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0.贺矜生是很难与人建立真正的亲密关系的

    江若蜷在他怀里,手搭在他的腰上不断的收紧,闻着他身上的气息,感觉像是做梦似的,这是她梦寐以求了七年,爱了七年的人。

    深夜,贺矜生捏了捏她的奶团,用指腹试探的摩挲着穴口,听她在梦中嘤咛了一声,将指节捅进细窄的甬道,轻轻抽插抠挖。

    他是个刚尝过情欲不久的年轻男人,精力自然旺盛。

    “嗯……痒,好困,下次再弄。”她看到他就会忍不住的想要,更何况现在,但她要忍下来。

    听到下次,贺矜生停了下来,把她圈在怀里。

    第二天清早,醒了过来,贺矜生已经洗漱完,坐在床边慢条斯理的系上袖扣。

    “冲完澡,换上衣服,我带你去工作室。”

    到达工作室,她主动握住贺矜生的手,说她紧张,贺矜生犹豫了片刻,牵住她的手,来到冯大师面前,江若见过这位大师几次的,都是在艺术节和行业比赛中见的。

    “这就是你在电话里提的那个小姑娘?”冯大师站起身,走了过来,朝她笑着说,“改天,选个好日子,过来拜师。”

    这一行拜师是讲究仪式的,只有跪拜奉茶过,才算入了大师的门下,算是她的弟子。

    说起来有些封建,但也是一种被认可的荣幸,国家级大师的门下,不是那么好入的。

    同样是一针一线,一丝一缕,普通绣娘和国家级大师、省级大师即使技法一样,卖出去的价格也是大不一样的。

    在之前那个大师工作室的时候,她曾有几幅作品绣的不错,却被挂在别人的名下卖了,她不想像那些熬到五六十岁、七八十岁的绣娘,即便有不错的作品,依旧默默无闻,当然收入还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