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翊 - 04.星星(1) 罪源(骨科,亲姐弟)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你说什么?”

    “没有呢。”陆西沉回过头,微微笑着。她一半的脸隐在阴影中,另一半在昏黄的灯火下呈现出柔和的颜色。

    坦白来说,这样的姐姐是陌生的,又是熟悉的。

    陆西沉大多数时候都是强势,霸道的模样。记忆里的姐姐会傲气的拦住上面门'讨伐'的邻居,会痞笑着靠在校门口接他,会追在他屁股后面揍他……两个人追逐打闹,也会互相呵斥怒骂,彼此看不顺眼的时候也不在少数。,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姐姐逐渐展现了柔情与刚强并济的一面。以前虽然也有温柔的时候,但是随着时光流逝,从他只记得那个柔柔的,手忙脚乱叫他别哭的姐姐,那个在他磕着碰着,去吻他额头来安抚自己的姐姐的形象,由模糊又逐渐清楚,而又更加深刻……

    他更喜欢现在的姐姐,更惹人心疼。姐姐嘛,小时候保护弟弟,长大了就应该由弟弟保护的。陆琂之作为即将成年的男孩,有了这样一种觉悟担当。

    “言言,过来坐下。”陆西沉走到天台平台处,拍了拍身侧。仰头看着城市的星空。

    老实说,城市的夜晚因为灯火的旖旎而美丽,却也因此失去了自然的温情。如果去问陆西沉,为什么喜欢小时候城郊的星星与烟火,那一定是因为城郊的星空更为朴实、明亮。抬头就是整片宇宙星河,可以把整个人放空在其中。不用顾虑太多,也不用担惊受怕,就好像她本来就是属于那皎皎夜空,只是暂时的坠落人间罢了。

    可惜美好的东西对于陆西沉来说都不会久留,哪怕是那一片不属于谁的夜空,只是短暂的,暂时的,被她偷到了,仅此而已。头顶的星空,还是同一片星空,可是因为城市的灯红酒绿,显得那样的黯淡——那样不值一提。是呢,比起明亮的霓虹灯,微弱的星光又能算什么呢。人们只有在走至迷途末路时,才会感谢出现的一丝微光,并奉以为神,平日里,酒足饭饱之际,所有的光鲜都是习以为常,即使只是浮于表面,满足了温饱,那也足矣。

    不过,现在的她不用想太多,弟弟就在身边。

    少年已经褪去了幼年时的圆润稚嫩,脸颊下颚的骨骼棱角倒是描摹的他面部轮廓更加分明,弟弟是那种看上去就是阳光谦和的模样,只不过内里对谁都是疏离的很,从前这份疏离只是藏在与人相处之后再显露,随着年龄长大,这份疏离感便写上了眼角眉梢,让他那双干净的,琥珀色的瞳孔显得更为冷峻与坚毅。

    姐弟两最像的就是他们的眼睛,都是琥珀色瞳孔的桃花眼,不同的是,姐姐的眼睛更纤长,更为冷漠与不羁,而弟弟的只是单纯的如暖玉般温和中掺杂着一丁点的距离感。

    陆琂之隔着点距离挨着姐姐坐下,又觉得有些不妥,又往姐姐身侧挨了挨,姐姐身上散发出的温热气息隔着空气在陆琂之裸露的膝盖处萦绕。他歪着脑袋,看着姐姐,随着姐姐的目光看向头顶星空。

    “姐姐,很美。”

    “你在夸姐姐长得好看么。”

    少年倏地红了脸,“姐姐,你在说什么?我说这个星空。”虽然姐姐确实很漂亮……

    “和我们小时候看过的比呢?”

