒,将何湾反过来按在落地窗前,而后抬起她一条腿,从她身后对准那被蹂躏到泥泞的穴口一干到底。何湾感到冰冷的金属贴到自己的后穴上,顿时一阵颤抖着喷出一股阴精。但江岸的肉棒将她的穴口堵得严丝合缝,那股阴精就全喷洒到他肉棒的前端,而后江岸往上顶起胯,又借着力用肉棒将那精水又送回了她小穴深处。

    何湾的上身被他操得紧紧贴在玻璃上,一对挺翘的奶子几乎被挤平了,何湾为了迎合江岸的操干,踮着脚将屁股高高翘起,让他每一下都能顶进最深处。

    但她刚刚潮喷,多少有些力不从心。此时正努力收缩着小穴,夹紧江岸的肉棒,“操快点…啊…啊……啊…再用力…再操操我…呜呜……江岸…小穴要给你操烂了…何湾要被操坏了…呜呜江岸大坏蛋嗯……操得我好爽…”

    “坏了就拿肉棒插进去给你堵上。”江岸加快了插穴速度,却没有减轻多少力度。何湾借着力气在江岸操过来的时候往后顶着屁股配合他,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被撞软了。

    “何湾。”江岸叫她的名字。

    何湾想回过头看他,却直接被封住了唇。江岸一边疯了似的伸出舌头扫荡她嘴里的空气,一边身下的肉棒也将她的屁股拍得啪啪作响,做着最后的冲刺。

    何湾眼睛水汪汪地,顶着一张被吻到红肿的嘴唇看着他,江岸连心神都荡了荡,他最后将肉棒插进去,混着白色的滚烫浊液被射进了何湾体内深处。

    “何湾。”江岸又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嗯?”何湾这才分出心神来看他,她才发现,江岸并不像她以为的那样齐整,他发丝有些凌乱着垂下来遮住额头,看向她的眼神像一汪深潭。

    “何湾…”江岸又叫她。

    何湾搂紧了他,凑过去吻他的眼睛,说:“我在。”

    江岸紧紧环住她。

    幸好,他也得到了猎人的垂怜。

    ——分割线——

    我有点话说,就是,小说归小说袄,姐妹们现实中有性生活的话一定要记得:1.必须戴套!2.戴套也不能内射!

    要保护好自己!

    然后,本来说要写成那种勾勾搭搭有性张力的。就是,江岸本以为何湾是猎物,但是何湾只是更聪明的猎人。本来想表现出两个人之间的博弈和权力倒置。但是由于本人能力问题,可能写得不够清楚TT

    我以后会更加努力的(握拳

    下一个小短篇还在构思当中,不知道先写哪个,想让大家帮我做个选择惹。

    A.被招安的山匪勾引丈夫出轨的良家妇女

    B.去酒吧猎艳结果遇上了前男友的死对头

    C.想看的其他类型

    ps:首-发:po18bb. (ωoо1⒏υ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