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若 - 出格5 要吻(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我想要什么,夫人还不清楚吗。”

    梁颂听着,不自觉握紧了双手,指甲深深嵌进掌心,她却浑然不觉,只觉得身体里陡然生起阵阵寒意,几乎要穿骨而出。

    傅祈安为什么轻贱她,她尚未想出什么原因来。如今陆叁也理直气壮地来轻贱她,都当她是什么?

    “为什么?”这并不是一句诘问,事实上她也腾不出更多的力气去质问任何人了。陆叁色心正盛,听了这话下意识就要回她,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有欲望,能有什么为什么?

    却见梁颂神情有些恍惚,她抬起头来,眼眸里有点点水光,问道:“我看起来就这么人尽可夫吗?”

    陆叁有一瞬怔楞,他随即拧了拧眉,想说不是。梁颂抓住这个机会赶紧推开他跑远,在门口还撞见了两个同样穿着灰布军装的士兵,一看就是陆叁安排在这望风的——没有正规士兵会是那样的:站得七扭八歪,帽子斜着扣在脸上靠着墙打盹。以至于梁颂已经走进房间了,他们才后知后觉地站起身。

    两个士兵见状,着急忙慌地戴上帽子往陆叁那儿跑。

    陆叁还在原地站着,仍以刚才的姿势,微微低着头,表情掩在黑暗中,隐约间似乎很轻地笑了一下。

    “叁哥,那小娘们儿跑了!”其中一个士兵说着还往门口的方向指。

    陆叁侧过眸来,直接给他的头来了一下,说:“小娘们儿也是你叫的?”

    “呃?”陆灵摸了摸脑袋,赶紧改口说:“傅太太已经进大厅了。”

    陆叁转过身来看他,陆灵见状赶紧护住了脑袋,试探着说:“嫂…嫂子?”

    眼看着叁哥不说话了,陆灵琢磨着,他叁哥应该是很满意这个答案,所以逐渐把护着脑袋的手慢慢放了下来。

    陆叁走过来,把他戴得歪歪扭扭的帽子扶正了,说:“你现在已经不是山匪了,你是抚州政府的军人。这么不叁不四的成什么样子!”

    陆灵眨着眼睛,叁哥今天反常得让他不敢说话也不敢动。那个傅太太,不是,嫂子难道给叁哥下迷魂汤了不成?

    “阿灵。”正想着,陆灵听到他叁哥叫他的名字,他抬起头来应了声哎。

    陆叁沉吟片刻,问道:“你说,我这个名字是不是不叁不四了点?”

    “?”陆灵心中顿时警铃大作,只觉得自己的小命就攥在这个问题的答案上了。他咽了咽口水,说:“确——”

    陆叁挑了挑半边眉毛,陆灵接着说:“确实不能说是不叁不四吧?”他心想着,毕竟这名儿里不是有个叁吗?但他不敢说。

    “就是,听着不大厉害。”

    “嗯,确实是。”陆叁点了点头,将这个活派给了陆灵。

    “给我想个厉害点的名儿。”陆叁说着,戴上了帽子,正了正帽徽的朝向,随即迈开步子离开。

    “厉害的…”陆灵喃喃自语着,眼瞅着陆叁已经走远了,他边追边问:“要多厉害啊?哎叁哥,你等等我!”

    没等一周过去,就又有应酬的酒会要梁颂出席,说是来巡查的官员下午就要动身回金陵述职了,要为他践行。时间急得很,傅祈安都没能来得及亲自接她一同去,只派了两位警卫员,梁颂也来不及怎么梳洗打扮,只换了件衣裳就匆匆钻进了汽车后座。

    刚上车她就察觉出不对劲来,这两个警卫员面生得很。她眉头一皱,却立即舒展开来,状似无意地问道:“你们是什么时候调来做警卫员的?我怎么瞧着你们面生得很?”

    “嫂子…不是,太太,咱们俩一直都是警卫员,但之前都是在市政厅里当值,没来过府里。太太一时瞧着面生也是有的。”陆灵透过后视镜冲梁颂笑了笑,他额头沁出些薄汗来,差点说漏嘴了。

    梁颂盯着后视镜里他的脸好一会儿,而后又问道:“今儿这宴会在哪儿办啊?”

