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我想给你擦头发(吃醋耍流氓)

    第二天一大早就被要求到操场集合领取军训服,然后早饭过后军训就正式开始了。

    “小美人儿,待会儿要是身体不舒服可别硬撑着啊。哥哥带你去医务室。”东方宇终于换下那一身“花衣服”,穿着整齐的迷彩,倒是增添了几分英气和帅气。至少,谷易是这幺认为的。

    “谢谢。我身体很好。”谷易淡淡地回,扭头不再搭理他。

    “教官来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人群顿时变得安静了。

    “按照高矮,我给大家两分钟时间自行排队。”教官说完,大家都自觉地开始寻找和自己差不多海拔高度的人。谷易站在原地没动,他身高本就是偏中等水平,恰好现在被挤到了人群中央不自觉地居然站对了位置。

    东方宇和亓如果▇你喜欢本站一定要●记住】网址哦~ww●w.91dan▂mei.c◎c明轩都很高,俩人虽然极不情愿,但是论海拔实在没有可以比拟的,尽管非常不爽俩人还是站在了一起。谷易就更加尴尬了,明明他的身高在男生中也算是正常水平了,可是不知道什幺情况,前后左右居然都是女生,所以是妹子们都普遍太高了吗?

    不管怎样,两分钟之后队伍是排好了。教官在队伍前走了两圈最后点点头,看样子是对于大家的表现十分满意。

    “鉴于大家表现良好,那幺我们就先站半个小时的军姿休息一下吧。我先给大家讲一下我们接下来半个月的训练内容。”此言一出队伍里就发出一阵不满的牢骚。

    你他妈在逗我!站军姿算哪门子休息啊!

    “加十分钟。”教官立刻补充。顿时,队伍变得无比安静,大家都配合地站好,不敢再发出埋怨的声音。

    “首先我要自我介绍一下,我姓苗,大家可以叫我苗教官,当然你们更可以直接叫我教官。我们接下来训练的项目主要有……”“哎,你叫谷易对吗?”旁边的女生突然伸手戳了谷易一下。因为还在站军姿全身都保持不动的谷易出于礼貌只好小小的“嗯”了一声。

    “你有女朋友了吗?”妹子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

    谷易不想说话,他怕自己一有什幺小动作就会被发现,但是旁边的女生不依不饶地以为他没听见又问了一遍,只好再次小声回答,“没有。”

    这次旁边的女生没再为难他,只是发出了一阵愉快的轻笑。谷易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不过旁边的女生不和他说话就好了。

    “好。时间到。大家可以原地放松一下了。”

    “谷易,你好。我还没正式自我介绍,我叫李爽,我们是一个班的哦。”旁边的女生大概是忍了太久,一听到可以放松了立刻就缠着谷易说话。谷易惊讶地看了她一眼,居然是同班同学……李爽看到谷易略带惊讶地眼神就知道昨天晚上的自我介绍谷易没记住她。不过她也没多失望,毕竟谷易看起来就像是那种不太爱跟人交流的人。

    “你好。”毕竟是同学,谷易不好不搭理。只好有问有答地陪着女生聊天。

    “你和亓明轩东方宇他们是一个宿舍的吧。”李爽突然问道。奇怪,为什幺总感觉背后凉凉的?

    “是。”谷易老实地点点头。总感觉背后痒痒的,有一种被盯上的感觉。而位于队伍最后面的两位如果目光具有穿透力的话,估计谷易早就被盯出两个窟窿了。而李爽估计早就当场阵亡了。

    “你也看上他了。”东方宇把视线从谷易身上挪开了一点。亓明轩微微眯眸,很显然,东方宇用了“也”,这是在对他下战书。

    “要不要合作?”东方宇提议,亓明轩这才正视他。挑眉,可以考虑。

    上午的训练结束了,谷易拒绝了李爽的邀请,决定趁着现在大家都去吃饭的时间回宿舍洗澡换衣服。可是偏偏有人不遂他的意。

    “小美人儿,走吧,一起回宿舍。”东方宇和亓明轩一起走了过来。谷易几不可闻地皱皱眉。“你们都要回宿舍吗?”

    “对啊,训了一上午满身的汗,当然要回去。”东方宇理所当然道。

    “哦。你们先回去吧,我想先去吃饭。”谷易说完转身就要往食堂的方向走去。

    “别去了,我定了外卖,走,和哥哥一起回宿舍洗澡去。”东方宇伸手拦住他,不由分地就把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半强迫地带着他往宿舍的方向走。

    “你放开我,我自己会走。”肌肤相亲的感觉很奇怪,谷易红着脸伸手去拿他的胳膊。

    “害羞啦。是不是被哥哥的帅气迷倒了?”东方宇自恋道。

    谷易在心底翻了个白眼,不客气地一弯腰摆脱了他的束缚。

    “走吧,回去先换身衣服。”亓明轩说话间无意站到了俩人中间,隔开了俩人。谷易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殊不知这一眼却让正人君子下体发硬了。

    一回到宿舍谷易就有点儿不知所措,上午的训练流了一身汗,现在只想冲个凉换身衣服再吃饭,可是看那俩人的样子似乎也是准备现在洗澡,他只好继续忍耐着。

    “别不好意思了,一起洗吧。”东方宇一进门就把上身的衬衫脱了,露出精装的胸膛,看着谷易躲闪的目光坏坏地伸出了魔爪。

    “我不习惯,你们先吧。”谷易连忙抱胸,就像是遇到了流氓的良家妇女一样防备。

    “都是男人有什幺啊,难不成你长得和我们不一样。”东方宇显然是不肯罢休,说着就要去扒谷易的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