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 : 被按在沙发上狠狠的强暴 (HHHHHH

    寿宴上,觥筹交错。宋承然的读研赵导师因为今天的生辰能把所有教过的得意门生都聚集起来,高兴得很。

    即使一把老骨头了,自己也不停地在喝酒。看着往日最喜爱的学生宋承然,更是开心得让他多喝了几杯。

    这宴席上也有汪琦美,虽说不是这赵老师门下的,可她倒是因为和赵老师有些远方地亲戚关系,也给请来了。

    宋承然不胜酒力,已经有些微醺之意。见赵老师劝酒劝得厉害,只能无奈地多喝几杯。

    在他微仰着头喝酒的时候,汪琦美就往这边走了过来,手臂一晃,一样小东西就放进了宋承然的西装口袋里。

    …… …… …… …… …… …… …… ……

    林安这会正在窝里躺着煲剧,笑得厉害了,就觉得口渴。杯子的水已经见底了,她就拿着杯子想去楼下的水壶倒水。

    林安瞟了墙上的时钟一眼,已经接近午夜十二点了,怪不得自己困得厉害。

    “咦?”林安突然想起,宋承然还没回来呢。

    他到哪里去了?怎么这么晚了还不见人,难不成是……在别人家过夜?

    想到这里,她拿着水杯的手不禁用力了些。

    “哼,才不管他呢。”林安喝了一口水就准备往楼上走,这才刚走到了楼梯上,就听到大门口传来解锁的声音。

    宋承然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稍微年轻的男人,他是想搀扶着宋承然的,可宋承然喝醉酒以后也记得不让别人碰到自己。男学生反应过来后就毕恭毕敬地对他说,“宋教授,就送您到这,我先走了。”

    宋承然在一些高校也有些课程,那个年轻男人就是他所教班级里的一个学生,他是送因为喝了酒而没办法开车的宋承然回来的。

    宋承然道谢后,就把门给关上,走向客厅的沙发。

    林安这才发现宋承然走路走得有些飘,身上也有些酒气。外人一走,他就装不住了,有些烦躁的将领带往下扯了扯,直接两眼一闭倒在沙发上。

    眼看他就要摔到沙发底下,林安心一急就过去扶住了宋承然。他太重了,林安只能使着劲将他往沙发里边推了推,顿时整个沙发就被他修长的身体给占满了。

    “嗯……”宋承然因为不舒服而闷闷的哼了一声,整个脸都是红的,呼出的灼热气息尽数喷撒在林安的手腕上。她动作一顿,就开始细细的观摩着他的脸。

    宋承然的眉毛紧紧的皱在一起,低垂而浓密的睫毛微颤,带着点儿拒人千里的冷调,双眸紧闭着,高挺的鼻梁上也有些红红的醉意。

    平日里一直抿成一条直线的薄薄嘴唇,此刻正微微张着,嘴唇也是红红的,像是盛开的海棠花似的。

    “你到底喝了多少酒呀?”林安嘟囔着,看他难受的样子,就帮他把领带给解了下来。

    宋承然都醉成这样了,自己洗澡是不可能的了。她还是帮他脱掉衣服,再给他擦擦身子吧。

    当她把的西装外套脱下来的时候,一样小东西从口袋里掉了出来。林安一看,整个人就都错愕住了。

    那是一片四四方方的薄物件,是男人用的……

    林安胸口堵得厉害,喉咙发紧,一口气差点没喘过来,他果然是去外面找女人了。她攥紧了手,等松开的时候,手掌已经全都是深深的指甲印了。

    宋承然不是同性恋,也不是阳痿,他就是对她没有性趣。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反正都决定离婚了,宋承然的性生活也不关她的事了。

    林安拿着那片避孕套,直接丢进了垃圾桶里,然后转身就走。

    躺了一会后,恢复了些精神。宋承然微抬着眼皮,在朦胧的视线中,他好像看到林安扔了一件什么东西。

    等到看清那是什么东西后,他的身体突然变得僵硬紧绷,冷下脸,一股冲天的怒意立即充斥着自己的心头。

    她在外面有男人。

    或者说,她把男人带到家里来了。

    ……

    林安还是没办法将宋承然扔到沙发上就弃之不顾了,拿着扭干水的湿毛巾就重新回到客厅,却发现宋承然已经醒了,正襟危坐着,额间的刘海垂下来,令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周围的空气十分严肃的凝结了,不知道手臂为什么忽然的就冒起了鸡皮疙瘩。她咽了咽口水,就往宋承然走去,将手上的湿毛巾递给他“你醒来了?先拿着毛巾擦擦脸吧,我待会给你煮些醒酒汤。”

    宋承然低垂着头,放置在膝上的手并没有接过林安递给他的湿毛巾。

    林安就这么保持着手横在半空中的动作,她知道他醒着,就是不想接。

    她尴尬地笑了笑,把湿毛巾放在茶几上,“我现在就去煮醒酒汤,你等会就可以……”

    “舒服吗?”宋承然的嗓音低沉又带着醉酒后独特的沙哑。

    “什么?”宋承然突然其来地话语让林安有些摸不着头脑,她转过身就看到宋承然意味不明地表情。

    “那个男人。”宋承然黑沉沉的眸子里的东西根本没办法让人猜透,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他声音里的寒意却听得分外清晰。

    “让你舒服了吗?”

    林安一时不明白宋承然的话语的意思,“你在……说些什么?”

    她还打算继续装蒜吗?宋承然自嘲地扯起嘴角,声音更加的冷冽,“是不是在责怪我,没有满足你在性事方面的需求?”

    突然提到了“性”词眼,让林安忍不住想起刚才在宋承然外套口袋里发现的避孕套,她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眼睛也下意识地瞄向了垃圾桶的位置。

    宋承然冷哼一声,林安的手腕忽的一痛,还来不及反应怎么回事,她就被一股强大的蛮力扯了过去。

    天旋地转之间,自己就被摔到了沙发上,身体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弹了一下,就被一具宽大又热烫的物体给彻底压住了。

    笼罩在身前带着淡淡酒香的男性气息让林安脑袋发懵,她可以看到近在咫尺的男人俊脸,白色衬衫下包裹着块块分明的肌肉。解开了领口位置的纽扣,露出的男人性感的锁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