    陆琂之愣怔了,他定神看向星光微弱到几乎不可见的,乍一眼看只是一块黑色幕帘的夜空,摇了摇头。

    “小时候的星星比现在明亮,也要多。现在,星星少了,也黯淡了。”

    “不是星星少了,黯淡了,是杂尘多了。”

    她模棱两可的说了一句。

    陆琂之被姐姐说的一愣,这是什么意思……他看见,在姐姐的眼角余光中,流露出一丝他此前从未见过的柔软,甚至捕捉到了转瞬即逝的脆弱。随即这些他从未在姐姐身上见到过的情绪,就随黑夜湮灭,再无踪迹可循。

    是自己眼花了吗,从小时候开始,哪怕是姐姐对他温柔,姐姐身上和“坚强“这两个字是分不开的,姐姐脾气倔,性子火爆,自从高中毕业就极少时间回家,自己一个人在外住宿,费用什么的都不和家里要。在高中毕业前的一段时间,甚至连他这个弟弟都不理……大概是自己看错了。

    “我们小时候,也就像这样,在屋顶看星星。不过那个时候你还小,走路都磕磕绊绊,我就抱着你,你也不像现在这样坐在我身侧。就乖乖枕在姐姐腿上。”陆西沉引着弟弟的思绪流动。

    “我小时候调皮,总是给姐姐惹许多麻烦,姐姐总是抓住我的手。”

    陆西沉噗嗤一笑,“我的小霸王,亏你知道你调皮,如果不拉着你,还不知道你会干些什么坏事儿。”

    如果你磕着碰着,那我的日子……陆西沉眸色沉了沉,把这些回忆赶了出去,又恢复了平常的样子。

    “姐姐惹我的时候还在少数吗……”

    “臭小子,你说什么。”

    “我记得小时候姐姐比我高好多,跑的比我快。咱俩晚上去后院的林子里玩儿,姐姐你只顾自己往前跑,也不看看我……”陆琂之声音越说越小,“然后我跌了一跤……”

    关于这段的记忆,陆西沉已经觉得模糊。她微眯眼眸,好一会才想起来这是她10岁的时候的事儿。

    “姐姐也不回头,过了好一会才寻回来。”陆琂之似在撒娇似的,小声埋怨,“我还以为,姐姐要让我一个人在林子里呆一夜了。”

    “你也好意思提,那个时候多大人了,跌了一跤还像两叁岁似的,哇哇大哭。”

    “我那……我那是想让姐姐心疼心疼我嘛。”陆琂之吐了吐舌头。

    他颇不能理解为什么那段时间的姐姐对自己突然从哄着惯着,变成了欢喜冤家,偏偏自己身为弟弟,就是比姐姐少吃了那几年饭,就是吵不过她。两个人在一起,稍稍说两句都会吵得脸红脖子粗。倒也不是因此讨厌姐姐了,或许是出自孩子的稚气的胜负欲,非要让姐姐软下来哄哄自己才好。

    “姐姐不疼你吗?”陆西沉的指尖溜进弟弟的手掌——弟弟的手已经比她大了好多,自己的小手显得很是娇小。她用指尖拂过他的掌心,轻轻拨弄着,像是用羽毛在给他搔痒。她明显感觉到弟弟的掌心渗出了细汗,呼吸也不着踪迹的急促起来。

    身侧的人沉默了半晌。

    陆西沉抽出了自己的小手,缓缓说道:“我其实很怀念咱们小时候的时光。我们可以一起去池塘里捞鱼,一起跑到市中心去买糖,一起在雪地里打雪仗,一起爬隔壁邻居的屋顶……可以在泥塘里打滚,可以在仲夏的夜晚背靠着背看星星,可以在晚上给你讲故事哄你睡觉……”发生这些事儿的时候,至少她是单单纯纯的开心过。

    “现在长大了,都回不去了,如果一切都是小时候的样子该多好。”两个人的距离是亲密无间的。陆西沉一边说着,一边打了个哈欠,声音渐渐小了去。

    “言言,今晚早点回去吧。爸爸妈妈会担心。你明天不是还要上学?”

    陆琂之一怔,姐姐今天不留他了么……以往都会想着各种办法,让自己留下来陪她。“不……唔……晚点回去,今天姐姐生日,再陪姐姐一会。”

    陆西沉轻笑两声,应下了。她缩到天台一角,看着弟弟的背影,“那你记得跟妈妈说一声,别让她担心了。”

    她指尖轻轻叩击着水泥地。

    ----------------------------------------------------

    p.s.这章超长啊。码字构思码了两天,下一章我再看看修一修再发。存货不多了。然后以后就码多少发多少。感觉没什么人看。不过我也是第一次来这个平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