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揉胸吧,医生!

    这一夜,林安根本就睡得不安稳,等到后半夜才模模糊糊地睡着。

    那时的夜风很冷,林安不知怎么的又踢了被子,身体上的寒冷让她不自觉地往身边的热源凑了过去。

    在抱到热源的时候,林安又忍不住往上面蹭了蹭,很舒服,就像小时候抱着睡觉的毛绒熊一样温暖。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现在抱着的毛绒熊实在是太硬了,磕着她难受。

    下腹似乎还有什么更加硬的东西抵着她,林安不舒服地哼哼了两声,用膝盖顶了上去……

    ……

    等到林安醒来的时候,宋承然已经不见了,隔壁的床垫凉凉的,枕头也没有一丝凹陷下去的模样,好似他从来都没有来过。

    她眼神暗了暗,洗漱完,出了房间,下了楼梯,又看到餐桌上飘着热气的牛奶和火腿三明治。

    生活似乎没有什么改变。

    她匆匆去了医院,像往常一样去打卡,等到了护士站时,却发现里面的徐丽丽一脸害怕得在整理着桌子上的杂碎物件。

    林安有些疑惑,徐丽丽平常可都是说“天才的桌子都是乱的一批”的人,今天怎么这么反常?

    “徐丽丽?”

    听到有人喊了她的名字,精神高度紧张得徐丽丽猛的跳起来,在看到来人是林安的时候就开始吐槽,“林安,你可要吓死我了!”

    林安忍不住偷笑,“你今天怎么回事?干嘛一惊一乍的。”

    徐丽丽一脸苦闷地拍着林安的肩膀,“我在给我自己找点事做。你晚来可不知道啊,今天宋医生一大早可就来医院了,脸色那个叫阴沉的。所经过之地,如同被十八级台风刮过一样,那个叫冷的哟!”

    林安听到宋承然的名字,放下包包的动作一停顿,又接着恢复正常。她记得今天的宋承然并没有早班的。

    “大家可都不敢上前去,你还记得前几天新来的实习护士吗?就是垂涎宋医生特地来心胸外科的小美人啊!刚才她给患者扎针的时候,没扎好位置,好死不死地又被宋医生给发现了,直接就被他调到其他科室去了。”

    “那个小美人现在还在哭着求护士长,让她别被调走呢!……你说这宋医生帅是帅,就是脾气不太好,又那么严肃。要是他再亲民一点,我绝对使出浑身解数……”

    徐丽丽说的天花乱坠,鬼哭狼嚎地将当时的情形重现了一遍,却发现林安反应十分平淡,她忍不住捅了捅林安的腰,“你怎么没点反应?今天宋医生这么反常,你可是专门负责他办公室的,你就不怕他迁怒于你?”

    林安不知道是不是昨天自己的一副“离婚”大论让宋承然不高兴了,听着徐丽丽这么说也有些奄奄地叹声气,“那可怎么办哟?”

    徐丽丽咯咯地在那笑,“那你就得学着我点……”

    ……

    办公室里,宋承然在写着病人的观察记录,写着写着笔就没水了。他拉开抽屉,备用的笔芯也没有了。

    本应该是对什么事情都面无表情的宋承然,心底莫名的生出点烦躁来,眉心也皱在一起。

    他站起身,准备去护士站拿着笔,经过走廊时,所有路过的护士都躲的远远的,生怕自己被宋承然发现做错了事。以前有多么想靠近,现在就多么的想远离他,至少现在是这样的。

    一向不在乎别人眼光的宋承然一路走到护士站,把在那发呆的徐丽丽被突然袭来的寒光吓了一跳,好不容易闲下来发会呆,没想到竟然被宋承然给逮住了!她颤着身子向宋承然问好,“宋……宋医生,您来这…有何贵干?”

    宋承然目光淡淡地往即使整理了却依旧杂乱无章的工作台上一扫,微微皱眉,就站在护士站门口不准备进去,轻启着薄唇,“有笔吗?”

    “笔?”徐丽丽意识到宋承然不是来剥削她的,立马变得十分狗腿地去翻箱倒柜,“有有有!”

    可是越翻越着急,平常这么一大堆的笔,怎么今天一根也见不着?

    徐丽丽苦着脸,“宋医生,我们这也没笔了。不过您放心!我们待会就送一盒笔过去办公室给您!”

    宋承然对她这么殷勤的态度有些不适,只是道声谢,就转身回去了。

    宋承然刚一走,林安就回来了,徐丽丽就像是看见救星一样的立马拉住她,“林安,宋医生要你拿一盒笔过去给他!”

    “宋医生?”林安有些发懵,还没来得及坐下歇会就被徐丽丽推着出去,嘴上还念着,“宋医生怎么不自己过来拿?”

    徐丽丽差点急眼,“我这还不是要给你表现的机会嘛,护士站没笔了,快去仓库拿盒笔过去!快!马不停蹄的快去!”

    要是往日的林安,现在肯定一溜烟地跑过去了。可是他们现在的关系有些尴尬,她有些不好意思见到宋承然。她瞧着徐丽丽那么着急的样子,所幸心一横,“去就去!”

    徐丽丽看着林安离去的背影,颇为满意的点点头。今天的宋医生不好搞啊,她可不想再见到宋医生了,拿笔的事情就交给平时最积极的林安吧!

    等林安拿着盒笔忐忑地来到心胸外科办公室时,发现里面根本就没有人。她顿时放下心来,亏她一路上都在害怕着跟宋承然碰面呢。

    林安往办公室看了一圈,最后把视线落到里间关得紧紧的一扇门上,那是宋承然自己的休息室。

    真是关得很紧,一丝缝隙都不留,她以前总想进去看看里边是什么样子的。

    她咬咬唇,虽然现在也想进去看看。

    哎哟,怎么又开始想这些有的没的了?她暗骂了自己一声,就想转身往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