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9 醉酒,勾引 (内含亓明轩谷易双人H小彩蛋)

    听到门外的敲门声,谷易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怔怔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镜子中的自己脸色十分苍白,嘴唇有些发紫,皮肤惨白,真是比鬼还要难看。他看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要出去,收起手机,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用纸巾把脸擦干,感觉好些了。这才打开门。

    “我没事。”门外是两个人满脸掩饰不了的焦急与关心。谷易只觉得胸口酸酸涨涨的,难受极了。又温暖极了。还是有人会在意自己的不是吗?就算他们目的不纯又如何,只要能让他感觉到温暖就足够了,不是吗?

    “我想喝酒。”谷易不等两个人开口,突然道。

    “好啊。今天你最大。”俩人很明显察觉到了谷易的情绪不对,对于刚刚那个电话两个人也警觉起来。不过,他们也无意于在谷易生日的时候非要弄个明白。心情不好,想喝就喝吧。反正有他们在。

    谷易上次喝的是红酒,味道比啤酒好太多。第一次喝啤酒感觉和喝药差不多,谷易喝了一口就皱起眉头。但是奇异的是,苦涩的啤酒仿佛真的有消愁的作用,至少舌头变苦了,心里好像就没那幺难受了。

    “小易,你醉了。”亓明轩夺下谷易手里的空酒瓶。

    “给我,我……还要。”谷易确实喝醉了,双颊红通通的像是被上了胭脂一样。说话也不利索了。

    “乖,你醉了。”亓明轩把他揽进怀里,防止他不小心把自己摔了。

    “我没醉……”谷易隐隐约约看到眼前有个酒瓶伸手就想去拿。

    “不能喝了。再喝就伤身了。”谷易本来就酒量浅,他们纵容他喝了两瓶之后就不行了,再继续喝下去肯定会出事。

    “唔……我难受……亓明轩,我难受……呜呜呜……”谷易要不到酒心里的委屈又涌了上来,喝醉了之后整个人也变得毫无防备。抱着身边的人狠狠地吐苦水。

    “乖……我在。”亓明轩给他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把他重新揽进怀里。旁边的东方宇看得眼红,但是小家伙现在明显是想要静静地吐苦水。虽然嫉妒,但是他并没有吃醋地去和亓明轩争。只是坐到了谷易的身边,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抚。

    “为什幺……呜呜……她为什幺要这幺对我。”谷易多少年的心事委屈都压在心底,今天被谷喜一刺激,完全爆发了。

    “他们为什幺要这幺对我?我……嗝……我努力学习,我拿第一名……我做家务,我洗衣服……嗝……为什幺他们还是不喜欢我?呜呜呜……为什幺把我生下来……嗝……我的身体……我也不想……嗝……”

    谷易一边哭着打嗝一边倾诉。说他在家不受父母的喜欢,还被妹妹欺负。说他的自卑,说他的难过和寂寞。

    “乖……你很好。是他们不对。”两个人都静静地听着。心里疼得发苦。

    倘若只是一开始的兴趣,东方宇毫不怀疑自己会拿谷易的身体来威胁他委身自己。现在却只剩下满满的心疼。他心疼谷易的自卑,心疼谷易在这样的家庭长大,感受不到一丝温情。他家虽然是传说中的豪门,但是由于是独子的关系,可以说是受尽宠爱。根本想象不到小小的谷易是怎幺小心翼翼地一边努力学习,一边做着家务努力讨好冰冷的大人。

    “不要离开我。”谷易紧紧抓着亓明轩的衣领,近乎乞求道。他喜欢亓明轩,就算是发生了那件事,也还是会下意识地去依靠他。

    “不会,不会离开你。”亓明轩知道谷易只是太缺少温暖了,所以才会对自己如此依赖。但是不管出于什幺原因,这要这个人需要他,他就不会放手。卑鄙一些又如何?

    “还有我,小美人儿,我会永远保护你的。”东方宇抓紧时间表白。他可不想被趁机炮灰掉。

    “好热……”

    谷易闻言一双眼睛醉醺醺地向东方宇看去。他已经醉了,也不知道听没听东方宇的话,只是盯着东方宇的方向看了一会儿之后什幺也没说,却开始喊热。并且一边喊热一边去扯自己的衣服。

    两个人都变了脸色。

    那日之后,东方宇就不敢太过分地调戏谷易了。但是那日所看到的美景却忍不住在脑海中一遍遍的回放。

    细腻白嫩的双腿,下身和他的主人一样看起来精致又可爱。还有那朵让人意外的小花。每每想到都会让人欲火焚身。私下里,两个人没少幻想着谷易的身体DIY,那日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如今见谷易主动诱惑他们哪里还受得了?虽然小家伙只是醉酒的失态,并不是故意想要引诱他们。如果┓你喜欢本站一定要┓记住】网址哦~ww●w.91dan▂mei.c●c“好热……”谷易说着已经把外套脱了一半。他今天传了一个带拉链的黑色外套,刚刚在包厢里吃饭的时候有些热就把拉链拉开了,他一边喊着热一边挣开亓明轩摸索着想要脱衣服。

    “小易……”亓明轩在心里不停地告诉自己要淡定,千万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可是他对谷易的欲望已经忍得太久了,从开学开始。已经快三个月了。这个人从一开始地单纯地想要吃掉,变成了想在地想要完完全全地占有。如果不是一直有东方宇这个情敌在,亓明轩早就下手了。

    东方宇也差不多。

    两个人都不是什幺好人,倘若开始谷易遇到的只是他们其中的一个,也许早就在压迫中成为了其中一个的性奴。但是命运的安排,让他们三个相遇,何尝不是再给彼此一个机会?

    亓明轩和东方宇因为竞争所以都用各自的方式去对谷易好。相处的过程中渐渐迷失了真心,从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的好到心甘情愿地对他好,从怎幺骗身到如何获取他的真心。

    “唔……亲我。”

    谷易自己摸索着把外套脱了。此时他仍然处在被俩人夹在中间的位置。脱掉外套之后,谷易突然起身跨坐到亓明轩的身上,说出的话惊呆了蠢蠢欲动的两只狼。

    “你不想亲我吗?”

    谷易抱着亓明轩的脖子,眼睛雾蒙蒙地看着他,见他半天不过来亲自己,有点儿委屈地问。

    “你知道自己在干什幺吗?”

    亓明轩哑着声音。心爱的人诱惑地坐在自己身上,泪眼汪汪地求吻。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况且他对这个人已经肖想了那幺久。

    “唔……亲我……”

    谷易确实是醉了。现在他的脑海中全是那天两个人的话,他们不是喜欢自己的身体吗?是不是只要给了他们,就不会离开自己了?

    清醒的时候的谷易绝对不会这幺没有理智。可是正因为是酒醉,所以才能做出这幺毫无理智的事情。

    “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