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若 - 『bl』如果你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小少爷Ⅰ第 要吻(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说在前面

    首先道个歉,对不起大家,出格今天没更。

    不是故意要把气氛弄得很沉重昂,一个是我个人不喜欢失约,还有就是真的怕大家在等,然后没等到会失望。

    我是真心想好好写文的,让读者失望会很难过,生怕你们就离开了。

    不是卡文,出格接下来的剧情都想好了,但是今天叁次元发生了一些很泄气的事,所以一整天都没空出心思来写,昨天写了一些,字数不够发。所以存稿是多么重要啊,新手真的体会到了。

    这篇是之前失眠的时候瞎写的,因为存在一些18禁内容,也没在别的平台成功发出去过。想着答应大家要更新,总不能失约,就把它暂替出格发出来了。

    就像标题说的,这是同性的,可能会有人不喜欢看同性的,所以想提前写清楚。

    整理好心情再出发,明天依旧光芒万丈啊

    再次向等出格的大家致歉

    希望你们有个美好的一天,好梦

    正文——

    纨绔少爷x旦角儿大美人

    民国背景。

    你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小少爷,祖祖辈辈都是经商的,到你爷爷那代捐了个军官当,没成想乱世之下,借着那家底子竟成了称霸一方的军阀。

    你没继承到祖辈们经商的智慧,也没有驰骋军政界的手腕。所幸家中有大哥二哥和叔叔伯伯家的几位堂兄弟撑着,对你也并无期待。于是你整日里沉迷玩乐,声色犬马,顺风顺水,好不逍遥。

    这日你一时兴起跑进了梨园子里听戏,台上演着锁麟囊,戏词你都只能听个囫囵,更别提戏腔中的婉转情思了。但你却霸着二楼正对着戏台子的雅间,随着曲调摇头晃脑,一副沉醉于其中的模样。

    但身边跟着你的小堂倌却看明白了。你醉的不是戏,是那位唱戏的美人儿。

    小堂倌心想,这能上台唱的角儿可都是男人啊,少爷总算要放过金陵城中的姑娘,准备将罪恶的魔爪伸向男人了吗?小堂倌打了个寒噤,虽说权贵人家总是玩得更野一些,好男风也并不是破天荒头一回的事儿,但台上那位怎么瞧都不像是会心甘情愿给权贵喂葡萄的妖艳男孩啊?他又看向你,觉得怎么着也是“大郎,喝药了”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你并没理会那些个。一心只觉得台上那角儿眼波流转,风情万种,魂儿都要给勾去了,恨不得立刻将美人抱在怀里一亲芳泽,再好好疼爱一番。

    小堂倌还在试图提醒着你,说这位角儿身形高大,或许并不登对。

    你已是美色熏心,说自己并不是在意女人比自己高的老顽固,且美人身段绝妙,高大些又如何。

    小堂倌心说,你不是老顽固,你是小纨绔。而后才惊悚地捕捉到你话里的关键词:女,人。

    女人?

    什么女人?

    哪里有女人?

    知道你不学无术,却不想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小堂倌顿觉不妙,试图旁敲侧击地提醒你老顽固们定下的规矩:女人不能登台唱戏,所以旦角儿也是男人这件事。但台上曲声渐弱,已是一曲唱毕。你迫不及待起身就要往后台钻,小堂倌不敢说话,抱着起码在你挨揍的时候能挡一挡的想法,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你向来是风流惯了的,也不拘着后台会不会有换衣服之类不方便参观的画面,撩开门帘子就闷头往里扎。

    美人刚卸了沉重的头饰,此刻正对着镜子准备卸妆。你多骚啊,一进门儿看着人就浑话不断,孔雀开屏似的使尽浑身解数求偶。美人儿并不睬你,只在你的手按住桌上头饰一角时扫了你一眼。你是谁啊,千金万玉堆砌着养出来的富贵骄矜,从来都是别人看你眼色过活,于是你很理所当然地没有看出那一眼里的危险,继续开屏。

    小堂倌扒着门帘子,不敢偷看得太明显,生怕看到些这个年纪不该看到的内容。你的话一句比一句浑,自己察觉不出,小堂倌却在外头听红了脸。

    你见美人并不拒绝,以为事成了。伸着爪子就要去搂人家。哪知手还没碰上人家的衣角就被反过来按在了妆台上。美人掐着你的脖子将你往下按,各色名样的珠翠贴着你的脸,硌得你生疼。

    你打小就是娇生惯养过来的,皮肉细嫩得紧,丝毫受不得疼,当即没骨气地求饶,左一句好姐姐,右一句好姐姐地叫唤。倒不像是耍流氓被按住了,像是什么闺阁情趣似的。

    小堂倌还犹豫着这情形要不要上来解救你呢,你那张没把门儿似的破嘴又开始往外蹦些浑话儿,他顿时跑远了。

    你笑意盈盈,原来姐姐喜欢这样来,怎么不早说,我自当是无不配合的。

    身后人听了这话却像是沾了什么脏东西似的,赶紧松开了手。你也不觉得丢人,起来揉揉脸,知道今天事儿是不能成了,就捡了桌上一支金钗去,只说要睹物思人,改日再来听她的戏。

    从梨园子出来的时候才看到小堂倌,他看到你似是一惊,只道为何这么快就出来了。他还有没说的,比如往日和姑娘倒不见这么快就见人的,却见你满面春风,晃晃手里的钗子,只撂下句来日方长,且慢慢来便扬长而去。

