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百七十一章?与我为敌?

    随着十四道红光划破天际,照亮昏暗的石室。

    腐夫再度发出了痛苦的悲鸣声。

    这次安南并没有感觉到,之前那种像是进入噩梦时般的眩晕感。

    因为安南从腐夫那里夺取的力量,再加上腐夫经受十四重死刑时的巨大痛苦,已经让腐夫变得虚弱异常。

    随着腐夫能力的虚弱化,他使用偶像学派的法术,制造这种类似“固有结界”一般的虚拟决斗场,也被安南直接打破。

    也就是说……安南并非是被腐夫重新释放了出来。

    而是直接暴力的将腐夫的游戏空间彻底摧毁、撕碎!

    在安南重新回到地下室之后,他立刻被“德米特里”关切的扶住。

    而在他对面的腐夫,身体却是猛然晃了一下、险些站不稳。

    下一刻,在祂身上骤然浮现出数十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就连内脏都被击穿。他整个人就像是漏水了一般,快速的瘪了下去。

    鲜血宛如泉涌,从腐夫体内迸溅而出,白袍瞬间被暗红色浸没。浓烈的芳香在整个地下室中流淌,让周围的冬之手神智变得恍惚起来。

    腐夫扶着身边的桌子,过了好一会才重新站了起来。

    之前他的左手撑住的地方,留下了一道血手印。在他的左手离开后,粘稠的血手印迅速干涸,化为一个在烛火之下微微反光的印记。

    “【敢赌吗,陛下?】”

    安南笑眯眯的看向喘息着的腐夫,发出阴阳怪气的声音:“你觉得呢,大人?”

    “……可以。”

    腐夫哑着嗓子应道:“愿赌服输。”

    他的面色原本就很苍白,双眼则被白玉色的王冠遮蔽,因此看不清他的脸色。但即使如此,也能明显感觉到腐夫变得虚弱了起来。

    无论是腐夫,亦或是安南。

    他们心中都已经清楚。

    在这次噩梦中,腐夫所谋划的阴谋,都已经不再成立了。

    他在噩梦中,原本就没有什么办法能影响到安南。

    即使在这里直接杀死安南,对安南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

    唯有使用千面幻塔的赌斗规则,借用“好运小姐”的力量形成仪式……并使双方“自愿”加入这一仪式。

    只有这样,才能将噩梦中的伤害投射回本体。

    因为腐夫本人并非是这个噩梦中的存在。他是使用神术,直接强行介入到这个噩梦中的“局外人”。

    他是具有实体、具有神力的。

    但即使如此,他也不可能直接在噩梦中杀死安南他们。毕竟这不是异界级的噩梦,即使在噩梦中被真正的神明所杀,至多也只是算作死去一次、从噩梦中掉出来而已。

    因为这个噩梦仅仅只是困难的级别,更是没有“重演”的特性。在净化者死去之后,甚至都不会忘记这个噩梦中发生的事。

    ——但是,透过噩梦直接杀人,也并非是完全不可能办到。

    虽然在噩梦中“被他人造成的伤害”不会影响到本体。

    但是在噩梦中“自愿付出的代价”,却是有意义的。

    比如说,如果在噩梦中使用神秘知识、或是布置仪式。这当然不可能由噩梦中的“可操作角色”来付出代价,而是由噩梦外面的本体来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