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百六十九章 错位之刑

热书推荐:情s诱惑 

    随着安南话音落下。

    标着数字“七”的卡牌,骤然化为了湛蓝色的光尘破碎。

    “正解……”

    这并非是腐夫所说出的答案。

    而是由安南注视着腐夫,悠然说道:“对吧?”

    腐夫沉默了一会,沉声重复道:“正解。

    “选择你的攻击点数吧。”

    “你怕了。”

    安南明明是身体被束缚于王座之上,却像是君临于此。

    他注视着腐夫,嘴角露出残酷的微笑:“你的确是怕了。

    “——这次姑且就砍你十刀好了。”

    安南说着,翻开了数字为“十”的卡牌。

    血红色的光流再度没入到遗忘之刃之中,灌入腐夫的身体里。

    腐夫的身体再度爆开数个血口。

    十次不同的死刑之痛,被导入了腐夫体内。

    祂丝毫不顾及体面,发出了凄厉的哀嚎。

    那并非是锐器割伤皮肤、血肉所造成的切割伤。

    而是被刀刃旋转着贯穿了身体。途径的血肉直接被搅碎,鲜血从中溢出、积蓄在深洞之中,透过被切碎的身体组织流向全身。

    安南认识这把匕首。

    这把造型极为诡异的匕首,并非是作为“切割”时使用的工具或武器而存在。而它如果说是钻头、刀刃又过于纤薄,轻而易举就能够折断。

    因为从最开始,它就不是用来攻击“有抵抗的目标”。而是用于“仪式”的献祭。

    “杯”之领域有一个仪式,叫做【为了忘却的记忆】。

    简单来说,就是用这种刀在自己身上开一个洞,等到伤口愈合后,再用同一把刀去杀死一只羊羔或是牛犊。如此一来,就可以彻底将“伤口被制造”到“伤口愈合”期间的记忆全部忘却。

    这本身算是一场血肉献祭仪式,因此具有“杯”之领域的特性;它同时还是与忘却有关的仪式,因此也可以用来祈求寂静领域的神术。

    在身上出现的“深洞”,可以被理解为是“埋葬记忆的孔穴”,是秘密流入到第三层历史的通道。被这种方式埋葬的记忆,如果没有仪式者之外的人知晓、就会被从世界上直接抹除。

    而在这把畸形匕攻击腐夫的同时。

    因为它“仪式刀”的特性、以及这场赌局的内容由腐夫指定,眼前的这一幕就满足了另一个仪式的需求。

    ——这也可以算是一场“神血献祭”。

    神明可以通过自愿献出神血,用于剥离自己的一部分神圣特质。无论是制造“使者”,亦或是圣化某个咒物、使其变成类似“骸骨公的钻心膛线”之类的神明咒物,都需要使用这个仪式。

    既然腐夫特地使用神明高于第一历史的特性,直接用本体钻入到了这个噩梦之中……假如能在这个噩梦中直接斩杀这个时间段的腐夫,那么真正的腐夫也可以被杀掉。

    但这个形态的幼年安南连超凡者都不是,手头没有贤者之石,更打不出来玩家海战术。完全不可能在噩梦中杀死腐夫。

    可就算杀不掉,安南也会要腐夫多付出一些代价。

    仅仅只是忘却一些东西,对于腐夫这种已经完全不要脸的人来说,根本就是不痛不痒;而忍受千刀万剐的痛苦,对腐夫来说也不算是什么,毕竟他少年时期经受的折磨也并不少。

    安南打算利用“腐夫自愿流血”的这一幕来构成神血仪式……直接从腐夫身上夺取力量。

    这并非是窃取——而是抢夺。

    “你感觉如何?”

    看着刚刚结束哀嚎的腐夫,安南坐在王座上,眼神冰冷、嘴角愉悦的上扬:“是不是开始后悔了?”

    “已经……打出四张牌了。”

    腐夫喘息了一阵后,低声说道:“还有十一张。

    “越是到后来,才越是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