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出格10

    陆君山没说话,只咬了一口她的乳尖。梁颂吃痛地叫了一声,她像陆君山吻她时按着自己一样,也将手指插进他的发间,把他按向自己的胸口。

    梁颂不想太主动,她总觉得此时的主动不太纯粹,掺杂着些像是与他道别的意味。可此时的缱绻几乎是本能的,不如说她根本不舍得不拥抱他。

    “我等不了了。”陆君山说:“我现在就想要你伺候我。”

    “不行。”梁颂说,“必须要回来的时候才可以。”

    “颂颂…”陆君山蹭着她的胸口耍赖,软磨硬泡地说:“好颂颂,夜长梦多。”

    梁颂有些后悔刚才一冲动说出要伺候他的话了。这个无赖分明就是心痒痒到恨不得她立刻兑现这个承诺。她才不打算惯着他,又不愿态度过于强硬毁坏了此刻悱恻的氛围,就说:“我给你出个题,你能答上来,我就答应你。”

    “什么题?”

    梁颂脸颊红红的,笑容却明媚得很,说:“愿君多采撷,下一句是什么?”

    陆君山一把捞过床头的书,说:“我先翻翻。”梁颂也不拦着他,他自己翻了两下,说:“这怎么都是四个字的?”

    “傻子,不在那里头。”梁颂笑着说,“你答不上来,那今天就不行。”

    陆君山扔开那书,覆身将梁颂压在床上,伸手去挠她的后腰,直把她挠得在床上扭来扭去地求饶才罢休。

    “好痒…啊哈哈哈哈哈嗯…别挠了别挠了!陆君山…君山,饶了我吧…”

    陆君山恨恨地收回手,说:“你就是故意的。”

    梁颂小脸一扬,只说:“那你就平安回来,这不就是早晚的事。”

    陆君山说:“我就是想骗你多伺候我一回。”

    梁颂搂着他后背的手滑下来,顺着腹部向下,她不敢抬眼看他,说:“别的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