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臣服 (ωoо1⒏υip)

    祝遥今天出门没看黄历。

    首先好不容易熬过了期末的考试周,准备和室友们来小酒馆放松放松的。可正喝到尽兴,就遇上几个小流氓想要强行拼桌。祝遥先是拒绝未果,又和室友们打着配合说约好的人一会儿就会过来。

    那几个小流氓应该是从她们刚来就盯上她们了,根本不相信有什么约好的人,一副无赖做派。

    祝遥心知闹起来打不过还会是自己吃亏,于是按捺着怒气想起身离开,把这桌让给他们。可小流氓本身就是冲着她们几个女生来的,哪儿能让她们跑了。

    正是拉扯间,祝遥瞥见几个穿着眼熟的人,那是她们学校男篮的队服,于是赶紧冲他们招了招手:“你们可算来了!”

    生怕没跟这些人串通好露了馅儿,她抓过一个人的胳膊就转过身对其中一个已经坐下的男生说:“不好意思,我们约好的人已经来了噢。”说完掐了一把这人的手臂示意。

    这傻子应该都看懂是怎么回事了吧,祝遥想。果然,这人搂过她的肩,也不看那几个小流氓,而是低头问她:“他们是谁?”

    祝遥从善如流地偎进他怀里搭戏,捏着嗓子说:“他们想拼桌,我跟他们说了约好了人,但是他们不听我的…”

    “是么。”疑问句用陈述的语气说出来,更多了几分危险的味道。

    祝遥能感受得到这个人的胸腔共振,觉得这人声音还挺好听,又想着刚才掐他手臂时的触感,不禁心猿意马起来。

    她还给篮球队拍过宣传照呢,怎么不记得有这号人?

    后面的几个男孩儿也差不多摸清了事情经过,此时听到他这一声明显的威胁,都上前几步,一起向对方施压。毕竟都是篮球队的,身高打底也有一米八。此刻齐齐压近,威慑力满满。

    小流氓们虽然不爽,但估摸着实力差距实在太大,推出个和事佬,道了歉就离开了。

    “贺儿,啥情况啊?”后面有个人问他。

    “不知道。”被称作贺儿的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