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猎物Ⅳ引颈

    何湾看向江岸,她眼神迷离,没有焦点。江岸的五官影影绰绰地,只有轮廓仍然清晰些,她抬手抚上去,顺着下颚线向上摸到嘴唇,然后是鼻尖,然后视线也随着动作一点一点清明起来。

    何湾想好好看清楚他。

    江岸由着她的手四处摸,而后也伸手覆上她的,牵过来亲了亲:“何湾,想要吗?”

    “嗯?”她还在看他,并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他连那两道眉毛都是冷硬的弧度,跟第一次看见他时一样,还以为是无间地狱里哪个不讲情面的判官。何湾想揉开他的眉心,何湾想让他变得柔软一些,起码跟她在一起的时候,起码此刻。

    江岸却丝毫不解风情地皱紧了眉头,他很不满何湾此时的走神。他用力将何湾带进怀里,低头就吻住她。江岸不懂何湾在想什么,江岸觉得她只能想着自己。

    他侵略的意图太过明显,一直施力将何湾往后压,何湾不得不高仰起头搂紧他的脖子才不至于倒下去。

    “嗯…哈啊…嗯…江,江啊…”何湾摇着头想躲开,却被江岸按住了后颈动弹不得,她被迫找着间隙呼吸,“江岸…啊…啊唔我…我不能呼吸了…”

    江岸终于松开她的嘴唇,何湾重得自由,正大口呼吸着,却突然感觉胸口一松。

    “是因为这个么?”江岸的手趁机伸进衬衫,从她后腰摸上去,轻易挑开了她胸罩的搭扣,而后绕到胸前,攥住了一侧温软的乳团,一边揉捏,一边说:“我帮你解开了。”

    何湾的双乳敏感异常,江岸把乳尖夹在指缝里,刻意不去碰它。何湾被他弄得不上不下,只能挺着一对奶子摆着腰低吟:“啊…哈啊…难受…你碰碰我…唔嗯…好难受…你碰碰我嘛…”

    江岸还记着她刚才走神的事。此时有心想惩罚她,于是说:“刚才问你的时候走神,现在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