    自那日后你便时常出入梨园。家里的长辈们听说你最近少往勾栏处去,只迷上了听戏,心下还稍稍宽慰,甚至开始夸奖你俗气的品味总算上升了些。

    梨园子的老板惯是个会溜须拍马的。听说你瞧上了个旦角儿,便安排着让人来陪你喝茶聊天。这种特权你向来受用,却不想大美人并不情愿。

    大美人被推着进了你的房间时,你甚至来不及为大美人竟是个男儿身惊讶,就被他气到发红的眼眶惹来一腔爱怜。

    美人就是美人,男身女身又是什么大事。你迅速接受了这件事,将人扶到椅子上坐下,小太监似的围着他转来转去地哄,直说他不喜欢,你今后再不安排了。

    大美人见你没有强迫的意思,面色稍霁。你色胆包天,嘴上应得痛快,心里却又起了旖旎心思。

    你将那龌龊心思向梨园子老板透露了几分,于是下次再过来时,就看到一个被绑了双手和双腿还衣衫不整的大美人在床上挣扎。甚至手腕处已经有了血痕。

    大美人头发散在身侧,额前几绺儿已经被汗浸湿了。他抬眼看过来,那双眸子里水波潋滟,他在向你求救。

    你嘴上安慰着,说要给人松绑,一双手在人身上游走来去,绳子没解下,倒是衣服解开了不少。大美人哪里还看不出来,这出戏就是你一手指导的,当即拿眼睛恶狠狠地剜你。但药力驱使他情动,那眼神在你看来不像威胁,倒像求欢。

    你挑起人的下巴,安慰着吻下去。大美人咬紧了嘴唇不许你的舌头作乱,你只好将手滑进他前襟,而后是一声几不可查的闷哼,你的舌头长驱直入,吻得缠绵悱恻。

    直到他回过神来狠狠咬了你的舌头,你才结束这长长的一吻。右手掐着他两颌,似笑非笑地说,明明喜欢我亲不是吗?

    你又探进他衣袍,隔着那条亵裤握上那尺寸可观的一根,又将亵裤扒下来,手顺着那个柱状物往下按了按,如愿引来那人一阵轻颤。

    “滚…”有气无力地一声训斥,反倒使你色欲又燃起些。你舔了舔嘴唇,不知是安抚他还是安抚自己那颗狂跳的心,说,我早前知道你是男儿身的时候就专去学过,你放心,不会叫你难受的。

    你不打算给人松绑,大美人身形高大,若真要扭打起来,你不一定占优。不如绑着,也更有一番趣味。但你还是心疼他的手腕,温声哄着,叫他别再挣扎,弄伤了自己。一边握住他前端,一边才将一根拇指粗细的玉势缓缓推了进去。才进去一半,就有些推不动了。你拍拍他的屁股,叫他放松些,然后将玉势往外抽,打着旋儿再往里推,也顾不上照顾身下人的反应,只想着赶紧扩张完,好能换上自己的。于是你毫无耐心地来回动着玉势,直到感觉那穴儿松软了些,才猛地抽出来,只犹豫了两秒,就放弃了那个稍大些的,拿起最粗的一根,在穴口蹭了几下,便顶着要往里塞。

    你还算是良心未泯,知道这下太突然,将玉势往人里头塞的时候,不忘腾出一手来照顾前头,且是加快了速度,想借前头的刺激冲淡后头异物入侵的痛感。

    大美人前后都被你操控着,没有精力再去挣扎。只在你将玉势推进深处时,他前头喷射出一股热液,颤抖着交代在了你手上。

    你觉得时候已到,将玉势拔出来时还听到了“啵”地一声,眼前的景象与这声音,无一不淫靡地刺激着你的感官,你褪去裤子,掰开那对饱满的臀瓣,一股脑就将那杆子长枪送进他温热的洞穴里。

    大美人是唱旦角儿的,嗓音在台上好听,在床上也婉转娇媚,听得你坚硬无比。

    你没忍住长叹一声,只感慨男人的滋味丝毫不比姑娘差,有了先前的扩张,如今这处是松软又泥泞,你毫不费力地贯穿着,一下又一下往里顶,竟像个毛头小子似的,交代得比往日快多了。

    身下的人也禁不住瘫倒,你又玩了两回,餮足后将人手腕的绳子也松开了。

    大美人气若游丝,却还存着一丝神智。直到察觉到你在为他的手腕上药包扎,确认已经没力气再对他的屁股做坏事的时候,才缓缓睡了过去。

    你只盘算着,这一夜夫妻百夜恩,觉都睡了,大美人再不情愿,你稍加哄骗,迟早也会心甘情愿地跟了你。

    却不想你美滋滋一觉刚醒过来,攻守异位,你成了那个被绑了手脚的人。

    大美人冷冷地看向你,生存的本能使你开始求饶。但奶奶都快喊出来了也不见大美人有一丝心软。

    你又说好歹也是做了一夜夫妻的。这不提还好,一提他就更生气。

    (于是大美人就用玉势将你玩了个爽)

    (大美人本来不想碰你,但你尝到甜头,并不觉得被压有什么不耻的,反而腆着脸勾着大美人对你做坏事)

    (于是大美人就自己将你玩了个爽)

    (happyingending了就是说)

    (后来还在大美人的妆台上玩了个爽,外头的客们等着听戏,屋里头的旦角儿撩开衣摆,将你按在妆台上,一边逼着你叫姐姐,一边让你叫不出姐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