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节

    

      薄菲用力点点头,双手合十,崇拜的凝视阮星祺。

      阮星祺第一部 电影,讲述某位孤独小孩平凡而璀璨的人生。

      电影主基调以清新治愈为主,主题曲《如爱》也拥有同样的旋律。

      “天使第一声啼哭,你拥有全世界的祝福。”

      “当你牙牙学语,当你迈出一步…”

      歌曲前半段,描述所有人生中所有美好的场景,平淡而幸福。

      到副歌部分,却将所有美好全部撕裂,倾诉被抛弃的孤独。

      临近结尾,歌曲节奏再次明快起来。仿佛阳光刺透黑暗,从生命的裂缝照进来。

      “如果宿命亏欠你全部的全部,

      愿你余生爱意汹涌被光眷顾。”

      短短三分钟的歌,唱出三种人生处境。

      尾音落下,全场灯光亮起。

      舞台正中的男人眼睫低垂,目光短暂的看向某个位置。

      视线落点处,黎鸢鸢猝不及防对上阮星祺深邃的眼瞳,心慌意乱的想要闪躲。

      可惜空间太小,躲来躲去都没办法躲开,反而吸引对方视线牢牢锁定。

      黎鸢鸢心里咯噔:糟糕,阮星祺认出我了?

      “啊啊啊!”旁边薄菲扑过来,抱住黎鸢鸢胳膊,激动地疯狂尖叫,“阮星祺在看我,他是不是喜欢我?”

      第3章 想逃

      “好听啊啊啊!这是演唱会现场吗?”

      “阮星祺yyds!”

      “我突然觉得出道不重要了,我愿意永远上阮星祺的导师课!”

      “人活着就是为了阮星祺——”

      练习生们激动地全体起立,为阮星祺尖叫呐喊,现场几近疯狂。

      阮星祺不着痕迹收回视线,再度举起话筒。

      见他要开口,录制厅立刻安静下来,几百双眼睛同时看向阮星祺,等待大佬发话。

      “需要自我介绍吗?”

      “不需要!”上百位学员齐声回答。

      “那么,初评级开始。”阮星祺干脆利落收起话筒,旁边场控立刻冲过来,清扫、布置舞台区域。

      大家依旧沉浸于阮星祺的表演中,后劲比嗑药还大。

      黎鸢鸢由衷表示羡慕——

      真好呀!

      阮星祺的舞台,从头到尾没有观众互动,也不用说热场的废话,对社恐患者太友好了。

      专心做个会唱歌的哑巴,简直是黎鸢鸢人生的终极理想。

      “鸢鸢,我如果排名再高点就好了。”薄菲紧紧抱住小伙伴的胳膊,悲伤那么大,“阮导师位置离我好远!”

      场控把五位导师的座位,摆到金字塔中点延长线。

      阮星祺会坐在导师席正中央,从黎鸢鸢的位置斜斜看过去,视线被右侧导师挡住,连大导师的后脑勺都看不到。

      “别难过。”黎鸢鸢安慰,“导师们面对舞台,就算你坐到正后方,也只能看到后脑勺。”

      “能看到后脑勺也好啊!”薄菲完全陷入追星状态,对座位安排颇有怨念。

      场控:“请各位导师入座。”

      “好。”裴礼坐到写有自己姓名的座位,发现节目组把他安排到最边角。

      众所周知,位置越靠中间,代表咖位越大。裴礼自知比不过阮星祺,起码应该坐到他旁边。

      结果被安排镶边,气得他咬碎牙,险些失去表情管理。

      “等等。”阮星祺注意到导师席的位置,立刻跟节目组沟通,“请把座位往右后方挪。”

      导演:“可以是可以,但为什么要挪?”

      《super idol》斥巨资请来的导师,必须放到舞台正中间。

      要知道,阮星祺的每帧镜头,都代表热度和流量。导演恨不得时时刻刻怼脸拍,哪有挪后的道理。

      阮星祺:“后面更方便观察整体舞台。”

      导演:“向右挪呢?”