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百七十三章 游戏:勇气之数

    在腐夫说出,“这一局,什么都不赌”的时候。

    无论是安南……亦或是腐夫自己,心里都非常清楚。

    ——腐夫已经怕了。

    虽然从理性上来说……腐夫其实并不认为,以萨尔瓦托雷的智商,能够从自己手上获胜。

    但上一场,腐夫与安南进行的那场游戏中。他输的实在是太惨了……现在回想一下,他最开始感受到的那丝“或许能够胜利”的错觉,同样也是安南故意给他的。

    那么或许“看似无法战胜自己的萨尔瓦托雷”,也会是安南留下的另一个陷阱。

    在上一局的游戏中,腐夫开局就被打了一张“十五”。

    但之后,却是“十”。

    在那个时候,腐夫心中其实是升起了一丝胜利的希望的。

    因为腐夫非常清楚,“十四”同样也是安全牌。

    假如安南真的能够知晓一切的话,他就应该知道——从十到十五中、除了最开始选定的“十二”之外,全部都是安全牌。

    正是在那个时候,安南没有选择较大的数字,才给了腐夫能够获胜的希望。

    ——会不会是安南也不能确定所有的牌,所以才选择了更不容易被卡芙妮选中的牌来攻击自己?

    可一直到结束时,腐夫才意识到……安南故意不先打出“十三”和“十四”这两张大牌,就是为了能够不让他立刻就绝望。

    这个世界的扑克,并非是以“红桃、黑桃、红心、方片”为种类的,而是“杯”、“权杖”、“币”、“剑”为四种花色。它同时也预示着“持杯女”、“老祖母”、“银爵士”、“红骑士”四位正神,因此可以作为一种仪式道具来使用。

    而每一类的十一至十三这三张“大牌”,都有不同的花色。

    比如说在圣杯牌中,就是“王子”、“王后”与“国王”。

    而在权杖牌中,就是“幼子”、“父亲”、“祖母”。

    但在所有的卡牌中,都有两个打扮滑稽的存在。

    一个脚下踩着一个花球、穿着一身很瘦的紫绿色衣服,脸上画着油彩,看上去就是一副蠢样、脸上笑嘻嘻的。但他的右手却背在身后……有人说那是一把匕首、也有人说那藏着一瓶毒药。

    另一个则是身着一身像是婴儿服般的兜帽红衣,全身肥胖异常,脸上干干净净、向着人恭敬而滑稽的行礼。

    这两张卡,预示着“悲剧作家”与“无面诗人”。也可以称为“小丑”和“大丑”。

    玩家们喜欢将其称为“胖头陀”和“瘦头陀”,或者习惯性的将其称为“小王”和“大王”。

    悲剧作家及其信徒出现的地方,总是缠绕着惨剧。因此人们会将其视为一种“不吉利的象征”,在一些有悲剧作家出场的戏剧中,将其打扮成滑稽的样子。

    每一场因诡计和阴谋而诞生的悲剧中,都会被人们理解为要么是“悲剧作家的信徒从中作梗”、要么就是“悲剧作家亲自降临”。

    而凡是这种打扮滑稽——踩着球或者玩着球进来的人,就会被观众们理解为“悲剧作家”或是“信奉悲剧作家”的“小丑”。

    因此他们如果能进场的时候狼狈的从球上摔下,反倒是会引得人们捧腹大笑。

    而无面诗人则不同,祂是更倾向于正面的角色。

    作为与悲剧作家一起、经常出现于传说中的神明,无面诗人更倾向于为他人预言“即将到来的凄惨命运”。

    无面诗人一般会作为史诗中,向不知真相的可怜人传递真相的贤者形象出现……最常见的,就是那些打扮滑稽、却总是说出一些惊人之语的宫廷弄臣。

    比如对某位王子说“你其实是王后与马夫的孩子”,再或者说“杀死你父王的是你叔叔”。

    无面诗人通常不会将真话直接说出来。而是会给对方来一首神秘的长诗……其中通常隐喻着非常重要的真相,直到对方接近真相的时候,才能真正意识到这诗要传达的意思。

    腐夫拿出这两张牌的时候,的确是没有多想。

    就只是单纯的将它作为“第十四”与“第十五”的填充,来降低卡芙妮和安南猜到正确数字的概率。

    但安南却反过来,用它的另一重含义对腐夫进行了嘲讽。

    起手以象征着无面诗人的“大丑”来暗示他,一切都已经被自己知晓了……而最后则以“小丑”来侮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