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6.争锋(1)

    陆琂之醒来的时候,自己靠着床沿睡着了,身上盖着一层薄毯。

    大概是姐姐起来给自己盖的吧。姐姐抱着双臂,缩成一团,背对着他侧卧着。身体随着呼吸,几乎是以肉眼难以观测的幅度起落。他的心蓦的被什么击中了一样,一片柔软。

    陆琂之轻轻起身,揉了揉微微发麻的双腿,小心翼翼把毯子盖在了姐姐身上。

    窗外只是泛了灰蒙蒙的一层鱼肚白,黑色还未褪去,看样子约莫五点左右吧。他放缓了步伐走向客厅——别吵醒姐姐了。陆琂之随手坐在靠着床边的椅子上,按了按眉心,显得有些许力不从心。

    昨晚的事儿,就当是一场梦吧。梦总有醒的时候,他告诉自己。

    陆琂之打开手机,屏幕的浅蓝色的荧光映的他的五官格外深邃,他怔怔盯着屏幕,反复摁灭又摁开了屏保页面。直到屏幕时间显示了六点整,才起身悄悄带上了门。

    需要给姐姐留早餐吗?他站在门外想了一会,最后选择了离开。

    夏日六点的街道,太阳已经从远处地平线跃起。经过一晚的沉淀,空气格外清新,地上零落的几片落叶伴着微风缱绻。陆琂之贪婪的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尽力把昨晚发生的一切扔出脑外。他绕着小区旁边的公园河边步道小跑了几圈,最后在湖边停了下来,湖面泛着丝丝波澜,亦如他胸腔略微急促的呼吸。

    他跟姐姐从小在一起长大,姐姐对自己照顾,自己对于姐姐也是实打实的依赖,这是家人间的温暖,依赖,陪伴,可以说他们姐弟两相依为命。他之前一直这么认为。他们说,男女在一起时间久了,容易产生感情,可是,哪怕对于是亲姐弟也如此吗?这份感情是属于亲情中不正常的占有欲,还是所谓的爱情?可是如果姐姐喜欢他,为什么不亲口告诉他?如果不喜欢他,为什么对自己那么暧昧?是他想多了吗?从之前肢体上亲密异常的举动,却总被他拒之千里开始的吗?他没有答案,但他知道自己的感情一旦被激发,便一发不可收拾。陆琂之从不是逃避的人。若论是亲情,十七年来,他没有感受过像昨晚那样的悸动,一种荷尔蒙喷发的躁动....可是那是他的亲姐姐啊。

    这层窗户纸一旦被捅破,如果两情相悦。他们可以相爱吗?如果只是他一厢情愿,按照姐姐的性格,也许连朋友都做不了。哪怕他们是亲姐弟,也绝不可能恢复从前。姐姐之前已经很久没回过家了,他贪恋来自于姐姐的亲情,也没有勇气在某种意义上失去姐姐。无论是以亲人的身份也好,其实姐姐在就好。

    罢了,保持现状吧。他松了松捏紧的拳头。

    六点半,他匆忙奔跑着去了学校。

    呼……还不如去换身衣服,迟到就迟到了。这出了一身汗……陆琂之嫌弃的扯了扯灰色衬衫领口。汗水浸润了他领口与后背,少年挺拔健壮的身姿展露无遗。汗渍描摹着他流畅的肌肉线条,在芬芳的阳光下,显得格外惹人注目。

    “琂之,早啊!”

    陆琂之猝不及防被人从背后一把揽住了肩膀,他上身微微向前顿了顿,稳住了重心。

    少年侧过头看着这个他的好“基友”,皱眉道:“李景然,你一大早,是不是有什么大病?我差点摔一跤。”

    “嚯,一大早脾气不小,今天吃枪子了?”

    “无聊。”陆琂之掰开他肩头的手,加快步子向楼上班级走去。

    “靠,你他妈能不能不要每天对我都这么冷冰冰,一大早跟我话说的多了点,还是凶我!”李景然冲着陆琂之背影愤愤喊道,随即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我说,好兄弟,你去哪里了?平时你跑步不都是放学跑,今天咋啦?这么努力维持身材,有喜欢的学妹了?”李景然凑到陆琂之面前,颇为八卦,“介绍给我认识认识?撮合撮合你两?”他挤了挤眼睛。

    “……你今天怎么这么烦呢?”陆琂之拍开了这张他看了心烦的大脸,顿了顿,随即绽开一抹明媚温暖的微笑,语调格外奇怪:“需不需要,替你松松骨头?”

    嘶,这家伙,今天不正常吧。平时对他虽然不至于太热情,至少很温和,今天咋回事儿?这么呛,等等……为什么这家伙在笑,我浑身冰冷。李景然浑身打了个颤,轻轻锤了陆琂之后背一下,“不,需,要!”然后笑着逃走了。

    诶不对……这家伙,不会真有喜欢的妹妹了吧?

    隔了老远,他又站在楼上冲陆琂炸了眨眼,笑着喊:“好兄弟,我在班里等你!”

    ……什么人啊,陆琂之无语。不过有这样的兄弟,其实挺好。

    或许是良好的家教修养,陆琂之的气质是温润的,就像一枚珠玉,散发着亲人的光泽,但只有跟他接近的人才知道,一句两句,陆琂之回的礼貌客气、热情大方。聊的越多,这家伙话就越少越冷淡,最后一道眼光足以吓退大家。这也是为什么陆琂之学校里知心好友甚少的原因。多半在他态度转变的时候,就离开了——没人愿意自讨没趣,也没有那么多人愿意去深入了解谁。

    当然,陆琂之人缘是极好的,为人礼貌温润,又有责任心,成绩经常稳居年级第一,大大小小比赛的奖状拿到手软,运动方面也不差,这些条件都足够优越了。学校学生会的活动都是陆琂之负责组织开展,一些校外活动也是陆琂之作为学生代表去参加。所以,陆琂之在校内外多多少少都有点名声,和一些“迷妹”。

    李景然则是那种大喇喇,欠抽欠骂的,是彻头彻尾的阳光少年。从高一开始,他就在篮球社认识了陆琂之,死皮赖脸的“调戏”他。两个人一起打篮球,偶尔一起放学回家。到了高二,居然分到了同一个班,也是出自于对这个神秘同学的好奇,李景然接近他,却不是那些“崇拜者”谄媚的、崇拜的、讨好的眼光和语气,倒是经常和陆琂之互损,久而久之,二人也算得上塑料兄弟情了。

    陆琂之话并不多,但二人也会有的没的闲聊上两句日常。李景然是无所谓,反正他兄弟众多,陆琂之只是性格最特殊的那个。

    上课铃响了一会。老师带着他的大道理讲了约莫半节课,班级大多数同学都昏昏欲睡的时候,陆琂之被背后的女生戳了戳后背,“喏,李景然给你的。”

    陆琂之单手接过,回头浅浅一笑以表谢意。然后在手心里把纸条捏成了团,丢进了笔袋,继续做着笔记。

    少年不戴眼镜,衣服上的汗也收了,笔挺的坐在教室倒数第二排。窗口朝阳斜射在他的半片课桌上,他被阳光照到的面孔微微发光,琥珀色的瞳孔呈现出澄澈的金色藏在纤长微垂的睫毛之下,鼻尖儿有些许透明,身上的汗毛都清晰可见,呈现略微透明的浅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