    “就在那个中央大官住的公馆里,比较匆忙,就没另外挑地方。”

    “嗯。”梁颂稍稍安下心来,不再盯着他们问问题,转头去看窗外不断后退着的街道行人。

    陆灵偷瞄了一眼后,见她已经看向了窗外,才终于放下心缓缓吐出一口气来。

    但没等他安心多大会儿,又听到梁颂说:“陆副官呢?也会到场吗?”

    陆副官?那不就是他叁哥吗?嫂子这是想他哥了!陆灵坐直了身子,煞有介事地说:“太太说的是陆君山陆副官吗?”

    傅祈安当初为了将军权和行政权都握在自己手里,几乎将抚州的部队全交给了陆叁管理,自己顶着市长兼副师长的主官,却连个参谋长都没分给他,只让他做自己的副官。原本照例副师长是不配备副官的,傅祈安破例这样安排,为的就是继续将陆叁拿捏在手里。

    “陆君山?”梁颂心下疑惑,她记得傅祈安手底下拢共也就陆叁一个副官。什么时候又多了个人?不对,傅祈安不会轻易动陆叁的位置。那就是……

    陆灵美滋滋地开口,印证了梁颂心中的猜测:“对,陆副官前儿个改了个名,往后不叫陆叁了,叫陆君山,君子的君,山河的山。”

    “陆君山…”梁颂反复咀嚼着这几个字,失笑道:“君子端方,温良如玉。他如何担得起君子二字?”

    “嫂子,我们都是粗人,不懂那些文绉绉的东西,但是陆副官他就是我们心里的君子!”陆灵迫不及待地要维护自己的叁哥,他接着说道:“叁哥当初下山的时候说,天下不太平,我们不能只守着别灵山,要去守全国的大好河山呢!”

    “别人都以为叁哥是为了当官挣钱,我知道他不是的。别灵山上当大哥的日子多逍遥啊,他在这儿总要跟人低头,还要被人家嫌弃不叁不四,没有文化,这才改了名字的。”

    “叁哥就是抚州的山,守着抚州,护着抚州呢!”

    梁颂听着,总觉得他描述的这人和自己记忆里那个人对不上。且这个警卫员怎么与陆叁,不是,现在是陆君山这么亲密吗?一口一个叁哥地维护他。

    她心下起疑,瞟了一眼车窗外,顿时凛起眉头,厉声道:“这不是去公馆的路,你们到底是谁?”

    “我…嫂子,咱们马上就到了,到了之后让我哥跟你解释。”陆灵慌起来,他踩紧了油门,梁颂被巨大的惯性带得撞到前座的椅背,又被一记急刹狠狠带得向后倒去,跌坐在后排座位上。

    老爷车终于停稳了。她撑着坐垫堪堪稳住身形。前排两个士兵已经早早跑下了车。梁颂头有些发晕,这车再开一会儿她可能就要很不体面地吐出来了。

    车外头,陆灵跑到陆君山面前,先是立正敬了个军礼,而后开始一五一十地汇报情况说:“报告!哥,嫂子在里面呢,她怀疑了我好几次,估计现在已经发现了…哦对了!她还主动问起你了,我估计是好几天没见想你了,嘿嘿!”

    陆君山透过车窗的玻璃看到梁颂脸色苍白,质问道:“陆灵,她脸色怎么这样?”

    “嗯…应该,应该是想你想的吧?哥我市政厅那边还有事我先走了啊!”陆灵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攥着小命一溜烟儿跑远了。

    陆君山没功夫搭理他,走过来打开车门,里头梁颂眼睛像要冒火了似的,恨不得拿眼神把他烧了。

    “还能瞪我,那就是没事。”陆君山伸出手来,要牵她下车,梁颂没好气地冲他翻了个白眼,他竟然让自己手下叫她嫂子,真是色胆包天,丝毫不知收敛。

    陆君山见梁颂不理他,低头笑了笑,又说:“新娘子吗这么娇贵?”

    “非要我抱你才肯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