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8.风波(中秋快乐)

    “我一直在想一个词去形容自己的家庭,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呢。”

    他们家早已经搬离了原来的偏远郊区别墅,现在是一座较大的庄园。这是一个温暖,明媚的家园。庭院的花园中盛开着粉的,白的蔷薇,海豚喷泉徐徐捧着晶莹的珍珠扬起又落下,朱红顶的小洋楼依偎着窄窄的小溪,楼体覆盖着茂密的爬山虎,藏匿于屋后的大树中;灰白的大理石阶蜿蜒至米白色的欧式雕花大门,沿着石阶,还有隐蔽的音响正演奏着《月光奏鸣曲》。

    一切都是体面的

    “少爷,小姐。”佣人迎着姐弟俩往里走。

    高跟鞋敲打着地面,伴着钢琴哀婉的鸣啭与远处流水的叹息。

    “少爷,夫人……在客厅等您。”佣人眼神示意陆西沉,意思让她去自己房间等。

    陆西沉冷笑,下颚微收,她习惯了,一切都在演戏。

    “我知道了。”她转身就往侧楼走。“所以,老规矩?”她停在离弟弟两叁步远的地方,侧过头,低低的对佣人说。

    这个声音大小,陆琂之也能听到。

    “什么?”佣人一头雾水。

    ……呵,笨蛋。真是……什么人,都可以在自己头上了。

    “姐姐,不一起去见见妈妈吗,好几个月了。”陆琂之觉得气氛有些不对,以往姐姐只是回来吃个饭,踩着饭点来,会因为自己公司或者学校各类事情就提前离开。尽管他不舍,也不能罔顾姐姐工作上的事情,求她留下。

    “不,不去了。“陆西沉踮起脚,凑在陆西沉耳边,“那……弟弟……我们一会儿见。”柔软沙哑的语调,像是和恋人约会似的。

    没等陆琂之反应过来,姐姐踩着钢琴的鼓点走远了。

    呼……又是这样。一直惹着我去想歪,真是……一点不把自己的弟弟当男人看。他别过脑袋,遮住泛红的脸颊。

    陆西沉拧开房间把手——并没有上锁。房间里是一股阴暗的潮湿霉味儿,阳光进不来。窗帘紧闭,其实,即使拉开窗帘。也没有多少光可以渗透进来,她不在这里常住,一个好房间也确实没有必要。

    她食指指腹掠过长方形的书桌,指尖随即沾染了一层薄薄的灰。陆西沉将手指拿到眼前,大拇指碾去了指腹上的灰尘,有些自嘲,她究竟在期待些什么呢。

    日光灯打开,强光让她有些许不适应,她眯了眯眼,尽量去习惯这样的光。

    浅蓝色调的房间,墙角有破败的蛛网,墙壁上贴满了她各个时期获得的优秀学生奖,还有校外活动的奖状。这些奖状,无一不因为受了潮,字迹而变得模糊。

    她抬手准备撕掉这些狗皮膏药……终究是停住了。她站在墙壁前面,视线由上而下打量着这面墙——所有的荣耀戛然而止停留在高叁那年——她离开家的那一年。

    陆西沉苦笑。果然,还是会难受的。

    这些就好像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

    时针指向六点整。

    陆西沉收拾了一下,看着镜中模糊的影像,她前倾身子,想努力看清楚一些……自己的模样——乖巧,懂事,不好吗?陆西沉弯起眉梢。款款下楼。

    “爸,妈。”陆西沉来到客厅,笑着问候。

    父亲、母亲已经落座。

    母亲没有抬头,应了一声。父亲则是上下打量着陆西沉,沉声道:“回来了,坐吧。”父亲指了指自己右手边正对着陆琂之的空位。

    “姐姐,到我身边来吧。”

    父亲坐在主位,母亲在父亲右侧,陆琂之在父亲左手边。姐姐和母亲向来关系比较微妙,这点自己是清楚的,姐姐难得回来一次,他也不希望姐姐吃顿饭也不开心。

    其实很奇怪,平时父亲虽然说比较专权,但是家中聚餐也是很放松,自己的主位不会变,母亲姐姐还有自己至少是随便落座的,今日好像格外有仪式感。

    方慕有些不悦,终究只是掀了掀嘴皮子没有说话,鼻子里哼了一声。

    饭桌上只有瓷器与筷子碰撞,如同玻璃碎裂了一般的声响。

    “言言最近在学校里成绩可好了。”方慕往陆琂之碗里夹了两只虾,“多吃点。”

    方慕滔滔不绝,和陆峰汇报着陆琂之的优异表现,陆峰点头表示赞许。

    陆琂之皱着眉头。他不喜欢这样的家庭氛围。

    就像是,他只是一台为了他们颜面存在的机器,只是这部机器经常得到它使用者的照顾。

    陆西沉嘴角抹着股意味不明的笑,夹了一筷子面前的红烧萝卜。萝卜烧的很软,咸香的细腻在口中化开,她放慢了咀嚼速度。

    “弟弟果真很优秀呢。”

    “你努努力也能和你弟弟一样。”

    陆西沉捏了捏手中的筷子,阖上眼吸了口气,“是的,妈妈。”

    “妈,姐姐也很厉害,为什么要和我一样?应该是我像姐姐才是,况且……”

    况且姐姐读书的时候,奖状拿的不比他少。况且,姐姐在公司设计的方案屡次被采用,况且……

    “吃饭。”陆西沉往弟弟碗里夹菜,“饭还堵不住你的嘴。”

    有些事情,说出来有好处么?恐怕不仅没有,还会更糟。

    “……”我是在帮你说话,姐姐……陆琂之瞪了姐姐一眼。

    方慕神色不自然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为什么儿子总是帮女儿说话,碍于饭局,她还不能发作。如果儿子和女儿一样,杀了她算了。

    陆琂之把碗里的虾剥好放到姐姐碗里,“姐姐吃。”他在桌子底下安抚性的拍了拍姐姐,表示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